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何处复情深

第63章 傅知言,现在你只有一个小时……

何处复情深 辛念慈 2262 2019-01-11 20:00:00

  待傅知言确定苏暖失踪的消息时,距离她被傅思瀚带走,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

  傅氏,总裁办公室。

  一小时前。

  傅知言刚参加完一场冗长的经营分析会。

  回到办公室后,他将衬衫最顶端的纽扣解开,右手食指微曲,抵了抵愈发胀痛的眉心。

  须臾,只见他拿起手机,按下一号键,苏暖的电话。

  往常总会在第一时间接通,响起女子那温软的声音。

  然而这一次,响起的却是冷冰冰的一句“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曾经也出现过类似与苏暖无法联络的情况。

  因此,在被傅知言板着脸“教训”过那么几次后,苏暖的包里都会备着一个充电宝,以备不时之需。

  确认过她人不在办公室后。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

  每隔几分钟,傅知言便会给苏暖打一通电话。

  然而,回应他的无一例外都是关机。

  深邃的眸底渐渐凝聚起一场风暴,似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傅知言周身散发着凉意,缓步走向落地窗前。

  半晌后,只见他拨通了苏澈的电话。

  对方一接起,傅知言直奔主题。

  “苏暖今天联系过你?”

  听见傅知言的话,彼时正在投标现场的苏澈,捂着听筒低语道。

  “没啊,怎么了?”

  隐约能听见苏澈那边传来的声音,傅知言默了会儿。

  “没事儿,你忙吧。”

  随后,将电话挂断。

  没几分钟后,叶倾城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声音里透着那么点儿的……玩世不恭。

  “傅大少爷,您家那块宝贝疙瘩呢?”

  以往傅知言他还能应付叶倾城几句。

  可此时,哪儿还有那个心思?

  正准备挂断电话之时,耳畔再一次响起叶倾城的声音。

  说出的话,也令傅知言周身的凉意愈发浓烈。

  “约莫三个小时之前,我看着傅思瀚车上坐着一睡美人儿,和你家那位有几分神似。”

  听见傅思瀚这三个字,再一联系这突然失联的苏暖,傅知言的瞳孔瞬间收紧。

  声音也沉了下来。

  “在哪儿?”

  听见傅知言的话,叶倾城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什么在哪儿啊?”

  “叶倾城,我问你,在哪儿看见的傅思瀚?”

  傅知言声音紧绷,面色阴沉的可怕。

  “怎么了,你这是?”

  “苏暖她人……不见了。”

  闻言,叶倾城心里咯噔一声,傅思瀚这回……怕是要倒大霉了。

  ——————

  另一边,丽星豪华游轮上。

  待苏暖醒过来的时候,人正躺在一间极其奢华的房间内。

  房间面积与她在苏家的卧室大小相仿。

  显眼的东北角位置摆放着一个白色的五斗橱柜。

  柜面上散落着一堆价值不菲的珠宝。

  冷清的月光透过玻璃窗户洒落在上面,折射出它们斑驳的倒影。

  既奢华,又落寞。

  床边不远处立着一把白色竖琴,上面落着一件浅粉色薄纱质地睡衣。

  在这优雅之中,平添了一丝旖旎。

  傅思瀚下的药量并不算重,苏暖挣扎着坐了起来。

  奈何睡了太久,身上毫无力气,就这么又倒在了床上。

  苏暖下意识抬头望去,床的正上方赫然悬挂着一面四四方方的镜子。

  整个床上的情况尽显无疑。

  屋顶的镜子,房间内四处随意摆放着的情趣用品。

  两相一结合,这用途,自是一目了然。

  苏暖漂亮的眸子瞬间就暗了下来。

  药效似乎还有一点儿,苏暖狠下心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须臾,嘴里弥漫着丝丝腥甜味。

  她挣扎着站了起来,摸索着向外走去。

  试图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只是这脚下走了没几步,苏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疾步向窗边走去。

  推开窗户,向外这么一瞧,似是终于证实了心底的想法。

  窗外眼见之处全部都是无垠的大海。

  见状,苏暖一直伪装的镇定终于瓦解。

  紧接着,屋内响起她的低声呢喃。

  “傅知言,我害怕。”

  须臾,自她身后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

  傅家。

  傅思瀚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确定傅樱人在家后,傅知言驱车赶了回来。

  担心出事儿,撂了电话,叶倾城也赶到了傅家。

  傅知言也没与客厅里的傅老爷子打招呼,径直就去了二楼傅樱的房间。

  碰巧她正要出门,与门外的傅知言撞了个正着。

  见状,傅樱下意识的骂了一句。

  “真晦气。”

  话落,掸了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准备离开。

  只不过这脚下还没走出一步,便被傅知言强行将胳膊拉住。

  随后,耳畔响起男人阴鸷的声音。

  “给傅思瀚打电话。”

  听见傅知言的话,傅樱愣了一下。

  愣神儿的功夫,再一次响起傅知言的声音。

  “现在,立刻给傅思瀚打电话。”

  以往在傅家,哪儿怕再不喜,傅知言大面上也保持着对傅樱该有的尊敬。

  可这眼下的情况,却是头一遭。

  见状,傅樱一时有些慌了起来。

  “傅知言,我可是你姑姑。”

  闻言,傅知言唇角微挑,可这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笑意。

  而说出的话也愈发令人心惊。

  “正因为我念在这微乎其微的血缘关系上,才没将你和傅思瀚给逐出傅家。结果,他却不知好歹的敢碰我的人。你说,他是不是该死?”

  听见傅知言的话,傅樱精致妆容下的血色尽失。

  因为,她从傅知言的眼里看见了杀意。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私生子,到如今掌握整个傅氏命脉,他傅知言的手段又如何干净的了呢?

  “傅知言,思瀚是你表弟。”

  闻言,傅知言没说话。

  须臾,只见他掏出傅樱包里的手机,拨通了傅思瀚的电话。

  “问傅思瀚他现在人在哪里。他是生是死,全看你了。”

  傅知言的号码被傅思瀚加入了黑名单。

  因此,傅樱轻而易举便打通了他的电话。

  彼时的傅思瀚早已酒过三巡。

  “妈。”

  听见儿子的声音,傅樱急忙问道。

  “你在哪儿?”

  “我在……”

  话落,傅思瀚了然的笑了起来。

  平常从不管自己的母亲,这突然问起他身在何处,定不是她自己的本意。

  “让傅知言他接电话。”

  而此时的傅知言早已出离愤怒。

  “苏暖她人呢?”

  闻言,傅思瀚眼睛微眯,看向不远处双手被束缚住的苏暖。

  唇角悄悄划过一抹笑意。

  “表哥,都说这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晚,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拜倒在这苏美人的石榴裙下?”

  “你敢?傅思瀚,你他妈的敢?”

  听见傅知言这气急败坏的声音,傅思瀚终于笑了出来。

  “浪子”这回怕是……真动心了。

  他看了看左手的宝格丽腕表,指尖轻轻敲了敲表盘。

  声音也不似方才那般温柔,多了一抹阴狠。

  “傅知言,现在你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你永远都不可能再找到苏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