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虐王爷绝宠妃

47 主子,您笑一笑,像这样。

暴虐王爷绝宠妃 素衣关关 1307 2018-12-21 12:00:00

  花轿一直到了晋王府前才停下来。

  晋王下马,直接省略了下马威环节,把新娘子抱出了花轿,跨过火盆。若是其他新郎,这时候估计会有人起哄,笑新郎心疼新娘子,不给下马威,将来是妻管严什么的。但是没有人忘记今日新郎是杀人不眨眼的晋王呀喂,谁敢不长脑的起哄啊。

  于是顺顺利利的拜了堂,将新娘子送入洞房。

  洞房里一片喜庆的红色。

  虽然是白天,一对喜烛正燃烧得热烈。莫文烟坐在喜床上,锦绣陪侍一边。只是不一会儿,锦绣便被下了迷药歪歪扭扭的软倒在地上。

  莫文烟见四下再无他人,揭开了盖头。她能听见外面的人声鼎沸,不断的贺喜声,心中却满是失落。

  摸了摸怀里揣着的银票,安全。于是走到铜镜前,对镜拆了沉重的头饰,脱了外面的大红喜服。然后换上橱柜里的一套颜色比较素淡的衣服。路上还是需要换洗的,于是拿出那些早前为她准备好的衣服,掂量着打包了两套。左右看看,又装了一些桌面上放着的瓜果甜点,以备路上食用。

  新郎需要在外迎接前来贺喜的客人。不过气氛有些尴尬。

  晋王戴着面具挺立在堂前,虽然嘴角微带笑意,显示他的好心情。但是那些不得不来的大小官员们硬着头皮的道贺,全部脸上写着恭敬和畏惧。即使道贺声音也不似往日他人娶亲那么洪亮,都有些畏畏缩缩的意味,生怕说错了话。

  “恭喜晋王。”进来的官员鞠躬。

  “嗯。”晋王应声。他的声音已比往日温和,但是久受晋王名声荼毒的众人却听得浑身冒冷汗,战战兢兢的进了里面,按下人安排的位置坐好。好不容易见了熟人,才敢互相聊天。里面的氛围才终于热闹起来,有了许多喜气。

  沐阳站在晋王身边帮衬着,和来人打招呼,对着这场景十分尴尬。主子啊主子,你能不能露齿笑一笑,不然来宾还以为您要杀人呢!这目光,冷冷的,谁受得了啊?“主子,您笑一笑,像这样。”沐阳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给晋王做示范。

  慕容迟看着他那蠢样,直接无视了。

  好吧,露齿笑就算了。估计笑起来更渗人,别搞得人家以为晋王是假的。沐阳放弃纠正自家主子的笑容,让自己的微笑放大一些,中和一下被主子带偏的氛围。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他感觉他笑得那么开心更像是新郎,抢了主子的风头不太好。算了算了,主子,你爱咋咋的,这是您的地盘,您做主!

  夜幕降临,客人们也基本到齐了。

  沐阳做司仪讲了几句吉祥话,无非是恭祝晋王和晋王妃大喜,永结同心,又感谢大家的到来。

  讲完话就开宴了。

  原本作为新郎是要挨桌敬酒的,不过晋王这么特殊,怎么会走寻常路,只对着全部客人统一敬了一杯就离场了。在座的大小官员面面相觑,晋王这么迫不及待进洞房,是有多喜欢晋王妃啊。不过走了也好,不然他们这群人快憋死了。

  果然晋王一走,全场沸腾起来,说说笑笑,互相敬酒。跟之前寂静无比的场面相比,仿如另一个地方。

  慕容迟进了文烟阁,尚未推门就感觉不对劲。里面只有一个人的气息,和燃烧的红烛偶尔的嘶嘶声。慕容迟抿唇,蓦然推开房门。只见洞房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新娘的影子。地上倒是丢了一堆喜服。是她脱下来的,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锦绣。

  晋王府守卫森严,今晚进来的客人没办法走到这边来。所以是新娘子一个人走的。至于去了哪里?慕容迟招招手,一个暗卫忽闪一下出现在他面前,单膝跪地,“主子!”

  冷冷的声音问,“王妃呢?”

  暗卫目光朝湖边望了望,“那边呢,在找出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