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望来生,两不忘

第123-124章

望来生,两不忘 卖萌趴趴熊 6177 2019-03-15 07:42:53

  回到那日,我从姜涵的营帐里冲出来之后,那个有着让人难忘眼神的丫鬟便近了营帐。

  “主子,为何要带着她,她是楚国人,又是太子身边的,万一坏了我们的事怎么办。”

  小丫鬟一改在我面的谦卑摸杨,道。

  “灵蝶,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不会真以为,我宠幸了你一次,你就可以翻身了吧。”

  姜涵的语气阴沉,微带杀气,他一改平时在我面前的笑容,冷冽的面容让他原本清秀面颊不再让人感觉仪表堂堂,甚至可以有着不亚于林峰的气魄,可能这就是在战场上跌打滚爬了多年的人才有的气质吧。

  灵蝶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立刻跪了下去,道:

  “奴婢不敢……”

  “你最好清楚自己是什么,别再幻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的警告向来只有一次,你好自为之。下去吧。”

  姜涵甩了甩手腕,示意道。

  “是,奴婢退下了。”

  看着灵蝶走出营帐的背影,他自言自语道:

  “她倒是从来不会称自己为奴婢,或者名字……”

  感慨只是片刻,姜涵再次出声道:

  “亦飞。“

  门口的一个侍卫听到,进来后行了一礼道:

  “属下在。”

  “那边情况如何?”

  “一直派人盯着,一切都在主子的预料之中。”

  “嗯,另外一边呢。”

  “那边这几日怕是会有所动作。”

  他们说的声音并不大,所以薄薄的营帐足够遮掩他们的商讨。

  我一个人晃荡在小小营地中,期盼着师父的信雀可以“杀出重围“,可惜啊,我溜达了几圈,也没看见一只不怕人的鸟,头顶的树枝上倒是有不少的鸟儿在欢叫着。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干脆找个比较干燥的地方,靠着树干坐了下来,我这边才舒服的坐下,想着思考后面的行动,便看见那来这里见过几次的丫鬟向我这边走了过来。

  “小姐,主子唤你回去。“

  “我这才出来。“

  “奴婢可不管,我只负责为主子传话而已。”

  其实不想进去,与姜涵在一起让我浑身不自在,甚至让我更加的想念秦大哥,这样,无助的感觉就会加深,软弱是我现在最不能表现出来的。

  我心里在不停的衡量,进去,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可是真要有事不进去,万一事后他全赖我头上,我也不好辩解。可是,他能叫我什么事,一开始就没说他有什么事才将我如此囚禁的。

  思索只是片刻的功夫,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丫头,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很忙,没空。“

  这明显就是瞎话,不过我怕你一个姜涵,还不至于怕一个丫鬟,不行就干一架呗,反正我现在对什么都开始自暴自弃,直接武力解决一切的态度了。

  “你!“

  灵蝶没想到我会如此回答,她咬了咬嘴唇继续道:

  “小姐,你现在可是被我家主子挟持的,你不会以为你有说不的权力吧。“

  也是,他既然与太子是一起的,今日围猎日还没有结束,既然有人要杀太子,今日是最好的动手机会。也罢,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太子的,也还了他上次送我礼物的人情了。

  我又思索了片刻道:

  “行吧,我回去好了。“

  我起身担了担身后的泥土。跟在灵蝶的身后返回了姜涵的营帐,可惜,我走在后面,没有看到她嘴角的那一抹冷笑。

  “你好好盯着,若是对方有什么动静,及时告知那边。“

  “是,属下明白。“

  当我与灵蝶来到营帐的门口时,我似乎听到了里面在商讨这什么,不过并没有在意。

  “小姐,你自己进去吧。奴婢一般没有召见是不能随意进出的。“

  “……”

  我看了一眼对方,也没有多想的掀起了营帘。

  “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我一进入帐内,便看见电视剧里面,将军在安排属下做事的那一付仪态。对方倒是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示意那亦飞的离开了。

  我看着向我行了一礼侍卫模样的人离开,也不在意,只是转头看着姜涵,又问了一句:

  “你唤我进来,是有事跟我说吗?“

  这次我说的客气。

  “我唤你?“

  姜涵反问道。

  “是啊,就是那个伺候我的丫鬟跟我说的。我担心你确实找我有事,思索了一下才过来的。”

  从我之前的工作经验上来看,说话一定要快速完整的诉说完经过,其他乱七八糟的前奏完全可以省略,免得被人断章取义了。

  “你刚刚听到了多少?“

  怎么感觉这台词很耳熟啊。

  我心里默默的吐槽到。

  “嗯……你跟他说的最后两句吧。”

  我思索了一下,继续道:

  “你是不是有事要做,是关于太子的吗?”

