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34、相煎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28 2019-03-06 17:34:49

  廿廿挑眸望丰绅宜绵,只觉脑子有些乱。

  这是说什么呢?

  这样礼法所禁之事,又何苦要特地端出来讲说?而且又要编排她跟十额驸做什么——谁说公主的侍读,就一定也给公主当陪嫁,如股时的媵妾般同嫁过去了?

  廿廿便扯了个谎,笑道,“方才公主在里头还发脾气呢,说今儿好容易攒这个局,可是大家伙儿却都来得慢,倒好像公主相请,大家都请不动似的……”

  “谷子哥哥你可来了好一会子了,还在这儿啰唣,仔细公主头一个先拿你发落了去。谁让你是十额驸家的呢,公主发落起来,倒不用见外~”

  丰绅宜绵这才赶紧抱拳,“好,那我先进去了。”

  .

  丰绅宜绵总算进去了,廿廿终松了一口气。

  “你这个当事人当真听不懂么?倒是我这个事外人都听懂了呢。”

  冷不防,墙角处转出几个人来,盯着廿廿冷笑,慵懒地拍了拍掌。

  廿廿的额角都跳起来疼。

  ——还能是谁呢,今儿既然是便请皇子皇孙和皇孙女们,那她钮祜禄家的那几位高贵的侍读格格,自然也要同来。

  说话的人,正是雅馨。

  雅馨与廿廿年岁最为相近,这几年在宫里过来,越发出落得气质矜贵。如今隐隐然,连冷笑的样子,都有些像极了后宫里的主子们去。

  雅馨侍奉的是六阿哥永瑢的五女,宫里都叫“五格格”的。因五格格是永瑢继福晋所出,而这位继福晋也是钮祜禄家的,是八房的格格,故此雅馨跟五格格有主仆的名分,可是内里却跟亲姐妹似的。

  倒叫雅馨这几年在宫里也是十分自在,这便越发养成了矜贵的模样来。

  “这位和家的哥儿,是说他倒想得了你去吧?只要你肯不要名分,不当嫡妻,那就不用将你的名儿报官记档,那你们两个就算都是钮祜禄氏,就也无妨了。”

  那几个都跟着乐了。

  雅馨也是一脸的欢喜,走到廿廿面前来认真地说,“我倒觉着,这是件好事儿啊!你想和家是个什么人家呢,如果你嫁过去,就算没有名分,至少也能解了你们房头的急,至少在和家田庄上多安排几个庄头,便也将你们六房的男丁们的差事有了着落不是?”

  六房男丁因没有世爵,也没有军功,所以极少出仕,连披甲的差事都少。能得个差事养家糊口,都能心满意足了去。

  廿廿深吸口气,淡淡地笑,“我家再清贫,然则阿玛早早请师傅为我兄妹开蒙。我跟从师傅最先学到的,便是‘安贫乐道’四字。”

  “况且我再清贫,便是你们再笑话我,我六房也是弘毅公六房的后人。我弘毅公家的女孩儿,都是皇后、贵妃、王爷福晋,谁会给人做小去?”

  “还是说,对于雅馨你来说,你可以接受若清贫了,都可以忘了自己家的家声,甘愿给人做小去的?”

  雅馨一声冷笑,“我可是十六房的格格,你当我是你呢?我们十六房,世爵、军功无数,怎会沦落到你这等地步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