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这个宫廷是我的

158、不知

这个宫廷是我的 miss_苏 1070 2019-03-18 10:53:01

  十五阿哥无法再漠视自己心下的恐惧——不,他的恐惧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那个小女孩儿啊!

  眼前的事,不是她的错,她还那么小,她还什么都不懂。

  是他的错,从一开始就是他招惹了她,是他将她生生裹挟进了他的漩涡!

  宫里的女人们都是什么样,他这些年看得还不够么?倘若她因为他的疏忽而遭了算计,那他,怎么能原谅自己!

  “福晋,我不是要故意瞒你,我只是……只是自己还尚未下定决心,是因为时机还不到!所以我藏起来,我不想给任何人看见,我不想因此而搅乱了咱们几个的日子!”

  终究……她还那样小啊,她还根本不到定下心意的时候儿;更何况,前有小十七,如今还有绵偲,更还有丰绅宜绵的那把锁……

  将来等她长大了,她的心意会落在谁的身上,这是连他都不能确认的。倘若他早早将心事泄露了,而她来日却对她无意,那他岂不是为难了她、甚或害了她去?

  ——他纵贵为皇子,却也从不想用自己的身份去强加了她,叫她为难了去!

  这些年来,他自认自己经历过太多的事,已然坚不可摧。可是在他心上,却依旧留着柔软的一角。

  他将她小心翼翼地藏在那个角落里,他只想自己一个人悄悄儿地守着那一角柔软,便是将来她与他无缘,可是当他自己一个人偷偷回想起来,那也会带给他一点甜蜜啊!

  可是怎么,他竟然就连这一角柔软都护不住了,竟然还是被她们给翻了出来,甚至还当面抖落在他面前!

  “福晋……你到底想怎样?你若因了此事而不高兴,尽管冲着我来;若我知道……你因此而迁怒于旁人去,那咱们这些年的夫妻情分,便也到头了!”

  点额惊得慌忙站起,虚软地咳嗽,眼角已是泪下。

  含月和望月两个都噗通跪下,含月迭声道,“阿哥爷息怒……福晋冤枉,福晋都是一心为阿哥爷着想啊……”

  十五阿哥紧闭双眼,轻轻摇头,“为了我着想?福晋,我岂敢领你这份情意?你若当真为我着想,便不该自作主张去翻检了我的外书房,擅自将这物件儿拿了到我眼前来!”

  “阿哥爷……”点额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由望月扶着,跪倒在地,“阿哥爷真真儿冤枉了妾身去!此物并非妾身取来,更不是妾身擅自去翻检了阿哥爷的外书房,还请阿哥爷明鉴……”

  .

  点额气虚血亏,这一跪倒大哭,全身颤抖已然如风中枯叶。

  十几年的夫妻,十五阿哥心下也是不忍,忙蹲下,亲自将点额搀起来,扶着她在炕上坐下。

  “……你先缓缓,有话慢慢说。也是我不好,先急了,累你如此。”

  点额虚弱地靠在十五阿哥身上,泪如雨下,“不瞒阿哥爷,这物件儿实则是骨朵儿妹妹拿来的。妾身原本不知有这物件儿,更不知道这物件儿是她从哪儿拿来的。”

  “骨朵儿妹妹只是说要妾身替她做主……妾身便是事后知道此物是从外书房来的,却也已经来不及挽回。唯有当面向阿哥爷说明了,向阿哥爷请罪便是。”

miss_苏

还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