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影帝撩妻请矜持

第3章 好像有点偏了

影帝撩妻请矜持 妖九夜 869 2018-11-09 02:16:59

  时柠强自镇定才勉强走出来,关门的瞬间,她几乎是拔腿就跑,落荒而逃。

  电梯里只有她一人,一头撞在墙壁上,试图找回自己的冷静,这一晚,也太考验她的心脏了。

  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还有燕青城,他突然回来了。

  垂下的手缓缓紧握,轻轻放在心口,比起那错误的事情,她更多的是开心,为他回来开心。

  然而,现实没有给她太多想其他的时间,接通电话,秘书焦急的声音传来:“时总,秦氏的人又来了,他们拿来了其他几位股东的股权转让书,带着他们的班组要入驻,徐哥跟他们都快打起来了。”

  “我知道了,马上过来!”所有的旖旎瞬间冷却归零。

  英气的眉间,是让人退避三舍的冷漠,墨黑的眸里,水雾成冰。

  昨晚那些人是风盛的股东,他们将自己的股份全部卖了,这个结局并不意外。

  时家曾经是S市首富,时柠的父亲时万青从小小建材商转型成为房地产,只用了十五年的时间,一跃成为最大的地产商,富甲一方。

  时家风光的时候,人人都要避其锋芒,可惜,一年前一个夜晚,天翻地覆。

  时万青吸()毒--和贩()毒被抓,证据确凿,锒铛入狱,时家地产股票暴跌,不到一个月就遭人收购。

  时万青判刑十五年,时家暴富的传奇戛然而止,津津乐道的只有时万青的丑闻。

  时家的公司尽数被收购,唯一留下的就只有风盛娱乐,这是当初时万青一手经营起来的,在时柠十八岁的时候送给她做生日礼物。

  因为是时柠的名字,所以才没有被银行盯上。

  对自己的独生女,时万青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早早就给她存下了可以让她一生无忧的财富。

  曾经的风盛娱乐可以算得上是行业的领军者,可没了时家这颗大树,时柠又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一年的时间,她几乎将时万青留给她的嫁妆全部砸进去,可惜结局早已注定。

  有人铁了心的要针对她,对方比她厉害太多,而今不过是她的垂死挣扎。

  虽然她的挣扎其实很可笑,以卵击石,她毫无胜算。

  风盛大厦耸立在S市中心,三十三层的摩天大厦,建筑装修面是S和N的形态交织,是时柠名字的缩写。

  这栋建筑修建的时候时万青特意让设计师设计了这样的外观,很刚硬华丽,可每每看着这栋建筑,她都能感觉到父亲对她的温情父爱。

  大概,这就是她垂死挣扎的原因,她舍不得将这栋她父亲以爱为名为她修建的建筑落入别人的手中。

  曾经的风盛娱乐出了很多大明星,影帝影后一抓一大把,如今悉数跳槽,留下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没人挖他们,他们无处可走,吊在这里观望。

  -------

  时柠从计程车下来,远远就看到门口的黑衣保镖,风盛的保安都没几个,哪儿会有保镖,秦氏的人这是要硬抢啊。

  七寸的高跟鞋落地,声音清脆,带着几分坚决铿锵。

  迈开步子,忍住身体的不适,她没有虚弱的资格。

  她是时柠,他们的目标,这些人自然是认识的,没有阻拦,她一路上楼。

  三十层会议室,两拨人马对持,剑拔弩张,一边黑衣保镖拥护的男人明显强势,另外一边为首的男人衣服都撕破,显然刚刚动了手,可惜落了下风。

  “时总!”

  眼尖的秘书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时柠,一声喊,一众人都看了过来。

  副总徐征,受过时万青的救命之恩,也是时万青一手资助他读书,毕业之后就加入刚刚起步的风盛娱乐,这个公司里他的功劳巨大,对这里的归属感不比时柠少。

  他对时柠来说也是哥哥般的存在,是对时柠最真心,把她当妹妹来疼的人。

  此刻,这个快四十岁的男人一身狼狈,红着眼,倔强的,忍耐着仇恨和愤怒。

  “大小姐……”徐征看着时柠,喊她一声,那声音里满是哭意和不甘。

  对方握着风盛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就算时柠手里也有百分之四十,但外面的剩下的股份她已经完全没有资金购买,而对方却游刃有余,大局已定,收购,彻底将时家的人赶出去也不过时间问题。

  他的不甘,他的忠心,唯有时柠明白。

  “徐哥!”时柠走过去,伸手将他歪斜的衣领扯正,她低着头,长长的墨发挡住了她的脸,没人看得清她的表情,也没人听得到她的话,唯有对面的徐征看到了。

  时柠有一双特别黑亮的眼睛,就好像两个大黑葡萄,黑白分明的眼从来都是清澈又冷清,此刻,那里面染了红。

  她的表情依旧平淡,没有丝毫的狰狞,可却似有戾气横生,平静下的肃杀,让人心生畏惧。

  她的声音很轻很淡,她说:“徐哥,这不是结束,相信我,我们会拿回来的。”

  徐征知道时柠不是那种娇惯的废物大小姐,她有超乎常人的冷静和毅力还有倔强,可惜到底还是太年轻,没有足够的手腕,然而此刻,他在时柠身上看到了狠和决然,好像最后一丝天真在她身上湮灭,她在成长。

  而此刻徐征有预感,眼前还很年轻的女孩儿,未来的有一天,她一定会像她父亲一样,拔地而起,创造她自己的传奇,鹏程万里。

  “我明白了!”

  暴躁的情绪像是邪气的皮球一般蔫了下去,理智也该回来,而在无可奈何的悲伤之后,似乎又多了几分期许,因为这个倔强的姑娘。

  “对了,你昨晚喝酒怎么回去的?醉得那么厉害,我敲了那么久的门你都没听到,身体还好吗?”来自老大哥的关心。

  时柠:“......”这个话题,揭过。

  “我这不是好好的,现在不说这个。”

  时柠转身看着对方秦氏的代表,墨黑的眸淡漠无痕,没有丝毫情绪,仿佛刚刚徐征看到的那一丝不自在只是幻觉。

  公式化的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劳烦各位回去告诉秦董事长一声,让他可以准备好合同,明天这个时候,在这里签协议。”

  心里难受,但她不逃避。

  徐征是时柠最坚实的后盾,时柠做了决定,那么他一定会把后面的一切安排好。

  “各位请吧,我们还要开内部会议,就不留你们了。”

  秦氏的人走了,趾高气昂,嘲笑:“最后一次会议,是该好好开一下。”

  “你……”

  徐征拦住怒不可歇的下属:“别给时总惹事。”

  时柠是所有人中年纪最小的,虽然她是老板,但这些人都把她当妹妹疼爱,尤其是这一年她的坚持付出他们都看在眼里,更加的心疼。

  当晚,风盛最后的员工谁都没有走,所有人聚在一起,各自收拾整理了东西,最后不知道谁起了头,一群人抱在一起狠狠的哭了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