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何处复情深

第64章 你们别碰我,别碰我

何处复情深 辛念慈 2006 2019-01-11 22:00:00

  二楼突然响起东西坠地的巨大响声,紧接着响起的便是女人的哭泣声。

  管家刘伯闻声迅速赶去,此时,傅老爷子最钟爱的古董花瓶正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而傅樱,则满是泪痕,颓败的坐在一旁。

  傅知言一言未发,离开了二楼。

  途经客厅的时候,给傅征留了句话。

  “即日起,傅樱,傅思瀚不得再留在傅家。”

  听见傅知言的话,傅征直接将一杯滚烫的茶水摔在了他眼前。

  溅起的水渍落在傅知言西服裤脚,他却似是毫无察觉。

  “你这个混帐东西,我这个当爷爷的都还没发话,你凭什么?傅知言,我告诉你,不可能,我绝不可能让小樱他们离开。”

  听见傅老爷子的话,傅知言并没回头。

  只是眸底的黑洞愈发幽深,说出的话也令人胆战心惊了起来。

  “如果你想让傅家从海城消失,那你大可以试试。我傅知言,说到做到。”

  此刻因着不知道苏暖她身在何处,遭受过什么,如今的傅知言早已就失了往日的分寸。

  离开傅家,准备上车时,被候在一旁的叶倾城给拦了下来。

  “傅知言,你现在这种状态不能开车。”

  而傅知言似没听见般,直接将他的手给甩到了一旁。

  “让开。”

  见叶倾城仍是一动不动,傅知言直接一个过肩摔将人给放倒在了地上。

  躺在地上的叶倾城骂道。

  “你大爷的。”

  半晌后,强忍着疼站了起来。

  见傅知言双手紧握成拳,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难看。

  须臾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知言,你慌了。别说你压根就不知道苏暖她现在人在哪儿,就算是你知道了,也绝不能这么贸贸然的就跑过去。”

  傅知言没说话,只是脸色愈发难堪。

  叶倾城讲的道理他都懂,然而此时他的暖暖在经受着什么,他却毫不知情。

  那种无力感,几乎要将他击垮。

  五分钟后,傅知言接到邵谦的电话。

  “傅总,根据傅思瀚的手机信号显示,苏小姐他们现在……人在公海上。”

  公海,纨绔子弟,淫乱派对,第一时间这几个词汇便涌进了傅知言脑海里。

  邵谦声音虽不算大,却也字字落入了一旁叶倾城的耳朵里。

  同在海城圈内,虽对此不耻,却也了解傅思瀚他们玩的这当中的水有多深,有多肮脏。

  你情我愿的钱色交易并不可怕,这最可怕的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摧残。

  好玩的家里各个都有权有势,也都无法无天惯了。

  玩到兴起,下作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

  谁还管你是哪家千金,乐不乐意。

  只要他们爽了,人只要死不了,就一点事儿都没有。

  思及此,叶倾城的脸色也当即……沉了下来。

  如若苏暖今天真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他怕傅知言真会……动了杀念。

  冗长的沉默过后,傅知言终于开口。

  声音似是含上了一捧砂砾。

  “倾城,你帮我。”

  傅家从商,叶家世代从政,如今海城更是叶家的天下。

  闻言,叶倾城立即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二叔,我实名举报,公海之上有人聚众淫乱。”

  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叶倾城压低了声音。

  “牵涉黄赌毒。”

  ——————

  同一时刻,丽星游轮。

  苏暖双眼被蒙了一层薄纱,隐约可见身边有不少人影晃动。

  须臾,耳畔响起靡靡之音。

  随之而来的便是女人的娇喘,和男人释放过后的沙哑。

  与傅知言在一起后,苏暖早已经历人事,又岂会不明白方才发生了什么。

  白皙的脸颊瞬间便红了起来。

  本就是美人儿,如今这娇态毕露,更是引得不远处的男人们蠢蠢欲动。

  众人唇角沁笑,朝着傅思瀚你一言,我一语的嚷道。

  “思瀚,你这是从哪儿找来这么个尤物?”

  “我们怎么以前没见过?”

  “这滋味,怕是神仙也流连忘返。”

  刘家少爷钟爱美人,可这手段,却也残忍至极。

  见状,他摸了把下巴。

  朝着苏暖的方向走去,眼底满是兴味。

  因为常年嗑药的缘故,刘远指尖枯燥,泛黄。

  须臾,只见他轻抚过苏暖粉嫩的脸颊。

  被陌生人触碰,苏暖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不似傅知言那般令人心悸,满满的都是恐惧。

  “别碰我。”

  声音里满是厌恶。

  听见女子温软的声音,刘远是身心舒畅,恨不得将苏暖就地正法。

  “哟呵,还是个小辣椒。等一会儿到床上,你尽情的叫给哥哥听。”

  半晌后,不远处响起傅思瀚的声音。

  制止了这一场闹剧,可却令在场的男人更是兴奋了起来。

  “差不多得了,我表哥的人,你们敢碰?”

  话落,场面一时安静了起来。

  海城谁人不知傅知言手段狠辣。

  否则,一个私生子凭什么走到如今的位置。

  可是,早已被酒精,药物,女色冲昏了头脑的男人们,早已丧失了思考能力。

  天高皇帝远,眼下,先尝过傅知言女人的滋味再说。

  其他的,就算天塌下来,还有他们家里给顶着。

  可……真如他们所想的这样吗?

  就在不久之后,一个月内,海城商界,政界轮番大洗牌。

  一夕之间,几大家族败落,便是对今晚最好的回答。

  似是傅思瀚的一番话,激起了男人们的好胜心。

  其余几人走到了苏暖身旁,这手脚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而傅思瀚呢,他就这么坐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一切。

  苏暖,本不该将你牵涉进来,可谁让你是他傅知言的女人呢?

  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人撕扯,苏暖双手不停的摆动,双脚也毫无方向的踢了起来。

  “你们别碰我,别碰我。”

  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

  而此时,围绕在她身旁的男人们,早已被眼前的美色激红了眼,这手下的撕扯也愈发大力起来。

  苏暖的袖子被撕破,香肩裸露。

  她绝望的喊着“傅知言”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半晌后,游轮外响起警笛声。

  随之响起的便是男人沉稳的脚步。

  苏暖她知道,傅知言,终于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