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虐王爷绝宠妃

46 小舅子背上花轿

暴虐王爷绝宠妃 素衣关关 1442 2018-12-20 00:00:00

  而不是一只茶壶配七八个杯子,把壶里的茶水均分。到头来,谁也暖不了谁!

  若不是全部,她宁可不要!特别是在他曾经对她那么好之后,若是将来生变,何止痛彻心扉呢!

  莫文烟回到内室,摸出之前当东西存起来的银票,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存着。聘礼她带不走,但是这些银票她可以傍身,找个陌生的地方,买间小屋,平淡的度过余生也足够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逃走不是明智之举,慕容迟派了很多人保护她,这些人武功高强,不是她能抗衡的。

  明日出嫁的路上暗卫恐怕只增不减,唯一的机会就是进了晋王府之后了。文烟阁的那片湖是活水。

  莫文烟换了衣服,躺在床上假寐。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慕容迟对她的好,那是她前十年都未体会过的温暖,真的让她好眷恋。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再好也不是她一个人的了。感情未曾付出便已这么痛,若是他日情根深种,该是多么撕心裂肺。莫文烟下定了决心,明晚她必趁乱离开。

  莫文烟闭着眼睛,在默默的难过中睡着了。

  锦绣是个人精,莫梓柔走后就察觉了她的情绪不对,把晚上的事都写成了字条,用信鸽传回了晋王府。慕容迟看了字条,原本担心的心情便有些焦虑了。小女人不开心了,怎么办?

  不过明日就是大喜之日,她现在也跑不掉,有什么事见面再解释与她听吧。只是想到她不开心,便有些心疼她,怕她胡思乱想夜不能寐。

  第二日一早,莫文烟便被锦绣挖起来,梳洗打扮,穿上嫁衣。媒婆拿着玉梳给她梳头,一边梳一边唱吉祥话,“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梳完了头就上了头饰,戴上大红盖头。

  门外热热闹闹的放起了鞭炮,有人喊新郎接新娘了。媒婆看了看时辰,也对着外面喊,“吉时到,新娘子请上轿!”

  莫文瀚也是穿得很喜庆,大踏步走进来,“妹妹,我来背你了!”说着就走到戴着盖头的莫文烟前面,蹲下了身子。莫文烟乖乖的趴上去。

  莫文瀚背起妹妹,还轻轻的颠了颠,才背稳了。他背着自己最亲的妹妹,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的对她说,“妹妹今日出嫁,哥哥背你上花轿,祝愿你今后富富贵贵,无忧无虑!有晋王那么强大的男人保护你,哥哥在西北也安心了。好好过日子,晋王妃的身份尊贵无比,天底下除了上面那位,还有宫里的几位位份重的主子,再也没有人可以随便欺负你了。记住自己的身份,谁若敢得罪你,你的权力已经不容小觑。莫梓柔野心不小,幻想被选入宫,将来取代了当今皇后母仪天下,若遇见她,事事小心。你现在比她尊贵,却不知将来她爬上哪里。她这个人记仇。若是能打压,一辈子让她不能往上爬,否则,将来必遭报复。哥哥能提醒你的也就这么多了。”

  “谢谢哥哥!”听着哥哥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莫文烟心里酸酸的。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出嫁时对娘家的不舍。

  晋王穿着大红喜服,脸上仍是黄金面具,坐在高头大马上面,十分的威风。他看着莫文瀚背着新娘子出来,新娘子安安静静的趴在他背上,不由得勾起嘴角。虽然看不见脸,也知他心情不错。

  新娘子上了花轿,媒婆和锦绣一左一右站着。鞭炮响,花轿起,喜乐吹吹打打,迎亲队伍开始在京城里绕着走,接受众人的祝福。

  晋王娶亲可真是万人空巷,所有人都出来看热闹。大家怜惜新娘子要嫁给残暴的晋王,都在心里为她祈祷,希望她将来过得幸福。还有善心的老太太,往她轿子里扔寺庙求的平安符,以保她平安顺遂。

  莫文烟拿着那些大家好心送的平安符,居然有这么多陌生人关心她,她也是忍不住热泪盈眶。没有母亲,但是她有满街的老母亲为她送嫁呢!真好。

  十里红妆,在京城走了半天,一直到了晋王府前,花轿停。

素衣关关

明天不要等,中午12点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