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29、放心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15 2019-03-04 10:23:41

  这差事魏珠便也不放心交给旁人去办,他亲自跑了一趟。

  见是魏珠来,十公主和德雅都亲自陪着,并且当着魏珠的面儿,叫了廿廿和安鸾来,将乾隆爷赏给的饽饽都分赏下去,也好叫魏珠看着,方便回去回话儿。

  听说是十七阿哥所儿里的女眷们做的饽饽,廿廿倒好奇,忍不住问,“倒要请问谙达,这些饽饽里,哪一样是十七阿哥侧福晋做的?”

  廿廿也自是总听十七阿哥念叨起武佳氏来,这便也好奇。

  魏珠心下自一动,只是面上不动声色,含笑问,“狼格格是钮祜禄家的,我还以为格格儿必定先尝十七福晋的手艺——终究您二位是一家子不是?”

  廿廿笑笑,没直接回答,只央求,“谙达快请告诉我吧。”

  魏珠这才将那榆钱儿饽饽指给廿廿看,“皇上说过了端午,榆钱儿难得了。可是这位侧福晋还能做出新鲜的榆钱儿饽饽来,心意倒是难得。”

  “皇上都夸赞过的,狼格格也尝尝,看好不好呢?”

  廿廿忙小口咬了,抿进唇里,便也笑了,“真是鲜灵儿!更难得是侧福晋没往里头添加过多的佐料,保留下榆钱儿原本的草木之气,便最是难得!”

  .

  魏珠回去复命,也小心思忖着这话该怎么回。

  还是乾隆爷自己直接问了,“……小十的侍读是弘毅公家人,十七的嫡妻也是弘毅公家人,那侍读学生可只要了十七嫡妻做的饽饽去?”

  魏珠小心答,“还真不是。那位狼格格是但凡公主赏给她的,她挨着样儿地都尝了。最喜欢,老奴看着倒仿佛不是十七福晋的,而是侧福晋的。”

  “哦?”乾隆爷抬眸盯住魏珠。

  魏珠赧然地笑笑,“老奴还提醒狼格格来着,特地将十七福晋的指给狼格格瞧。可是狼格格却是指名儿要先尝侧福晋做的,还连声说难得保留了榆钱儿的天然草木之气。”

  乾隆爷微微眯了眯眼,“她脸上,没有旁的动静?”

  魏珠答:“老奴老眼昏花的,当真没瞧出有旁的来。”

  “哈!”乾隆爷高兴地丢了笔,“老魏啊,去,吩咐膳房,朕今儿要用酒膳!”

  乾隆爷今年可都七十七了,魏珠都不放心,小心道,“皇上……您这?”

  乾隆爷最懂养生,这几年除了千叟宴和过年时候的宗亲宴,寻常自己极少再动酒。

  乾隆爷却是笑眯眯地眨眨眼,“叫你去你就去,今儿难得朕高兴。”

  乾隆爷说着伸手拍了拍魏珠佝偻的肩膀,“老东西,你可不知道,朕今儿可算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儿啊!”

  .

  乾隆爷这边放下心来,那边厢,五月二十一日,江南也传来了好消息。

  阿桂亲上奏折,上奏因窦光鼐的举发而质讯之事。

  首先,说盛住勒索下属之事,“阿桂面询该学政,系何人告知。该学政不能记忆姓名。是窦光鼐既欲于朕前见长,又恐得罪众人,实属进退无据。”

  盛住勒索下属之事,查无实据,不能坐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