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唯美幻想 你要典当灵魂吗

第十一章 金头钗:江澜一梦回贞观

你要典当灵魂吗 果冻红烧肉 2345 2018-12-06 18:00:00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床头。

  “咦~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几点了呀~啊~”

  江澜打了一个哈欠,从被子中深处手来,摸索着放在床边的收起,“嘶,好冷,都快到夏天了怎么这么冷啊,难不成是胡珀把空调开开了?”

  江澜蓦然睁开眼,看着头顶之上的粉红色的纱帘她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爬了起来,看着高大的宫殿她恍然出神。

  回到现实的时候,她已经知道武曌便是武则天,她知道武则天的使命,唐朝的圣后,中国的第一位女皇。

  然而这些都不是她现在想要的,她现在只想去见他一面。

  记忆袭来,纷杂的记忆扰乱了江澜的思绪,她的眼神时而空洞,时而有神。盏茶功夫,她全部接受了武曌的记忆。

  “原来已经过去了十三年了,而你已经是将军了!”

  十三年,武曌已经从少女蜕变成成熟的女人,她比小时更美了,体态丰腴,让宫中的妃子们都嫉妒不以;身材高挑,令许多男子都非常羡慕。

  “来人,替本宫洗漱。”

  空荡的宫殿之上回响着江澜近似于无情的冷漠声音,这是她下意识的说出来的,就像她当初刚刚来唐朝时一样。

  门外的宫女门鱼贯而入,替着江澜洗漱穿衣束发画眉。

  “娘娘生的真好看!”

  替江澜梳头的是一个小宫女,面容稚嫩应该是刚刚入宫,小宫女说完话后,周围的宫女纷纷伏下身子跪在地上求饶。

  江澜愣住了,忽然她想起来,就在昨日一个宫女夸武曌长相好看,便被武曌下令杖则三十,最后扛不住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小宫女似乎也想到昨日一个姐姐因为说错话被打死的消息,起初她还不信,认为是别的妃子诟病江澜,可现在看着周围姐妹的态度,她才确定昨日听到的消息是真的。

  她的小脸煞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这反而让涂抹在脸上的胭脂变得更加的鲜艳了。

  江澜看着跪地求饶的宫女很是不适应,她想要将她们扶起来,可是宫女很多,这一一扶起也是一个累活,于是一声令下让她们全部都起来了。

  宫女们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说话,她们小心翼翼的替江澜梳发画眉,生怕出现一丝的失误,导致自己命丧这深宫庭院,无人收尸。

  梳妆完毕后,江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确切的说是武曌。她眼中露出一抹羡慕,“原来圣后长大后这么漂亮,这皮肤,这……”

  江澜低下头,看着胸前的一抹雪白,她的脸蛋不由得飞起两朵红霞。

  “都说大唐民风开放,不过这也太开放了吧!”

  江澜尽量向上提些衣服,只是束的太紧根本无法提上来。

  皇宫很大,真的很大!

  江澜由感而发,只是皇宫大的有点太空洞了,太没有味了,还不如在现代被改造城博物馆。

  她是这样想的,当然现在是不能改成博物馆,毕竟皇帝还在皇宫内。

  说起皇帝,她想起来太宗已经死了,现在当朝的皇帝是……高宗李治。

  在她的记忆中,李治似乎不叫李治而是叫……李肆。

  “对了,就是那个蔫坏蔫坏的人,还让我驯马!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李治,是唐高宗,找知道我就去巴结巴结他了。”

  江澜显然又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份,她现在是武媚娘,是李治的妃子,无须巴结。

  她就这样慢慢散步,来到楼阁顶,远眺脚下的长安,她有些想方仲渊了,只是她无法出宫,只能在这里静静的眺望方府。

  “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一道温和的声音在江澜的身后响起。

  这个声音很熟悉,有很陌生。她不需要回头便知道来人是谁。李治,唐高宗,唐朝的皇帝。

  “李肆。”

  只是江澜并没有叫他李治,而是唤他李肆。

  唐高宗愣了一下,竟然是在冬天,他还是露出春风般的笑容,“媚娘,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你这样叫我了,大概有十三年了吧!”

  江澜回过头来,一双凤眼看着他并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却无法知晓彼此内心所想。

  “我想去见方仲渊,你能帮我吗?”

  这句话有些可笑,一国之君何来帮忙一说,任何事对他来说都是举手之劳,可是这件事情却不是那般容易。

  唐高宗沉默了,他上前一步,手扶红栏望着远方轻声道:“如意,你朕的江山如何?”

  “很美!”

  “的确很美,这是朕的江山,朕的社稷。大唐的一切都是朕的,包裹你!”

  “我不是你的!”

  “……”

  唐高宗沉默了,他已经继位两年了,身上有了皇者之气,也有了皇者的威严,但是在她面前,他却一如当时马厩旁的青年,纵然是被她弄了一声的脏水也只是皱眉,并没有发怒。

  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忽然天空飘起了雪花,这是长安的初雪。一眼望去,整个长安笼罩在大雪之下。

  江澜高兴极了,她很喜欢雪,她伸出洁白的手,接着飘飘荡荡从半空中落下的雪花。

  “你知道吗,雪花是六瓣。”

  唐高宗也伸出手,借住一片雪花,他从未观察过雪花,今日细细的看着,知道雪花在手中融化。

  “果然!”

  “对吧!”

  “嗯。”

  又是一席简短的对话。

  “果然你回来了,江澜!”

  唐高宗想为江澜拭去头上的微微积雪,只是被江澜躲开了。

  “你怎么知道的!”江澜瞪大了眼睛,旋即恍然道:“我明白了是方仲渊告诉你的吧!”

  “唔,我是皇上,他是臣子。我问他他若瞒我,那便是欺君之罪,那是要杀头的。”

  “你敢!”

  “呵呵!你果然回来了,敢和朕这样说话的也只有你了。”

  “呵,在我眼中你可不是唐高宗,也不是李治,而是李肆。”

  唐高宗摇摇头,缓步走下楼去,江澜见他离去急忙跟上道:“喂,你还没有答应我,让我出宫呢,我要去见方仲渊。”

  他停下脚步,但是并没有回头,“你见不到他的,他还没有回来!”

  “还在打仗吗?”

  江澜低下头,显得有些忧伤。的确在她的眼中,打仗还是太过惨烈了,她身在和平时代,虽然祖上父辈们经历过战争,但是她也只是从他们的口中,从书中,从电视中知道战争的惨烈,并没有真正的经历过。

  “他说了,边关一日不宁,他便一日不归。”

  “为什么要这样说?”

  “他说,因为长安已经没有人在等他回来了!”

  眼泪从她的眼睛簌簌落下,从脸颊滑落后便结成透明的冰晶。

  “好傻,你真的好傻!”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不断的重复这好傻。

  朔风卷起已经积起来的雪话,吹入楼阁中,她缓缓的转身,看着阁楼外的落下默默失神。

  唐高宗看着她的背影,心中很是苦涩,“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忘了他。”

  如果说雨是天空伤心的眼泪,那么雪就是天空冻结的眼泪,因为心冷,所以冻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