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暴虐王爷绝宠妃

61 容王

暴虐王爷绝宠妃 素衣关关 1493 2019-01-04 00:00:00

  她刚才洗袖子旁边的假山上,原是躺了一个人,此时那人站起来,轻轻一跳,便落在莫文烟面前。莫文烟警惕的看着他,手已经摸到了袖子里的毒药瓶子。

  “嫂子!”那人笑着喊了一声,轻轻的摇着扇子,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及至他的脸出现在光线中,莫文烟才是呆愣了。好一个翩翩佳公子,唇红齿白,温润如玉。而且莫文烟莫名的觉得他眼熟,好似哪里见过,但是又不是完全与印象中吻合!对了,是那个中了“六亲不认催命丸”的男人,但是不一样,那个男人的气质很冷。这个男子却全身都是温暖的。

  “你是?”

  “在下慕容言,晋王的亲弟弟!久闻嫂子大名,今夜终于得见,小弟在此有礼了!”慕容言收了扇子,对着莫文烟鞠了一躬。

  “亲弟弟?”莫文烟不得不再次确定。慕容迟的亲弟弟长得那么好,慕容迟长得再歪,也不该到吓人的地步吧。他这是对自己有多不自信才戴着面具啊?莫不是弟弟长得太好,所以刺激了他?莫文烟觉得自己很接近事实真相了。

  慕容言点点头,好笑的看着她。“我哥竟然没有提起我?”

  莫文烟煞有其事的说,“可能你长得太俊,他怕我看上你。”

  慕容言扑哧一笑,这个嫂子真好玩。她估计还没见过他哥的真面目吧,不然也不会这样说。也不知道哥哥藏得那么严实干什么,连妻子都瞒得这么死。“那你看上了吗?”

  莫文烟噘嘴看着他,虽然真的长得很符合她的审美,可为什么只要说到夫君,她就只会想起晋王那张冷冷的面具呢?“我是晋王妃了!我男人是晋王!”这话是告诉他,也是告诉自己。今日出门时,晋王还跟她强调过的。他是多害怕她认错男人啊?

  “你在上面干什么?”莫文烟很好奇。

  “看书啊。”慕容言抽出一本书。

  “晚上那么黑,你怎么看啊?”

  “我有这个啊!”说着又从袖子里拿出一包发亮的东西,莫文烟一看,竟是薄纱做的袋子,里面装了几十个萤火虫。这慕容言是有多爱看书啊,竟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不由得竖起大拇指,“你真厉害!不过你为什么不去光亮的地方看书?偏偏要到这样偏僻的地方。”

  “你不觉得这样的宫宴太无聊了吗?但是又不能不参加。我出来透透气,只能找个偏僻的地方,免得叫那些个宫女太监瞧见了,把我叫回去。”慕容言苦笑。

  “的确是很无聊。”莫文烟深有同感。她耸着鼻子闻了闻,有什么香气淡淡的飘过,引得她皱眉。

  “怎么了?”

  慕容言一动她就闻到了,凑近他身上再闻了闻,看见他腰上挂了一个绣工奇巧的锦囊,二话不说扯下来,朝着湖面远远的扔出去。

  “哎!那是我母妃留给我的!”慕容言一下子急了。

  “你要是不要命了就把它捡回来!”莫文烟严肃的说。

  “什么意思?”

  莫文烟凑近他耳边悄悄说,“锦囊里是慢性毒药,下次还有谁给你同样香味的东西,抓住那个人,不然你的身体会越来越差,不多久就玩完了。”

  慕容言吓得几个踉跄,“你说真的?”

  莫文烟点头,“你是晋王的弟弟,我为什么要骗你。你是不是一直身体很虚弱呢?吃了很多药也不好。”慕容言脸色越来越白,莫文烟便知道自己猜对了。他一直把毒药戴在身上,吃再多的药也没用啊。

  “我是学制毒的,天下的毒我都知道。”

  慕容言相信她的话。因为她说对了,他从小身体不好,但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小时候他忽然大病了一场,后来身体就很虚弱。不管怎么补都补不好。他不能像哥哥那样练武,一练起武便会晕厥,便只好躲在书房里读书。十几年如一日,书便是他最好的伙伴了。后来还得了个“书痴”的名号。

  香囊是母妃亲手绣的,但是里面的香草却是乳母装的。母妃去世后,他很珍惜这个香囊,一直戴在身上。乳母隔段时间便会帮他把里面的香料换了。他这才意识到,每次香囊换了新的香料那几天,他就觉得整个人特别的虚弱。想起日日叮嘱关心他的乳母,慕容言很纠结。是乳母下的手?还是谁借了乳母不懂香料的毒性故意提供的?这后面的人是谁?想想就胆战心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