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他的小仙猪

星辰闪耀

他的小仙猪 景三千路 3026 2019-01-12 23:26:42

  祁北杨拉着她走,进了家奶茶店。

  他去点了两杯热乎乎的奶茶,奶茶店里大都是女生,他个子高长得帅,抓人眼球,不少女生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蠢蠢欲动,目光追随的他的背影,议论不止。

  看吧,他在哪儿都是这么吸引人注目。

  她总会想,他为什么喜欢自己呢?

  很懦弱,长相也不漂亮,一点也不亮眼,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

  以前,总有人靠近他,像那天的易夏,顾盼生情,眉眼间都是风情,活脱脱一个林妹妹,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还记得那段时间盛传他们俩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也经常会向她们楼层跑,她都有点灰心了。

  所以,她有点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呢?

  “祁哥。”

  她嗫嚅着开口。

  “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侧着头,有些疑惑的样子让祁北杨心里一颤。

  她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喜欢她。

  或者说,她没有自信,她不信轻易就能和她在一起,她不敢相信自己喜欢她。

  这可怎么办呢?

  他将奶茶推到她面前。

  实意她先喝。

  他从她对面,坐到她旁边。

  摸摸她的头发,很软,仔细嗅还有浅浅的香气。

  “桑桑,你知道吗?你就像个小白兔。”

  “红着眼睛瞪着周围,不肯松懈。”

  “你一直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哪有为什么呢?我相信一见钟情,相信爱情,相信我喜欢的是世界上超级好的人。难道你喜欢我,却认为我不是个好人吗?”

  “可是……你喜欢我,跟我是好人有什么关系?”

  她还是不适应说出你喜欢我这几个字。

  “好吧,那祁哥换一种方式,桑桑,要对自己有自信,你不要想祁哥为什么会喜欢你,你要想的是,祁哥是喜欢你的,而且会一直喜欢。你不相信我吗?”

  “……没有。”

  她紧张到想摇头摆手。

  是啊,知道他喜欢自己就好了,没有什么可深究的,世界上有多少东西是能深究的起的呢?

  嘬一口奶茶,压压惊,她突然想起来,昨天见面忘记把上次的医药费给他了。

  她慌忙翻书包,翻出钱包,她没跟她爸妈说,她用的是自己的压岁钱。

  “祁哥,这个,……给你。”

  一沓钱,看起来不少。

  他没接,随意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她。

  “干什么?想要收买你男朋友?”

  她红了脸。

  “这个……是上次的医药费。不知道够不够,不够的话你再告诉我。”

  她还能想起来自己上次的窘境。

  “哦,医药费啊,我还以为是媳妇儿给的零花钱呢?”

  这次她确实扛不住了,把钱丢在他身上,拿起书包就走了,毫无逗留,跑去了公交站。

  尽管冷风凛冽,她的脸仍是红扑扑的,头发在风中凌乱,别样风情。

  而他,坐在位置上,低低地笑,后来,笑出了声。

  她为什么那么可爱。

  不远处的女生看见他旁边的人走了,鼓起勇气,过来搭讪。

  “同学……”

  他还蛮开心,眼睛里也带着笑意。

  她看呆了。

  “嗯?”

  “我喜欢你,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不能。”

  “为什么?”

  已经带了哭腔。

  “我刚刚有女朋友了,我是舒南桑的男朋友。”

  作为一个自觉的人,他认为自己不能跟其他女性进行言谈及眼神交流。

  于是,他仰着头,走出了奶茶店,留那女生在原地发愣。

  公交车站。

  她要等的公交车还没来,现在回家已经晚了,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发脾气。

  突然,背后有人抱住她。

  从气息,她知道是他。

  他怎么还没走!

  “媳妇儿。”

  他低头亲亲她的侧脸,感受到她的脸爆红。

  可能是他的恶趣味,他就喜欢看她脸红到跳脚的样子。

  她挣脱出来。

  “别乱说。”

  “怎么,你不要我了?”

  明知她在开玩笑,他的语气里还是带了明显的委屈。

  简直戏精。

  四周人蛮多,已经有人在注意他们了。

  舒南桑不习惯这种目光,慌忙说:“我……没有。”

  “祁哥,你……你快走吧。”

  “不行,我还想送你回家呢,媳妇儿。”

  可能是他的个子与长相太惹眼,越来越多的人看向他们。

  “媳妇儿,媳妇儿,他们都在看我们耶。”

  “……”

  为什么看你,你自己没点数么?

  “你真的不想我送吗?”

