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晋韵

第十六章、智斗

晋韵 司马晞 2253 2019-01-13 09:42:41

  陈姝也没有想到,竟然一猜即中。又见他的右手下意示地按了按胸口,心中便已然猜到了大半。只是此事竟然与玉玺有关,却也着实令陈姝吃了一惊。

  而一旁的司马晞,虽然没有全部听懂,却也已经明白他们所说之事,与那传闻中出现的传国玉玺有关。这番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但司马晞的脸上却不敢稍露声色,假装不懂匈奴语的样子,心中却暗暗叫苦。他知道,这玉玺一旦落入胡人的手里,对天下汉人来说,不啻又是一场劫难。

  接着司马晞又想到,刚刚听他们的对话,陈姑娘似乎一直在冒充张寔的女儿,令那个胡人也是将信将疑。只是纵然陈姑娘巧舌如簧,但那张寔女儿的名字、相貌却又从何得知?心头一紧,便没再理会他们说些什么。心中默默地将这此天来所发生的一切又重新理顺了一番。待想到陈姑娘曾言道,她有一个亲戚在凉州为官,此行便是要去凉州投奔于他。而巧的是她也姓陈。想到这里,心中豁然开朗,原来那个在富安城外连施诡计,令他大败而归的陈姝,便是眼前这位陈姑娘。

  司马晞想到半个多月前,陈姝仅凭她的聪明绝顶,连施巧计,便以少胜多,解了富安之围,救下了她被围城中的父亲。如今,她又花言巧语,眼见这胡人的首领也对她深信不疑。放眼这满朝文武,天下名士,若单以智谋论,竟没有一个人能与其比肩。可偏偏她又与她的父亲,缕缕与朝廷为敌,今后,无论她为张寔所用,又或是投靠其他的什么人,确是朝廷的心腹大患。

  司马晞心潮翻滚,脸上不免露出声色。陈姝不知他心中所想,只道他伤势又起了反复,只得想办法快些骗过这些胡人,以求脱之计。

  “你既然也知道此事,看来家父也对你很是信任。”

  “你真的是那张寔的女儿?”

  “怎么你还是不信吗?你若不信,便随我在此等候,我表哥伤重,行动不得,他的侍卫却已经快马赶去凉州,想来过不了几天,家父就会带人过来。到那时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那胡人首领虽然信了大半,但依旧无法尽信。想到回去的路途甚长,她又知道这玉玺之事,若是传扬出去,此等宝物,途中定会有人出来为难,一旦玉玺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在大王面前,可万万吃罪不起。心中一横管她是真是假,何不趁此机会,斩草除根。

  陈姝见他眉角一挑,猜他已动了杀心,于是说道。

  “莫不是将军怕泄露了玉玺的下落,想要杀死我兄妹二人灭口吧?”

  那胡人见心事被她点破,心中一惊,更是觉得此人万万留不得。

  “你这丫头,满嘴胡言乱语,本将军便杀了你又如何?”

  “将军。这里地处偏僻,附近的村镇也都十屋九空。算起来,也只有将军的人马会从此经过。昨日,表哥的侍卫已经回凉州去报信,想来过不了几天,凉州便会派人来接我兄妹二人回去,若到时见我二人死了,或是不见了踪影……”

  “哼,本将军便不信,他张寔能把本将军如何。”

  “家父自然奈何不了将军,但家父爱女心切,又知道只有将军会从此经过,必定会到赵王那里讨个说法。到时,将军护卫不周之责定然是跑不掉的。好在将军身边都是你亲信之人,个个都会为将军守口如瓶,到时赵王没有证据,也不好重罚与将军。”

  陈姝见那黄胡子对他是十分恭敬,故意如此一说,果然,那胡人首领听到这里,眉头皱得更紧,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黄胡子以及院内的众胡人。他心中明白,这些人中,虽然有一些确是自己亲信,但也只是少数。况且,即便这些人不去告发自己,那赵王石虎,素来凶残多疑,即便是羯族的权贵,一旦被其猜忌,也断断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更何况他一外族投奔之人。

  陈姝见他皱了眉头,知道自己所料不错。于是说道。

  “不过,将军若不与我兄妹为难,我自然不会将此事告知家父。将军若真不放心,何不多留几日,见过了家父,再走不迟。”

  那胡人首领身上带着玉玺,必须马上带回去献给大王。自然不能如陈姝所说的,在这里等上几日。但既不能杀了他们,又不敢豁然放他们离开。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突然,那胡人首领眼珠一转,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转身向陈姝道。

  “你说你是张菁蓉。”

  陈妹见他的神色有异,知道他定然是有了什么主意,只是此时无论他有何对策,也只能点点头。

  那胡人首领哈哈一笑,然后说道。

  “你说你是张菁蓉,那便是我们大王的王妃,既然如此,便请王妃与你的表兄,一同随我去见大王好了。”

  陈姝心中一惊,如若带着自己去凉州也罢了,那张寔总还不能将她怎么样,可如果是去赵王石虎那里,却如何是好。

  “你难道不怕我在赵王面前说嘴?”

  那胡人的首领当然害怕,只是陈姝毕竟年幼,说话之时,虽然故作悠闲之态,但姜还是老的辣,那胡人还是察觉到了一些异样。陈姝几次三番想要说服那胡人首领让她们离开,可那胡人首领就是不允,最后说得急了,那胡人首领嚷道。

  “我吐谷浑难道还是贪生怕死之人?你随我一同去见大王,此间是是非非,咱们当面大王的面,说个清楚。”

  陈姝还待说什么,却见这胡人“唰”的一声拔出腰刀,挥手一刀,便将陈姝所乘的坐骑的马头砍下,随后接过属下递来的巾帕,一边将刀上的血迹拭去,一边威胁道。

  “你说的话若有半句虚假,日后让我知晓,这匹马便是你的下场。”

  那胡人首领说罢,转身便出了院子。

  众胡人看着陈姝,知道这小姑娘,或许就是将来赵王的妃子,是以谁都不敢得罪于她,众人让出一条道来。黄胡子更是向陈姝摆了一个“请”的手势,接着又有人上前搀扶司马晞。

  事已到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陈姝硬着头皮与这些胡人一起走出院子,在那黄胡子的指引下,司马晞与陈姝来一口架好的铁锅前。黄胡子吆喝了几句,原本围在铁锅旁边那七、八名胡人,纷纷站起身来,散去其他的铁锅旁坐好,将这口锅旁边的位置都让给了陈姝与司马晞。黄胡人直到他们二人坐好,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