  “你很紧张他?”

  姜涵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朋友,当然会关心一下了。“

  我坦然的回道。

  “告诉你也无妨,有人想要他的命。“

  “这我知道,是不是今日便会动手?“

  姜涵的眉毛微微上挑了一下,回道:

  “这个还不知道,你觉得对方今日会动手?“

  “若是有这个想法,今日定会动手。不过我信息全无,没办法继续猜测,你能分享一些给我吗?“

  “你对朋友都这么上心吗?“

  姜涵一边说一边微微的向我这边移动了两步。

  “你们这边不都是有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誓言吗?“

  我有点不解对方话语中的意思,道。

  “那是男人与男人,并非女人与男人之间的誓言。“

  对我这个现代人而言,本来就不太在意男女之间的事情,被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我曾经的朋友要给过我相同的警告。在想想如今的朝代,心里想着:

  难道我都做错了?

  一个人的价值观是不会那么容易被改变的,一个人的习惯也如此,就算此时我明白自己可能犯的错误,可是一时半会也改不了,毕竟若朋友真的因为我只是为了避讳男女之事而导致对方受伤或者死亡,事后,我再假惺惺的加以关心,我没办法接受。

  我思索了一下会道:

  “朋友就是朋友,在我眼里不分男女,若对方真的有了麻烦,我能帮忙,我一定会帮的。”

  我说的坦诚,清澈的双眸与他对视着,等待他能告诉我一些我不知道的情况。

  因为心系太子与秦大哥的安危,所以,我没留意到,当我一进入营帐内姜涵面容的表情。而,当对方问我听到什么,与我为什么会进入营帐的时候,我更是没注意他眼里闪过的一丝杀意。

  只是,我觉得,他与我的距离又近到危险的距离的时候,我本能的后退了几步。

  “你知不知道,你越是抗拒,越能激发我对你的兴趣。”

  姜涵看着我的小动作,嘴角再次微微上扬到那熟悉的角度。他说的含蓄,可是我心里却是一颤,身体有点僵硬,不过我努力的拜托掉心底的那点恐惧,咬了咬牙,直视与他,道:

  “太子今日危险吗?”

  若是太子有危险,那么就算林将军被人缠住,可是秦大哥一定会在他身边护着的,按照他的性格,一定会拼死完成任务。

  “这不好说,目前对方动作很小,所以很难断定,若是今日没有机会,说不定对方便不会下手了。”

  姜涵说的简单,可我们彼此之间的距离也只有一个手臂的长度了。

  我怕我的动作再次刺激到他,所以停止了后退,不过身体还是有点僵硬的,我看着他,继续问道:

  “对方是谁?”

  对于朝廷之事,有很多事情不好说,也很复杂,若是直接判断是谁下手,那太过冲动。所以我此刻并没有第一想到是二皇子朱擎苍想这么干得。

  “你想知道?”

  对方一边笑着反问了我一句,一边用修长得手指拂过我额头得碎发。

  这个男人怎么老是喜欢动手动脚的,按正常逻辑,我又不是美女,客观上判断,我只能说是长的还算水灵,他就算动心也应该是对小姐这个等级的才对啊。

  虽然心里纳闷的这么想,不过身体却老实的给出了反应,我的手从内测挡住了他的手指,不敢太过排斥的意思,轻轻的将对方的手抵了下去,一边开口道:

  “你会告诉我吗?”

  “你若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不过……”

  姜涵的笑容未变,不过眼里的精光一闪而过,继续道:

  “你要无条件的让我能触碰到你才行。”

  “………………!!”

  我的青筋顿时在太阳穴的地方冒起,见过流氓,没见过这么会耍无赖的流氓的,顿时忘记了恐惧,怒气冲冲的道:

  “见过色鬼的,没见过你这么色鬼的,你要不要是个女人都要动手动脚的,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等我笄礼后,他会娶我过门的,你别想污了我的清白!”

  说这话的时候,我用手指着对方,眼里尽是怒气。不过对方倒是不急不躁的,他一手握住我指着他的手指道:

  “听说你那个秦大哥今日就是太子身边的贴身护卫,你说,对方若真的动手,太子身边的人还会安然无事吗?”

