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16、悬心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75 2019-02-25 15:00:09

  含月亲自去传话给刘佳氏,不多时回来,轻声回禀,“刘格格已经去了。”

  点额叹口气,又昏昏沉沉的想睡。

  含月心疼道,“此时已经到了安置的时辰,主子不如这便歇下吧。”

  点额血虚疲惫,不到正式安置的时辰,又不敢睡实,这才每半个时辰都要叫含月叫醒她一次。

  安排完了刘佳氏的事,点额终于放下心来,点点头,“帮我拆了旗髻吧。”

  散下头发来,点额反倒睡不着了。只眯眼躺着,絮絮道,“将大爷的家书拿来我看。”

  点额说的是她兄长盛住。

  她是皇子嫡福晋,名下的八名女子全都是陪嫁进来的家下女子,故此称呼还都是从前在母家时候儿的。

  含月忍住一声叹息,“主子……就别看了。总归江南并无动静,大爷必定无碍。”

  三月间,由浙江学政窦光鼐举发浙江亏空大案。因江浙本是朝廷钱粮所来,富甲天下的浙江竟然出了那么大的亏空,乾隆爷震怒,命严查。

  盛住此时身份正为浙江布政使,兼管杭州制造。钱粮之事本就是他本职的分内之事,这便一不小心,脚边就是万丈深渊。

  而因她的身份,一旦她哥哥那边被抓住什么,就难免会牵连到十五阿哥来。

  今儿阿哥爷回来,对她态度有些淡淡的,她便担心是她哥哥那边出了什么事……

  虽说她是个深宫妇人,左右不得前朝之事,可是她兄弟的差事办得好坏,却必定会影响到阿哥爷对她的态度去——若她兄弟不争气,纵是阿哥爷宽仁,不会迁怒,却也难免会暗生怨怼吧?

  .

  夜色之中,刘佳氏捧着杏仁酪赴书房。

  廊下不是哈哈珠子太监九思,却是首领太监三庚。

  刘佳氏是最早到阿哥爷身边伺候的官女子,在阿哥爷大婚前就已经在阿哥爷身边,十五阿哥的长子是刘佳氏所出。

  故此,刘佳氏更明白所儿内的情形。

  刘佳氏便含笑问,“阿哥爷出门儿了?”

  三庚笑笑,“是。刘格格先请内坐,等等阿哥爷,就回来。”

  刘佳氏不由得望向门外,“这么晚了,各宫都将下钥,阿哥爷能去哪儿呢?”

  三庚陪着笑,“哎哟,对不住了格格,这奴才可不敢问了。”

  .

  这么晚了,内廷守宫门的太监,都没想到十五阿哥会这个时辰还来。

  原本,他们已经等着要关门下钥了。

  十五阿哥虽为皇子,待下却最是随和,含笑道,“也都怪我,一看书就忘了时辰,都这会子才想着,将从五台山带回来的佛珠拿去给小十和德雅。”

  “几位已是要关门下钥了吧?那我先回了,明儿再来。”

  太监们忙跪倒拦住,“请十五爷去吧,不妨事。总归翊坤宫不比旁的宫,内里只是十公主和德雅格格住着,没有其余内廷主位。便是十五爷这个时辰来,倒也没什么避讳和不妥的。”

  “况且十公主和德雅格格,都是十五爷的至亲,自也没那么多规矩去。”

  十五阿哥这便含笑,“有劳你们几位。”

  九思赶紧拿过几对小荷包来,分给几位太监,叔叔大爷地叫个不停。

  十五阿哥微微沉一口气,这便向翊坤宫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