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05、薅毛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7 2019-02-19 13:26:53

  大冬至节的,虽应名儿说是要问功课,乾隆爷也并无往日的严肃,只拣了几首诗问罢,见四个小丫头都能对答如流,乾隆爷便也放松了去,叫如意去传饽饽果子,给四个小女孩儿吃。

  如意会意,引着四个女孩儿到偏殿去喝茶吃饽饽,末了如意低声对廿廿道,“狼格格,借一步说话。”

  廿廿随着如意,一直回了乾隆爷的书房。

  乾隆爷看廿廿一眼,将手里的毛笔递过去,“喏,叫你回来给朕伺候这笔。”

  廿廿一笑,也不意外,这便上前来,接过毛笔来。

  皇上说叫她“伺候”这毛笔,实际上是叫她——薅毛儿。

  .

  毛笔用久了,即便是御笔,也会掉毛儿。偏乾隆爷用惯了的,总舍不得轻易就换了。可是这样的笔用起来,难免在写字的时候掉出一根儿来,逶迤在磨痕里,很是难缠。

  三年前,廿廿在十阿哥生辰之日得知了那老爷爷就是皇上,次日被叫到皇上跟前回话的时候儿,就恰巧赶上乾隆爷的御笔掉毛儿。

  彼时,七十多岁的老人家自己拎起笔豪来薅毛儿,结果那毫毛太细,又混在墨里,融着胶,老人家眼神儿一时不到,竟然怎么都没薅下来,反倒染了一指头的墨。

  那一刻,纵是九五之尊,也懊恼得像个孩子。

  彼时原本还紧张得浑身都在打颤的廿廿,反倒放松下来了——她意识到,原来在她面前的,也是个跟普通人一样,一懊恼起来就恨不能抓耳挠腮的老人家,而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天子。

  她又想起来,初见那天就是替他纫针来着。

  她便深吸一口气,含笑上前说,“皇上,让奴才伺候吧。”

  她眼灵手巧,那根淘气的毫毛伸手拈来,毫不费力。

  御笔握在手里,她便也明白乾隆爷宁肯生气,也舍不得换的缘故——那是一管象牙八仙狼毫笔。笔杆为象牙所制,笔杆之上精细雕刻着八仙纹样,线内戗墨彩,上端刻仙台楼阁,隐现于云雾中。

  工艺精湛,栩栩如生。

  这样的笔,若是因为一根毛就换了,当真是可惜。

  由此也可见,皇上是个恋旧之人。

  乾隆爷接过毛笔去,便也轻哼了声,“倒也是巧,你是钮赫,它偏是狼毫,合该叫你来将它治得服服帖帖。”

  便因此,廿廿倒是因为两回的眼灵手快,“那么巧”,得了皇上的青眼去。

  三年过来,皇上偶尔也私下传召她过去。每一回也都基本上是因为类似的事儿,或者是伺候毛笔,或者是给老人家寻寻掉在地上的白头发——乾隆爷心性儿高,知道梳头太监寻常都将他的白头发藏起来,他自己也不愿意自己不小心有白头发掉在地毡上的,这便叫廿廿寻了,自己也给藏起来。

  .

  乾隆爷今儿用的是一管“彩漆花卉紫毫笔”,笔管是雕漆做法。

  廿廿还是毫不费力挑出毫毛来——三年过来,如今的廿廿轻车熟路,用指甲尖儿轻轻一挑,手指头上都沾不上墨汁去了。

  乾隆爷看她越发心灵手巧,不由得哼一声,“近来怎样,翊坤宫的奴才可都消停了?”

miss_苏

亲们元宵节快乐~~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