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游戏里的你我他

第二十二章

游戏里的你我他 鼠禹 3655 2018-12-07 18:47:19

  这天晚上下了课,靖楠回到宿舍照例打开电脑上游戏,离殇没在线,只有心痛和洋洋。她刚进队伍开启语音,就听到洋洋习惯性地喊了句:“死魔音”。以往靖楠都会回一句“死肥羊”,想起心痛说的话,她只是淡淡地问:“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叫你哦”洋洋调侃到。

  靖楠仍淡淡地说:“可以。”

  洋洋奇怪她这是怎么了,“死魔音,你家亲戚来啦,说话这么有气无力的。”

  “去你大爷的,你才亲戚来了呢”靖楠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洋洋哈哈大笑地说:“原来你是亲戚没来,大爷来了哦。”

  靖楠还想说话,却又将手捂住嘴巴,心痛一直没出声,该不会是生气了吧,她把手拿开轻声地喊:“心痛”。

  “怎么啦?”依旧是那云淡风轻的语气,看样子没生气,靖楠舒了一口气,“你在干嘛呢?”

  心痛此时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游戏里的合成功能界面,“我在合紫装,这件项链已经吃掉我好多绿装了,还没紫。”

  靖楠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会合紫装?”

  洋洋说:“合紫还不简单嘛,我早就会合了。”

  她不可置信地问:“难道你们身上穿的装备都是自己合的啊?”

  心痛说了声“对啊”,然后搓搓手准备再合一次,“这一手我感觉要紫,肥羊你信不信”,心痛信心十足地说。

  “呵呵,信啊!合紫就是靠感觉嘛。”洋洋吐了口烟道。

  “明明很难的事怎么从你们嘴里说出来这么轻飘飘的。”就在靖楠说话的空档,心痛忽然拍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完美”。然后他将这个项链发到队伍频道,靖楠点开来看,没想到居然真的紫了。

  “心痛,你真是太厉害了”,靖楠佩服地说。

  “这没什么的,你也可以合啊”

  “我?不行,我从没合过紫装,不知道怎么合。”

  “我教你呀,我会告诉你方法的,然后你自己去试着合下练练手感。”

  “不要吧,万一失败了呢,要是合不出来多浪费装备。”

  听见靖楠这么说,心痛鼓励她道:“没事的,你心里不要去想着合不合得出来,也不要害怕失败,就当合着玩,练一练。”

  “可我不知道手感是什么呀,没感觉。”

  这时洋洋说:“你直接按照心痛说的方法把装备放进去点就是了,刚开始合都没手感,就是乱点,等你合多了感觉自然就有了。”

  “那好吧,以后有绿装了我就合着试试。”

  心痛看了看自己的包裹:“我这还有点剩余的绿装,先给你练下手,找个自己要用的装备合。”

  “你哪来那么多绿装?”靖楠问。

  “打副本给的,也买了一些,我还差一件鞋子,等合完了就给你合。”

  这个游戏每到一个等级封印都需要换装备,70级封印的时候,靖楠穿的装备简直是鱼龙混杂,50多级的60多级的黄的绿的都有。后来认识了心痛,帮她把装备整理了一番,90级封印期间,也就是现在,靖楠的装备已是一套极品绿六了。

  洋洋吃惊地问:“心痛你这么快就把装备弄齐了?”

  “差一件,都只是合紫了,还没砸星呢。”

  “我还差好几件呢,都没得空去弄,你合完了帮我合点哈。”

  靖楠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心痛当然是要帮我合的,等我的合完了再帮你弄。”

  “你现在一件紫装都没有,等你合完得什么时候,先搞定我的呀。”

  “你自己不是会合嘛。”

  “你家心痛比我厉害呀,让他合更快些。”

  “呐,你也说了他是我家的,当然是先给我合喽。”

  心痛一脸宠溺地说。“对,当然是要先给老婆合的。”

  洋洋悲愤道:“啧啧,重色轻友啊!”

  现下家族任务还没开始,三人决定先去做国外任务。当他们三个切换到边境地图准备出国时,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挡在他们面前并在附近打字说:“此地是我开,此路是我造,要想从此过,妹子留下来。”洋洋见了,笑道:“哟呵!这是哪里来的二货,还挺会改词儿。”三人都将人物隐身设置解除,想看看来者何人。只见此人手握一把大刀,身穿毛领鎏金铠甲,背后一双紫色流光的小翅膀甚为耀眼,人物装备只有达到九星套成就才能拥有小翅膀。居然是个九星,心痛和洋洋同时点开了他的装备仔细查看并相互讨论,靖楠也点开来看了看,看不懂什么只晓得装备比他们三个都厉害多了。就在心痛和洋洋对这人的装备进行评价、讨论的空挡,那人又在附近发了个消息:“打劫,快点把银子都拿出来。”这话怎么听着耳熟呢,靖楠看了眼他的名字,战为丶大龙,是本国的却从未见过。

  只听心痛困惑地问洋洋:“这人是谁?我怎么不记得咱们国家有这么个九星套呀。”

  洋洋摇摇头说:“不认识,可能是新转国过来的吧。”

  看了他在附近发的消息,洋洋一时兴起,也在附近说道:“你是哪里来的逗比,要钱没有,想打架倒是可以试试。”

  只见那人得意地发了个嘚瑟的表情说:“你能打得过?我可不想进监狱。”

  此处说明一下,杀本国的人名字是会变成红色的而且会进监狱,如果只杀一个人的话名字是变成紫色,几分钟后就会变回来,如果连续多次杀本国的人,名字可能会变黄变红,这时如果被别人杀了就会进监狱,也有可能杀多了本国的人自动进监狱,进去后需要在监狱里待满三个小时才能出来。

  随后那人又发了个消息:“来对暗号!”三个人看了都很蒙圈,什么暗号?和他根本不认识哪来的暗号。后来洋洋开玩笑似的发了句经典台词:“天王盖地虎!”那人立马对出下句:“肥羊一米五!”把靖楠乐得笑个不停,心痛也“哼哼”地跟着笑起来。

  “他居然认识我?”洋洋不可思议地说。

  然后心痛止住笑声,思索了一下在附近打字问:“老残?”

