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15、取名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92 2019-02-24 15:20:07

  十五阿哥眯眼凝睇。

  点额垂下眼帘,避开十五阿哥的视线去,“骨朵儿妹妹陪嫁的两个家下女子,分别叫星烛、星燧。阿哥爷便赐给王佳氏和侯佳氏两个带火字边儿的字吧。”

  十五阿哥收回目光,淡淡垂下眼帘去,“嗯,便赐侯佳氏名星燃,王佳氏名星灿吧。”

  侯佳氏将名字在唇间呢哝一遍,明媚而笑,娇然拜谢,“奴才星燃,谢阿哥爷赏名。”

  王佳氏也同样行礼,浅浅道,“一月明白璧,五星灿连珠。奴才星灿谢阿哥爷、福晋主子、侧福晋主子。”

  .

  骨朵儿带三名女子抱着点额赏给的藏香、念珠、佛像退出去。到了廊下,骨朵儿满腔的不痛快,便狠狠瞪了二人一眼,先带星烛走了。

  星灿轻垂眼帘,忍住一声叹息。

  星燃先横了横骨朵儿的背影,随即瞥星灿一眼,“我知道你阿玛是文举人,你们家是书香门第,了不起,行了么?也没得你故意在阿哥爷跟前故意卖弄,还要吟诗作赋去。”

  “怎地,你是故意想显着你有文采,而我只会骑马,是么?”

  面对星燃的质问,星灿只是淡淡一笑,“姐姐可还记得我方才吟诵的是什么?”

  星燃是个聪明伶俐的,眯眼回想,便已是复述出来,“一月明白璧,五星灿连珠?”

  星灿静静垂眸,“以姐姐聪明,必定知道小妹的意思。姐姐一时生我的气,只是等气消了,便会明白小妹苦心。”

  星灿伸手拉了拉星燃的手,“咱们一同进宫,一同拨给侧福晋使,咱们本该相互扶持才是。姐姐说呢?”

  星燃眼中有些迷惑,“那你刚才吟那诗,难道不是卖弄你自己,以搏阿哥爷青眼?”

  星灿轻轻叹息,“姐姐错怪我了……我方才吟那诗,绝非卖弄,实则是为了保全咱们两个人。”

  “姐姐且记着我今日的话……便是今日姐姐尚不肯谅解,但是姐姐日后便明。”

  .

  众人散去,十五福晋点额的房内又恢复了安静。

  点额疲惫睡去,却又事先吩咐了含月,每半个时辰要叫醒她一次。

  自从去年失去了那个孩子,她自知身子已经毁了,便每每最怕这样的寂静时刻。

  她总是怕,她这一睡,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她的一双儿女,如今尚且都年幼,那可怎么办啊?

  便是为了孩子,她也得挣扎着多活几年;她也得狠下心来,为他们铺好将来的路去。

  又一次,含月叫醒了点额。看着自家主子的疲惫,含月也是心疼不已。

  点额疲惫地问,“阿哥爷他,可去了侧福晋的寝房去?”

  含月摇头,“主子放心,阿哥爷没去。阿哥爷去了书房,看样子晚上便会宿在那儿。”

  点额微微松了口气,“如今沈佳氏也已经有了身子,不便伺候。关佳氏的身子,比我还不济事,自也是不成了……”

  点额缓缓抬头,“去,叫刘佳氏预备一碗杏仁酪,给阿哥爷送去。”

  含月轻咬嘴唇,“主子,刘格格本就是阿哥爷身边伺候最久的,如今又有了三格格……”

  点额疲惫摇头,“她们都是庶妾,便是有子都无妨。只要,不是侧福晋。唯有侧福晋生子,才会威胁到我的绵宁去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