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30、雾散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67 2019-03-04 10:51:29

  其次,盛住上年进京携带大量银两之事,阿桂也已经查明,盛住是携带了三万九千余两的银子。但是这些银子并不是盛住自己贪赃而来,而是历年内务府都有将人参送到江南出售的旧例,盛住身为杭州织造,职分之内有管理此事的责任,故此盛住是将上一年的人参出售所得的银两携带入京。

  这三万九千两,全都是人参卖出来的银两,盛住到京之日,立即赴内务府广储司,将这笔钱已经兑交,广储司记录在案。

  由此,盛住携带银两之事,也是冤枉。

  乾隆爷也因此动了怒,下谕旨呵斥窦光鼐道:“窦光鼐因见所带银匣数多,遂疑为盛住私赀。若如此疑人,天下竟无一清廉之官矣!尤为可笑!”

  第三,窦光鼐还因告发盛住,而直接将十五阿哥牵连进来,认定盛住是十五阿哥的舅哥,所以携带进京这么多的银两,必定内里是有进献给十五阿哥的物品。

  乾隆爷又亲自驳斥:“至盛住所称,进京时并无送给十五阿哥物件。阿哥亦从不许其帮助。”

  “阿哥等素常谨慎,宫中廪给亦优,本无需伊等帮助之处。盛住所言,自属可信。朕阅之深为嘉悦。”

  一场因盛住而牵连到十五阿哥的乌云,在乾隆爷亲下的谕旨中,终于烟消云散。

  整个撷芳殿中所都松了一口气去,太监和官女子们也去给十五阿哥道喜。

  十五阿哥却避开了,只叫嫡福晋点额赏给他们就是。

  十五阿哥独自坐在外书房里,摊开手心,静静凝眸,幽然含笑。

  这件事不过半个月便查清,可见和琳虽然身为和珅的弟弟,却也并未从中作梗……

  如此顺利,是不是因为,曾经有个小女孩儿澄澈天真的祈祷,上达天听,便当真为他换得了上天的庇佑去?

  在他掌心,那一片黑色的蝶,无声伏着,仿佛周身还带着烟火的暖意。

  .

  十五阿哥静静含笑道,“你还这么小,就让你也跟着我担惊受怕了。是我不好……”

  门上忽然响,侧福晋骨朵儿抬步进来。

  十五阿哥回神慢了些,便叫骨朵儿瞧出阿哥爷仿佛在藏什么。

  十五阿哥将纸片镇在松花砚台下,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十五阿哥随即呵斥九思,“你又做什么吃的?竟不通禀!”

  骨朵儿深吸一口气,“阿哥爷别恼,是我要给阿哥爷一个惊喜,这才叫他们捂了九思的嘴。”

  十五阿哥蹙蹙眉,“你来做什么?”

  骨朵儿深深吸气,“我来做什么,自然是要给阿哥爷道谢的呀!今儿是阿哥爷的大喜的日子,阿哥爷总算没受盛住的牵连……这样大喜的日子,我又岂能不来陪伴阿哥爷,却叫阿哥爷独自在这外书房里不成?”

  骨朵儿今天有些不高兴,原本这事儿就是嫡福晋点额的兄长盛住惹出来的,结果阿哥爷叫赏给奴才们,却还叫点额去赏。

  这摆明了,还是要替他们兄妹挽回脸面。

  而嫡福晋缠棉病榻这么久了,便是要赏也自可以叫她这个侧福晋来赏啊,连这样的顺水人情,阿哥爷都还只给嫡福晋留着,半点都不肯匀给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