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46、怀疑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15 2019-03-13 17:16:13

  146、

  骨朵儿冷笑一声,“就知道宫里没一个省油的灯~~她们这些老人儿,都是前后脚进来伺候阿哥爷的,如今自是齐力对我。”

  “她们都仗着伺候阿哥爷的日子长,资历深,我总是皇上亲指的侧福晋,却也终究年纪小,又是刚进宫来,脚后跟儿还没站稳当,自是不敢动她们的皮毛去。”

  星烛听出味道来,不由得抬眸望住骨朵儿,“姑娘……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这里也有嫡福晋的鬼儿吧?”

  骨朵儿寒声笑起来,都笑得弯了腰,“你们才瞧出来么?就算我年岁小,刚进宫来看不懂什么,如今在宫里也有半年了,何至于还看不懂去?”

  “你们难道不知道,咱们这位嫡福晋是治家极严的么?便是所儿里这几位格格,谁伺候阿哥爷,都是她说了算。”

  “都说阿哥爷在后院之事上的心思浅,是因为阿哥爷深深记着师傅朱珪教导的‘五则箴言’:养心、敬身、勤业、虚己、至诚,所以阿哥爷对后院诸人的情意都是淡淡的,极少主动去叫谁伺候,甚至对谁去伺候的都不在意。”

  “嫡福晋便抓了阿哥爷这个性子,将这事儿都抓到她手里来。终究她才是嫡妻,她在后院这事儿上自有治内之权。她想要抬举谁,便到阿哥爷跟前去说子嗣之事,然后顺水推舟将谁给叫到阿哥爷眼前儿。表面上巳尽她一个嫡福晋的贤妻之职,事实里何尝不是她将所有人的命运都掐在她自己手掌心儿里,叫这十五阿哥的所儿里,没人能跟她分宠,更没人能威胁到她的地位去!”

  星烛也是目光一闪,“可是如今姑娘你进宫来了,地位跟那些侍妾自是不同的,她便要防着姑娘了!”

  骨朵儿冷笑,“我跟她两个,都是福晋,都是皇上亲指给阿哥爷的。便她进门早,是嫡福晋,可是她的母家终究比不上我。”

  “况且她的身子已是坏了,我却还年轻……她不第一个防备着我,又要防备着谁去呢?故此自打我被选中,还没进宫呢,她就处心积虑将那沈佳氏往阿哥爷跟前推。”

  “沈佳氏在她跟前俯首帖耳,抢尽了我的风头去,便是生下阿哥,也终究是个庶子。沈佳氏自己还是个奴才,她生的阿哥更威胁不到她生的嫡子小二阿哥去。故此她自然希望沈佳氏生,而不是我生啊!”

  星燧也啐了一声,“怪不得那沈佳氏敢公然不听姑娘的话去,原来她是有嫡福晋这个靠山!”

  骨朵儿冷笑一声,“终究是目光短浅之辈,怨不得到了阿哥爷跟前这么些年,却不得阿哥爷的待见,只能眼睁睁看人家刘佳氏生、关佳氏生,总没轮到她去!”

  星燧也道,“可不嘛……如今嫡福晋的身子都什么样儿了。便是要找个靠山,也得找个牢固点儿的。若找个快要散架的了,她也不怕靠不稳当,连带着她自己也摔了?”

  三人都笑了,骨朵儿心下这才舒坦了点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