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33、同姓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59 2019-03-06 16:50:47

  五月二十八日,乾隆爷从圆明园起銮,赴木兰秋狝。

  十五阿哥、十七阿哥等,自又如每年惯例,随驾出京。

  骨朵儿等待的机会,这样快就来了。

  撷芳殿里自清静了下来,因阿哥爷不在,那外书房也空了。看屋子的太监乐得偷懒。

  况如今嫡福晋病着,这撷芳殿中所里里外外,还不是她这个侧福晋说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

  .

  圣驾出京,十公主和德雅,也得了自在去。

  师傅和谙达们也乐得睁一眼闭眼,倒叫公主和皇子皇孙们都松快了不少。

  七月间,趁着夏日到圆明园去避暑,正赶上圆明园里柳绿花红,水色潋滟,又颇多闲散时候,十公主便借要学着皇阿玛的样儿,找人联句的名义,将一众未成年的皇子和皇孙都给召进了宫来。

  皇子皇孙进内廷,自要先递牌子。十公主和德雅两个翻翻已经递进来的红头牌,见绵偲还没到,这便笑着用胳膊肘捅捅德雅,“咱们叫廿廿到门口儿候着去吧?”

  德雅会意,便也笑,“也好。”

  廿廿也不知为何,自管听命,到宫门口去迎候着。

  她倒没想别的,总归今儿还有皇孙女等一众养在内廷的宗室女们也都要应邀前来,十公主这便自然要派个人在门口儿迎着。

  官女子的身份不够,太监又不合适,那她这个当侍读的,便是现成的人选。

  .

  廿廿在宫门外,暂没等来绵偲,倒是先等来了丰绅宜绵。

  原本就有旧时那一本子兄妹相称了的糊涂账,再者因丰绅宜绵是和琳的儿子,而廿廿又听说和琳这回赴江南奉旨查办盛住之事,并未从中作梗,倒让十五阿哥受的牵连极快就解了。

  就因为这个,廿廿心下对和琳颇有些刮目相看。连带着,倒对丰绅宜绵这个干哥哥,多有了些情谊。

  廿廿亲热迎上去,“谷子哥哥你来啦~”

  丰绅宜绵有小名“有谷”,廿廿便笑成“谷子哥哥”,总说有这干哥哥在,定然不会饿肚子的。

  丰绅宜绵憨然地笑,“你是知我要来,特地在门口儿等我?”

  廿廿便笑,“怎么,谷子哥哥倒不欢喜我来等你?”

  丰绅宜绵听见自己心下暗叹一声。

  终究他们两个都是出自钮祜禄氏,这便什么可能都没有了,这一辈子也只能以兄妹相称。

  廿廿不知丰绅宜绵心下想什么呢,只是见他不说话,只定定看着她,倒叫她心下毛毛的。她这便故意朝丰绅宜绵背后瞧,“谷子哥哥是自己来的?十额驸没回来呀?”

  丰绅宜绵知道廿廿是故意打岔,这便轻啐一声,伸手点在廿廿额头上,“你倒傻了,这才七月,十额驸自是要随驾在热河呢,哪儿有自己先回来的道理?”

  丰绅宜绵说罢,四处看看,故意绷起脸来,“你倒盼望着他?仔细十公主听见了,回头误会了去。”

  倒是廿廿自己无邪而笑,“谷子哥哥尽说傻话,咱们都是钮祜禄氏呢。同姓为婚,礼所禁也。”

  丰绅宜绵叹口气,“又不是同宗同祖,只要你不计名分,不当嫡妻,便是同出自钮祜禄氏,倒也是无妨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