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23、远近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35 2019-03-01 20:46:47

  123、

  廿廿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这位爷,怎么阴也是他,晴也是他,全然不给人留半点预备的间隙的?

  她慌乱摆头,索性顾左右而言他,“……十五爷是来寻侧福晋,是不是?回十五爷,侧福晋往广育宫那边去了,十五爷尽管朝那边去。”

  十五阿哥瞪着她,那么轻灵无辜的眼神,黑白分明、如水澄澈的眼……

  他只得收起了自己的懊恼,沉声道,“谁说我是来找她来的?”

  廿廿凝眸。

  十五阿哥哼了一声,“我来看德雅的,不行么?”

  廿廿尴尬垂首,十根指头攥了攥,“……奴才以为,侧福晋与德雅格格,对于十五爷来说,总归亲疏有别~”

  十五阿哥撅了撅嘴,“德雅已经是我十几年的甥女,侧福晋不过才是我几十天的内眷。你说该怎么分个亲疏远近,嗯?”

  廿廿有些说不出话来。

  十五阿哥又叹口气,蹲着看她的眼睛,柔声道,“甚或,仔细算来,我与你结识也有四年了吧?而我与她,直到纳采礼时方相识,算到今日,便是不刨除我谒陵、拜谒五台山的日子,满打满算也只有百日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又强调一遍:“她在我这儿,自比不上你~”

  .

  自打过了十岁,渐通人事,此时的廿廿心便更是慌乱得如同一瞬间长满了浅草去。

  她慌忙退后两步,“十五爷,不好这么做比。”

  十五阿哥点点头,“你说的有理,我不该现在就与你说这个。”

  他随即却又摇摇头,“我不是要你也如此做比,我只是——在我心里已是如此做比,我只是告诉你罢了。”

  “你今日懂,便懂;不懂,也不要紧。等你长大了,我再给你说一遍便是。”

  初夏云淡风轻,桑烟渐散,又是澄澈天地。

  廿廿手指头绞紧了辫梢,悄然后退,忙乱地左右看去,“……回十五爷,奴才、奴才好像听见德雅格格唤奴才了!”

  十五阿哥心下了然,无声地笑,温煦点头,“好,你去吧~”

  廿廿可算得了解脱,欢喜地转身,大辫子在半空里打了个旋儿,红头绳热火火地一跳。

  十五阿哥便也笑了,悠闲地站直了身子,眯眼望着她轻快如小白兔的背影,却是促狭地扬声道,“……记着爷的话儿,你以后自管还是要离绵宁、我所儿里的人都远些。”

  廿廿扑腾一声就停下了,扭头向他望回来,满身满脸都是不解。

  十五阿哥心下仿佛被春风吹开,通畅舒爽。

  他故意眨眼而笑,“你没听错,爷说的还是那个话儿——不过,你可给爷听清楚了,爷是叫你离绵宁和爷所儿里的人远点儿,可是却没说叫你离爷也远点儿……”

  “嗯?”廿廿一时没听明白。

  他便又笑,笑容宛若春日暖阳,柔软而煦暖,“……爷会时常遇见你,总归有你躲不开的时候儿。你又灵巧懂事,甚懂规矩,所以你自有躲不开爷的时候儿。”

  “到时候,免不得你又得如今日一般,与爷在一处盘桓一会子,说上几句话去。”

miss_苏

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