  “……”

  这种事不用他说,我也明白,刚刚就明白了,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信息,虽然我不能说更他们这些常年打仗的人相提并论,可是,知道些事情,终于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才知道结果,心里踏实一点吧。虽然我全是为了我自己内心的平静。

  123

  姜涵看我楞住,抓住我的手指的手突然反转,接着一个拉扯,我一个没留神,顺着力道就背靠倒在了他的胸怀里,他的手臂牵着我的手,将我固定住,我挣扎了一下,跟之前一样,在他的力道下,我每次的挣扎都显得特别的无力,就像一直猫咪抓住了一直老鼠一般。他低头在我的耳边,轻声的低语道:

  “你很香呢。“

  “什……什么……什么鬼!“

  虽然知道挣扎是无用的,可是还是不甘心的又挣扎了几下,一边开口道:

  “大……大侠……你……你……你高抬贵手……放……放我一把吧……“

  “呵呵呵,我不是大侠。“

  姜涵在我耳边低沉的笑处声来,继续道:

  “叫我的名字,我就放开你。“

  “你要求会不会太多了?“

  “看来你这样被我抱在怀里挺舒服的样子,还能跟我谈条件。“

  “你!“

  好吧,本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给他这么一说,我顿时红霞染倒了耳朵根。

  对方看着渐渐变红,甚至迟迟未褪去的红晕,嘴角温柔的上扬了一下,道:

  “是二皇子想动手。“

  “二皇子?!可是他若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万一不成功,他自己得不到半点好处啊。甚至会将他逼到很艰难的处境,串通他国对自己国家太子动手。他是不是傻了啊。“

  我顿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侃侃道来。

  “嗯,目前还不知道他有没有串通他国的行为,不过,他打算动手倒是事实。“

  姜涵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我的头发。

  “就这么多?能不能说多一点?“

  “你目前能知道的,就这么多。“

  “………………“

  我沉默下来。

  这样的信息明显不够,虽然我一开始推测相对太子动手的人多半是勾结了外部势力,可是,那日的刺杀,若说是二皇子所谓也有点牵强,那群黑衣人不能见到二皇子还动手,这不就是窝里反吗,不符合逻辑。

  若不是二皇子,是别人所谓,那么,这次二皇子想动手,那人也必将会动手,太子,秦大哥他们能扛得住这敌在暗的偷袭吗。

  我心里尽是担忧,头微微底下,看着荒芜一片的地面。

  “我必须帮秦大哥,如此坐以待毙不是我的风格,软禁的公主殿下,不是我的人设,必须做点什么。“

  我打定注意后,还没等我再次开口,后面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你担心的是太子,还是你的秦大哥?“

  “这个跟你没关系。“

  我说的冷淡,深呼了一口气,我道:

  “我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你?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跟我做交易的吗?“

  “你这个色鬼对我一直动手动脚,却不强迫我什么,我就用你想要的跟你做交易。“

  姜涵的眉头微微颤动了一下,而我因为自己说出口的话手掌微微的撰成了一个拳头,可是忘记了胸口的那只手里面还有姜涵的手指,对方感觉到我的情绪,不过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我们俩就保持了这样极其暖味的姿势,陷入了沉默,只是,我感觉环着我的手臂微微的收紧了一下,我的心颤的更厉害了,我闭上双眼使劲的想让自己保持平静,控制自己的身躯不会颤抖。

  良久,姜涵开口道:

  “我可以带你去,不过我要你先从喊我名字开始。”

  “哎?!”

  我吃惊的睁开了双眸,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那带着深蓝色带了点深邃的双眸,而他的薄唇与我几乎贴在了一起。我讷讷的开口道:

  “就是如此……简单……?”

  对方贼贼的一笑,一只手附上我的下巴,道:

  “当然不会,我要你承诺,不许逃离我的身边,回到你秦大哥那边去。“

  “………………“

  对于坏人大可不必讲信用,可是他是太子的人,若我不讲信用,置太子何处境,本来就是一个男子与女子的承诺,若是最后这个男人将其扩大演变成国家与国家那么复杂的问题……我觉得,眼前这人不是做不出来。

  可是这个承诺一作出,那就意味着,我与秦大哥再无相见之日?!不!有转机的,这只是一个承诺而已,不是死路。

  “好,我承诺,我不会再寻机逃跑。“

  姜涵看着我认真的表情,淡淡的笑容反而消失在面容之上,眼里透着我重来没见过的认真,他一手抬起我的下巴,道:

  “唤我一句。”

  “……姜……姜涵……”

  我结结巴巴的开口道,眼神却开始变得躲闪。

  “不对。”

  “……不对?”

