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07、高贵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1 2019-02-20 12:43:06

  廿廿抬眸看了安鸾一眼,便垂下眼帘去,没做声。

  安鸾纳闷儿,上前捉住廿廿的手,“你怎么不说话?”

  廿廿摇头,淡淡笑笑,“安姐姐这是怎么了?十五阿哥的事,又哪里是咱们该理会的?总归咱们是翊坤宫的侍读,撷芳殿可离着远呢。”

  安鸾纳闷儿地摇头,“原本……我瞧着你跟十五阿哥倒熟。”

  廿廿还是摇头,“那次不过是十五阿哥替十七阿哥送信儿罢了,也只是一面之识。”

  安鸾叹口气,“可是小二阿哥薅走了你的银锁片,我们还都说你跟十五阿哥所儿里是有缘的……”

  “没有。”廿廿静静垂下眼帘去,斩钉截铁。

  她脑海中,还都是那日十五阿哥截在长街里,警告她说,叫她离他所儿里远点儿。

  .

  二月皇上起銮出巡之前,为十五阿哥这位侧室福晋行了盛大的纳采礼。

  纳采礼便为民间俗称“下聘礼”,皇家预备丰厚彩礼,派大臣为正副使,持节送赴女家,并赐宴桌,在女方母家举行筵宴。

  故此,纳采礼更多体现的是皇家给女方母家的荣光。以迎娶侧室福晋的规格来说,这场纳采礼的盛大程度超乎廿廿的想象。

  “我今日才知道,原来皇家的侧室福晋也是有如此盛大的婚礼的。我原本还以为,既然是侧室福晋,便只拜个天地便罢,却原来也是要行如此盛大的纳采礼的。”

  安鸾点头,“……况且这位十五阿哥的侧福晋也是名门闺秀。纵然十五阿哥是皇子,可是以人家的家世,当皇子的嫡福晋都该绰绰有余;如今只是侧室福晋,倒是委屈了呢。”

  廿廿一直记着十五阿哥的话,这便主动回避这一场婚礼。赌气一般,绝不肯主动打听这位侧福晋的身份去。

  “姐姐这话是怎么说?”

  原来这位侧福晋出自完颜氏,小名儿骨朵儿。

  她祖父为左都御史、议政大臣,官秩为正二品到从一品,在乾隆十年时以老病乞休,乾隆爷特地亲做安抚,说:“卿才品优长,简任风纪,正资料理,著照旧供职。”

  她父亲是袭三等轻车都尉,任山西参将的哈丰阿。三等轻车都尉是世爵,相当于从三品官衔;参将的官秩也是正三品。

  父祖皆是三品以上大员不说,完颜氏的家世门第更是高贵。

  完颜氏乃为金代皇室姓氏,以金代与大清的前后承袭关系,完颜氏在大清时,虽不能再姓皇室“金”姓,而要将这个“金”姓让给大清皇室爱新觉罗氏;可是他们家已然可称“王”氏。

  正因身份高贵,故此完颜氏家的女儿也都足以许配皇室子孙。

  骨朵儿的亲姑姑,为庄亲王永瑺嫡福晋;骨朵儿的姐姐,为永瑺承继子绵课的嫡福晋——既然绵课为庄亲王的承继子,那么等永瑺百年之后,绵课希庄亲王爵之后,完颜氏便又出了个庄亲王嫡福晋。

  “所以你瞧,以这样的家世,她却当了侧福晋,屈居母家曾是包衣的十五福晋之下……可不是委屈了?”

  廿廿也是张了张嘴,便更不说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