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49、借由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74 2019-03-14 14:14:28

  点额咳嗽成这样儿,骨朵儿自是没必要再留下,这便赶忙起身,上前也跟着扶住点额,伸手在点额后背拍着,迭声地自责,“都怪我不好……我是着急了,结果惹得姐姐也跟着动了气。”

  点额咳嗽着说不出话来,却向她摆摆手。骨朵儿便也顺势行礼告退而去。

  确定骨朵儿已经走了,点额这才缓缓止了咳嗽。

  望月赶忙叫外头人去蒸秋梨来,含月忍不住低声道,“主子这又是何苦?管她说什么,主子尽管不当回事就是,何苦这就往心里去了?”

  点额喝了口茶,缓了缓,这才轻轻摇了摇头,“……她说什么,我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我心下自然有数。”

  “她刚进门儿,心气儿最是盛的时候,看谁都不耐烦,都不心服,这便这个不顺眼那个不顺眼的。她要闹,要斗,都由得她去,总归凡事阿哥爷心下有数就是。”

  “那主子您怎么还……”含月心疼得眼圈儿都红了。

  点额叹了口气,没说话,却是将那纸片儿拈过来,托在掌心里,仔仔细细地看着。

  她是可以不在乎骨朵儿,甚至这所儿里和后宫里的所有女人,可是……她却不能不在乎阿哥爷的心啊。

  若只是有人自己写下这字儿来,甭管怎么她都不至于在意;可若当真是骨朵儿所说的,阿哥爷是自己纸儿包纸儿裹给藏在外书房里,不叫她看见的,那她却不能不在乎了。

  她说了声“累了”,叫含月和望月都先退出去,将暖阁的隔扇门阖上,她独个儿躺着。

  等到外间都安静下来,她悄悄伸手,从她炕里的紫檀小炕衾里,抽开抽匣儿,拿出一个小锦盒来。

  她缓缓打开,仔细看了看,眼神中又滑过一丝难言的怅惘去……

  .

  点额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子,等醒来,已是到了掌灯时分。

  她唤含月入内。

  含月见她睡了这一觉之后,精神头好些了,这便也放心多了,含笑问,“主子可想吃点什么?奴才这就吩咐‘饭房他坦’那边预备去。”

  点额却摇摇头,“方才侧福晋在我跟前说话的时候儿,我有些没听真亮。你替我回忆回忆,她的意思是不是说,阿哥爷是将那东西纸儿包纸儿裹藏在外书房里,叫她撞见了,没叫她看?”

  含月点头,“是,她是这么说的。”

  定额唇角缓缓勾起,“这么说,她是自作主张去翻动阿哥爷的外书房了……”

  含月便也哼了声,“她胆子倒大!她当阿哥爷是什么人,她翻动完了,就算小心地归回原位,凭阿哥爷的心细如发,岂能发现不了?”

  点额眸光幽然,“那就是另外一笔账了,到时候儿她自己跟阿哥爷算清楚就好。”

  含月不由得止住了话儿,小心凝视点额,“主子的意思是……?”

  点额轻轻叹口气,“我心里也一直存着个疑问。可是我虽然与阿哥爷是夫妻,却也不便时常到外书房去。阿哥爷又偏喜欢独个儿在外书房里呆着。”

  点额自己还是有点犹豫,却最终也还是坚定下来,“不如借着她的由头,你们也替我到阿哥爷的外书房里去,找另外一件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