  她没做声,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

  他懂了,可能是自己刚才亲她惹恼了她,是他过分了。

  她可能现在不是很想看见自己,他明白了,他先走了。

  转身就走。

  却被她一把拉住。

  “要你送,要你送,祁哥,要你送。”

  扑到他怀里,他能想象到她说完这些脸会有多红。

  感受到周围的人注视的目光,他用衣服把小姑娘包了起来。

  脑袋搭在她的脑袋上,轻轻地说:“我媳妇儿怎么这么可爱?”

  过了一会儿,公交车来了,他也跟着上了车,坐在了她旁边。

  刚才感觉到她的手很凉,他现在把她的手握在手里,然后放进了口袋。

  一切做的流畅自然。

  他得回家问问他妈妈,手很凉该怎么办。

  舒南桑很幸福,她的心里都要粉红到冒泡泡了,从来没有人给她这么暖过手,只有他。

  好像只有他,她只有他。

  可是,他在温暖她的时候,他也照耀了他呢!

  每个人都是闪闪亮亮的存在。

  到站了。

  附近熟人很多,没敢多存留,她一溜烟跑了,连抱抱的机会都没给他。

  他看见小姑娘这样恐慌,无奈的摇摇头。

  是他还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回到家,父母正在客厅。

  “怎么这么晚?”

  “哦,老师拖堂了,我没有等到公交车,就吃了个饭再回来的。”

  她又撒谎了。

  她爸爸好像信了。

  她也不想的,但怎么能跟父母说呢?

  “桑桑,刚才隔壁老张来说,那天我跟你爸出去,有人来找你了,叫的还挺大声的,你知道吗?”

  她妈妈问。

  “不……不知道啊,什么时候?”

  “就下午的时候。”

  “我没有听见,我在屋里睡觉呢。”

  一个连着一个的谎言。

  “哦,快回屋把书包放下吧,再出来吃点饭。”

  到底是谁呢?

  “不吃了吧。”

  她紧张的要死。

  回到屋,她瑟缩在床上,怎么办,是不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要是昨天,她还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可是今天,他们俩,确实在一起了,她实在说不出自己的男朋友这种话。

  可是谎话她也不想说,她还要说多久呢?

  下午,她接到姜安桉的电话,说事情解决了,那个造谣的人出来道歉了。

  她能想到的,只有祁北杨了。

  她去看了一下是谁。

  ……

  她不认识。

  突然一阵恶寒。

  她们不认识,她却平白无故的陷害她。

  女生的道歉动态很诚恳,还说会当面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呢,舒南桑已经感受到了人心的恐怖。

  那边的祁北杨,送完舒南桑后便赶去了周岐的房子。

  他父母都在工作,只留他一个人,和一座空房子。

  平时无事时,就会有一堆人聚在这儿。

  今天也不例外。

  不过今天是为了祁北杨的事。

  沙发上那个黄毛叫程锡,椅子上坐的是许泽,还有一个在窗台抽烟,叫白峥。

  几个人都是一中的,和周岐一个班,也是众所周知的校霸。

  祁北杨试过询问吐槽墙墙主,但怕也是个有原则的人,抵死也不说。

  祁北杨已经准备找人去威胁她了,却被周岐制止了。

  白峥能帮忙。

  他不说他都忘了,白峥可是骇客中的天才。

  他们准备黑入学校的监控系统,看看跟着他们的到底是谁。

  他到的时候,白峥已经成功了,正等着把截图给他看。

  “祁哥,给。”

  他们比他大,还喊他一声祁哥。

  “谢了,铮子。”

  拿过截图,她正在偷拍他们,看起来是张熟悉的脸。

  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起来叫什么。

  于是他将截图发给了刘旭。

  “这是谁?”

  “哎呦喂,祁哥,都同学半年了,您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别废话。”

  看出了祁北杨的愠怒,胖子也正经了起来。

  “她叫苏涵,是咱们班英语课代表。”

  什么英语课代表,他管他妈她是谁!

  “把她联系方式给我。”

  “好的祁哥。”

  “祁哥,是她干的吗?”

  胖子没憋住自己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嗯。”

  “祁哥别冲动,给人留点脸啊。”

  虽然这么说,但他知道他绝对不会给她留脸。

  “啰嗦。”

  苏涵看见祁北杨加自己,还有一瞬间的兴奋。她以为是祁北杨终于发现她了,发现她喜欢他了。

  她就说,他怎么可能喜欢那种女生嘛。

  只能说苏涵也是蠢到了家。

  “去给她道歉。”

  不带感情,语气凛冽。

  引起了她的恐慌。

  “什么?”

  “别让我多说,去给他道歉,不然我让你好看”

  平日里虽说祁北杨很冷,但也没有冷到这种令人恐惧的状态。

  苏涵隔着屏幕也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先发动态说清楚,明天去教室跟她道歉,我不说第二遍,你看着办”

  

景三千路

有小伙伴玩第五人格吗,一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