  那人回复了个坏笑的表情说:“还是心痛聪明。”

  于是心痛把他组进队伍,邀请他开启语音。靖楠这才想起洋洋上次带她去看的那个叫作残酷的妹子,这应该就是他买的号了吧。

  老残进队后,洋洋恍然地说:“你这个老残啊,什么时候买的号,居然不告诉我。”

  心痛也急着问:“老残你这号多少钱买的啊?”

  但是老残根本没有说话,麦应该是闭着的,心痛忍不住又喊了他几句,依然没有声音。靖楠看着心痛的号在老残号的周围打转,她能感觉得到老残的到来心痛很开心。过了好一阵,语音里传来“吱吱吱”的噪音,不过没一会儿噪音就消失了,然后传出一个陌生的男声,“喂喂喂,洋洋,心痛,能听到不。”这是个心痛靖楠这般年龄段该有的声音。“能听到”,心痛赶紧回答。

  “心痛,啊~好久不见呀。”老残笑嘻嘻地说。

  “呵呵,你现在有时间玩啦”,心痛也微笑着说。

  “嗯~~暂时有吧,肥羊哪去啦?”

  “我在啊,你什么时候买的号,我竟一点都不知道。”

  “刚买的呀,这不是买完就转过来找你了嘛。”

  “多少买的?”心痛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一千不到吧”老残叹息着说。

  洋洋调侃到:“袁老板这么有钱哦,要不也给我买个呗”

  “袁老板又是哪个?”靖楠好奇地问。

  洋洋解释说:“袁老板就是老残呀,我以前都喊他猿猴的,后来心痛喊他老残我也就跟着喊老残了。”

  靖楠扑哧一声笑起来,“怎么你的名字都那么搞笑呀,听着都好奇怪。”

  大概老残自己也觉得好笑,乐呵呵地说:“你就是心痛媳妇儿吧,我们上次见过。”

  “嗯嗯,当时肥羊说你是妹子,我还信以为真呢。”

  心痛轻声地问:“你们什么时候见过的,我怎么不知道。”

  老残说:“你那时没在,她上的你号,我还以为是你呢。”

  心痛了然地“哦”了一声,洋洋则说:“老残,刚我说的,考虑考虑呀。”

  “考虑个屁呀,没钱,饭都吃不起。”

  “你这号可以的,没买亏,我看了下装备星级石头马都不错。”心痛有些羡慕地说。

  “是吧,你都说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这个老残说起话来总是笑嘻嘻的,听着有点像小孩子说话的感觉。

  “现在干嘛呢?”老残原地转着圈问

  心痛说:“准备开家族任务了,你现在能进家族不?”

  “买的时候他这号就没家族,试下呗。”

  于是心痛将老残邀请进家族,还真就进来了。心痛现在是家族里的副族长,洋洋也有职位,是个长老,不过没啥作用,他们二人在这个家族可比在破军的家族活跃,经常都会在家族频道发消息。当初他们选择这个家族也是因为国王是族长,除了家族强大福利待遇好,也考虑到若有什么事需要找国王帮忙的可以方便些。有次心痛在跟国王聊天时发现,他们现实中居然是老乡,而且是临镇的,如此神奇的巧合让心痛大为震惊,每逢国王上麦指挥,他都会在国频说上一说。

  洋洋忽然提起:“不如我们去结拜吧,正好老残也在。”

  “结拜好呀,打起架来直接拉兄弟令”老残说。

  心痛则说:“离殇好像不在吧,不带上他一起吗?”

  靖楠知道有结拜这功能,她看过别人顶结义的称号,之前也想过结拜这个问题但没怎么放心上。

  “我们先结,明天离殇上线了再把他加进来就是。谁当老大啊?”洋洋问。

  “我不要,”心痛笑着推卸。

  老残也笑着说:“我也不要”。

  靖楠心想老大不应该是人人抢着当吗?难道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怎么都不要当老大呢。于是她豪气地说:“你们要是都不想当就我来当。”

  洋洋摸了摸鼻子,猛吸一口烟说:“还是我来当吧,虽然你年纪最大,但我们一群大老爷们怎么能让女人作老大咧。”

  靖楠听到年纪最大这几个字,觉得有些尴尬,不自觉地看向心痛。

  四人一起来到结义官这里,心痛将队长转给了洋洋,老残点击他们三人的头像每个都加上好友。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将结义的马甲格式设置为:情义天下之XX,为了方便XX取自每个人的名字。洋洋作为老大向结义官发起结义请求并支付一定的费用,众人收到系统弹出的结义提示后纷纷点击确定,然后进入结义剧情。大约一分钟后剧情结束,系统宣布四人正式成为兄弟,并将头顶上的称号自动更换成结义的兄弟称号。靖楠本想换回原来的意中人称号,但见心痛没改回去,想着刚结拜完也不好急于更换,就先随大伙儿一起顶着兄弟称号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