  我迷茫了。

  “不对。在唤我。”

  “……”

  思索了一下,我再次开口道:

  “涵?”

  带着疑问,我试探的又唤了一句。

  “不对。”

  “……还不对?”

  我更迷惑了,心里想着,你不会想我喊你情爱的,或者老公什么的吧。

  “我真名叫拓跋涵。“

  “拓跋。“

  我又唤了一声。

  这时候才见对方那招牌式的笑容在面容上展现,我心中微微放松下来,姜涵再次开口道:

  “记住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如此唤我。若有旁人在,你知道应该唤我什么。还有,定金我先收一部分。“

  “?”

  我哪里知道该唤你什么,什么定金?

  我刚想问出口,可是他的面容却在我的眼睛里逐渐变得很大,一抹带着暖意的薄唇亲在了我那微微有点发干得红唇之上,然后,我开始感觉湿润得舌尖在我的唇边慢慢的探索到了内部,我生疏的抵抗着他的攻势,可是身体被固定的无法动弹,羞涩与厌恶,愧疚与恐怖的感觉不停的交织在一起,带着霞红爬上了刚刚恢复如初的面颊。

  姜涵的吻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的便松开了我,他宽大的手掌抚摸上我那像熟透了的红苹果般的面颊道:

  “这是定金,若你违背了承诺,后果自负。”

  虽然说的似乎不带一点情绪,不过我依然可以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那一点点的喜悦之情。

  我的眼神闪烁不定,不知道该看向什么地方,他看着如此的我,继续道:

  “你的剑在角落,等会你与我同行。”

  “呼……”

  我吐出心中的那点浊气,红晕在面颊上渐渐消散,道:

  “知道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可是心里那点痛却让我无法忽视,我没有看向对方,别过的眼神依旧胡乱的闪烁着,心中确在想着:

  “秦大哥,我对不起你……“

  “还有,别想着同太子单独会面。“

  姜涵似乎很喜欢看我窘迫的样子,别我我的眼神非要与我对视着道。

  “知道了,我不与他们俩见面还不行吗。“

  听姜涵的指示行动也好,现在与他们见面也只不过将事情搞复杂,若是他真的能帮太子,救得了秦大哥,那么我在他身边呆上几日也未尝不可。

  我虽然嘴上如此说,不过心里想着另外的小九九。

  “我信你一次。”

  姜涵说完,真的将我从他怀里送了开来,我也不犹豫,直接向我佩剑的角落走去,拿起师父送于我的软剑,我心里更是踏实了一点。不过姜涵在松开我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微微失落了一下,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回味了刚刚那一吻,心中的失落顿时消散了很多。

  我自然不知道,我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惹上了一朵不该招惹的桃花,可是,就算当时我知道了,我也会无辜的在心中呐喊,“关我什么事啊,我真的很无辜啊,谁知道这个朝代的男人都如此的花痴,美女不爱,爱”丑“女的。”

  “你放心将剑还我,不怕我对你干什么吗?”

  我一边将佩剑插回自己的腰间,一边开口道。

  “就你那功夫,对我还构不成威胁。“

  “那对付你外面的那几个岗哨呢?“

  “你看的出他们是哨兵?“

  “这是自然,他们虽然站的随意,不过营地四角基本都在里面了,而且,若我想从里面出去,他们也会有所察觉,过来制止,不管距离还是人数上,都可以很快的完成调度。“

  “…………“

  姜涵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并且颇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唤道:

  “亦飞。“

  “属下在。“

  外面的人一听到召唤,很快的进入了营帐,在姜涵面前行了一礼道。

  姜涵收起笑容,一改在我面前的态度,他冷冷的吐出几个词:

  “将灵蝶好好安葬。”

  “?!”

  我虽然不清楚这人名是谁,可是隐隐约约的察觉可能就是那个看我不顺眼的小丫鬟,我吃惊的看了姜涵一眼,不过并没有打算妨碍他作出指示。

  “是。”

  叫亦飞的人领命便退了下去,而营长外,很快的就传来求饶的呼救声,果然,就如我猜测的那样,确实是那个女子。

  “你不问我为什么杀了她吗?”

  姜涵看着我虽然眼里有着惊讶于不解,不过并没有开口组织的意思,好奇的问道。

  “哎………………”

  我叹了一口气,道:

  “这不是我应该关心的,既然你有你的做事方法,于我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我不会爱心泛滥的去救与我没有关系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