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虐王爷绝宠妃

49 洞房花烛夜

暴虐王爷绝宠妃 素衣关关 1374 2018-12-23 12:00:00

  一成亲,语气都变了。果然娶到手了就不珍惜了,莫文烟一下子哭得更伤心,“你凶我……”

  慕容迟无语,只有低头狠狠吻住她,止住她的哭声。新娘子在新婚夜哭得这么伤心,不太吉利。莫文烟挣扎闪躲着他的亲吻,“不要碰我,不要……你是坏人,我不要你……”

  “不要我,你想要谁?!”慕容迟最听不得她说这样的话,莫不是还想着西北的那个野男人?醋意大发,她越是挣扎他便越狠,在她胸前啃出无数个草莓印,最后按住她,身子一沉,再吻住她的脱口而出的痛呼。

  莫文烟痛得眼泪汪汪,任由男人在她身上发泄,怕自己一动被他更狠的对待。她会死的,她想。

  慕容迟吻了吻她眼角的泪,“乖,不哭了。你是我的王妃,也将是我唯一的女人,不会有别人,好吗?”

  “那四个美人呢?”莫文烟抽噎着问。

  “关在北院,是生是死,任由你处置。你是晋王府的女主人,其他女人都是你的下人!”

  莫文烟这才觉得好受些。“不骗我?”

  慕容迟笑了,“何曾骗过你?”

  良久,莫文烟委屈的说,“你刚才弄得我很痛。”

  某王好笑,估计平常女方家给压箱底的书她根本没有,“我们在行夫妻之礼,第一次都会痛的,以后就不会了。现在王妃可不可以专心点呢?”说着动了动下身,他可是忍了很久了。

  “夫妻之礼?这就是夫妻吗?”

  “我真的要回答你这么多问题吗?”

  “好像妖精打架……”

  慕容迟差点笑出声,他这小妻子,办事还可以这样聊天,早晚要把他废了。“你见过妖精打架?”

  “听别人说书。”

  慕容迟快吐血,未免她说出更多滑稽的话,直接用吻堵住她的嘴。第一次泄过,慕容迟起身,斟了两杯酒,端到床前,一杯递给莫文烟,“我们还没有喝合卺酒。”

  莫文烟接过酒,与慕容迟交臂而饮。初为女人,她此刻浑身娇软无力,脸带娇羞,韵味十足,看得慕容迟心神一荡,扔了手中的酒杯,将她扑倒在床上,再次吻住她。这一次,慕容迟多了几分耐心,与她一点点温存,直到她也沉醉在夫妻乐趣中,才进入主题。最后,莫文烟实在受不了,连连求饶,他却食髓知味,不肯饗足。

  夜近三更,两支红烛齐齐燃尽。慕容迟很满意,这才拥着早就昏死过去的莫文烟睡去。只是晨曦初起,莫文烟还没有睡够,又被某王拉着做了两回运动,累得她直接又睡了过去,日上三竿还未起。幸而晋王府无长辈需要侍奉,慕容迟也宠着她,心疼她累着了,便先起了回书房处理一些急事,让其他人不要打搅。

  待到午膳时间,慕容迟问了下人,王妃可起了,结果某女赖在床上根本起不来了。

  慕容迟吩咐文烟阁摆膳,在书架上找了一本绘本便也往新房去。一进屋,便见某女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扶着身边的架子别扭的走着路。看见慕容迟进来,怨念的瞪了他一眼,嘟着嘴不理他,站在那里也不走,当花瓶子。

  慕容迟知道她是走路不便,昨晚也许伤着她了。好笑的看了她一眼,关上门,把书丢在床上,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子。

  莫文烟见他朝自己走来,吓得心肝颤,他不会又要来了吧?

  “躺下。”他命令。

  “我不要。”她皱眉。

  慕容迟打开药瓶子,放在她鼻下一闻,“伤药,我给你上。”

  莫文烟抢过瓶子,“我自己来。”

  “好。”他微笑。

  “你转过身去。”

  “好。”默默转过身。

  莫文烟一边盯着他,一边在伤痛的地方抹了药。“好了。”

  慕容迟这才转过身来,上前将她拦腰抱起。

  莫文烟着急的说:“不要再来了,我好疼呢。”

  他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走向圆桌。“别怕,这两日不碰你,你好好休息。”

  “哦。”得到赦令的莫文烟这才放心了,抱着他的脖子不放手。“你刚刚拿的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