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19、牵连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41 2019-02-26 15:15:21

  “是他?!”

  廿廿一听十公主说是十五阿哥叫人送东西来,也是惊得心都砰砰跳。

  她没看东西,只小心问,“……是十五阿哥遣身边太监送来的?”

  十公主倒笑了,“要不,你还想叫绵宁送来是怎的?这么晚了,撷芳殿有那么远呢,便是官女子都不便走动,自然是太监来送啊。”

  “哦~”廿廿倒松了一口气。

  只是垂下头去,那股子轻松却也极快散去。

  十公主将那手珠递给廿廿去,却不送到手里,而是停在半途中,“就这条,德雅说是十五哥预备了,赏给你们戴的。可是我看实在太普通了,我都拿不出手来。”

  十公主说着,将自己的几条给廿廿看,“你瞧,这条这么素,料子也普通,跟我这几条比起来,真是灰暗无光……实在是太差了。”

  “我也不知道我十五哥怎么会预备这么一条不好的给你去……反正不管我十五哥怎么想,我总归是不能给你的。”

  小女孩儿的心事,十公主绕着弯子地说着反话去。

  廿廿倒是本就淡淡的,“那奴才就不要了。反正十五阿哥的物件儿,我怕也受不起。”

  是公主登时乐了,“你真的……可以不要啊?”

  廿廿笃定点头,“自然是真的。”

  十公主欢喜地赶紧将手收回去,作势将那手珠随意丢到托盘里去,“就是,你是我的侍读,我自然什么都给你好的。就算是我十五哥给的,若不好的,我也不给你。”

  她伸手抱廿廿去,“我的好廿廿,咱们不稀罕。我再给你更好的去!”

  .

  翊坤宫内里这一番变动,九思哪里知道。

  他只在门口太监值房等着信儿,得了话儿就回去了。

  见了十五阿哥,十五阿哥问“她们可都收了?”

  九思只管笑意殷殷地答,“主子的心意,公主和格格自然都收了。还传了话出来,叫奴才替她们给主子致谢。”

  十五阿哥便又含笑点头,“嗯,知道了。”

  .

  四月二十七日,点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浙江学政窦光鼐,点名参奏她兄长盛住。

  窦光鼐说,盛住上一年进京之时,随行携带大量银箱,可见他私产颇巨,恐怕这些钱财都是盛住在浙江布政使以及兼管杭州织造的任上,贪墨而来。

  因浙江布政使主管浙江钱粮,而此次浙江亏空大案就是从粮库发端,故此窦光鼐将盛住与此次浙江亏空之事直接联系起来。

  更糟糕的是,窦光鼐还将矛头指向了十五阿哥。说盛住携带进京的钱物里,亦有进献给十五阿哥的。

  这便又是将十五阿哥与浙江这一场泼天的亏空大案连在了一处!

  点额人在深宫,身子又不好,乍然听见这消息,不知兄长是否当真贪墨,急得又是一病不起。

  撷芳殿中所里一片小心谨肃,反倒是十五阿哥本人并无刚从五台山回来时的不快。

  他很沉着,神态亦淡然。

  即便被牵连,也从未到乾隆爷跟前去辩白;便是平日兄弟、子侄一处在上书房念书,或者办差,都未曾有对窦光鼐的半字怨怼。

miss_苏

亲们再稍等哈,正在努力存稿中,存够了就能上架啦~~~这个月刚过完年的缘故,时间特别紧张,所以存稿慢,叫亲们辛苦了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