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淘气女的专属王子

淘气女的专属王子

两心彩虹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4-01上架
  • 735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再次相见

淘气女的专属王子 两心彩虹 7354 2019-05-16 01:04:53

  直到现在,林浅心依旧对两年前发生的事,无法忘怀……

  是你害死姐姐,都是你。

  不是……不是我。

  浅浅,不要难过,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连同我的份一起。

  不要,不要离开我,馨予。

  你害死了姐姐,是你――是你。

  好好活着。

  不要――――

  我猛地惊醒过来,看了看周围发现是在自己房间后,松了一口气。

  已经过去两年了,噩梦依旧挥之不去,馨予,这是你对我的惩罚吗?

  惩罚我,永远都忘不掉那件事。

  我来到上海快两年了,没想到两年的时间,还是无法让我,不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后来,姐姐为了帮我,报考了著名的圣德学院,而这所大学也是馨予,曾经无意间提过的一所学校,没想到阴差阳错来到这所大学。

  这或许就是命吧,我选择了这种方式逃避,而命运却用另一种方式让我面对,我想,我应该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她倒在自己面前时的样子。

  如果真的无法摆脱,那我宁愿选择永远逃避。

  在开学当天夜晚,学院举办了一场舞会,我原本并不想参加,但因为,学院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参加舞会,所以没有拒绝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是谁规定的在开学当天要举办一场舞会,但我却非常反感这种事。

  于是,我随便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便来参加舞会,我来到舞会现场,所有人都把目光注视到我身上,还有些人在闲言碎语的嘲笑着自己,但我并不在乎他们的眼光。

  你看,那个女生是谁啊,不知道今晚是舞会吗,竟然穿一身连衣裙就来参加舞会,真是笑死人了。

  “我猜她应该没钱买礼服吧,看她那穷酸样,哈哈哈……”一脸嫌弃的嘲笑着林浅心。

  当我一走进来,便注意到远处长桌上放着的甜食,一瞬间就被那里的甜食给吸引过去,我快步走了过去,拿起一块蛋糕,便开始狼吞虎咽的品尝着美味,毫不在意那些人嘲笑的目光。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有一个目光,从林浅心进来的那一刻起,便一直注视着她,直到看见林浅心走到摆满甜食的长桌后,才慢慢向她走了过去。

  小尾蛇……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贪吃啊!

  谁啊?

  谁说我贪吃了,我……我只是在尝一下味道而已。

  等等…这个称呼,挺耳熟的,嗯……不会吧!?

  我转头一看,是他“厉致诚”怎么是你!?

  怎么,见到我不高兴?

  是啊,见到你确实不高兴,你觉得,我见到了一个,总是爱欺负自己的人会高兴吗。

  我就是喜欢欺负你,怎么办!

  你――。

  你还是没变,还是那么的蛮狠霸道,我真没想到你也会在圣德学院。

  这句话,该我说才对吧,两年前突然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记得你是学声乐的吧,与你对音乐的喜爱程度和天赋来看,你段然不会选择来圣德学院,比起这里,英国的皇家音乐学院,不是更能施展你的才华吗。

  “要你管,我喜欢来上海不行嘛,况且我的天赋,不是靠学校得来的,而是靠自身的努力”,随后便沉默的吃着东西,没有再开口。

  厉致诚见她如此,也没有再开口问下去,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吃东西样子。

  而这时,在远处有个人注意到了,厉致诚身边那个一直在滔滔不绝吃东西的女生,还用一种很冷冽阴狠的,就像是看仇人一样的目光注视着她,顿时让林浅心手上抓着的蛋糕滑落在桌子上。

  察觉到林浅心的异样便开口询问“你怎么了?”。

  “没…没事”随便跟厉致诚敷衍了两句便继续吃着东西。

  “为什么,突然感觉背后一凉”,转头一看,又没见到有谁盯着自己。

  “奇怪?”,我一脸纳闷。

  为什么,觉得全身毛骨悚然的,像是背后有双眼睛死死瞪着自己的似的,我时不时的转头看向背后,这举动被厉致诚和顾延之都看在眼里。

  发生什么事,你怎么老回头看,你在看谁?

  “没有”我立马否认。

  没有,你会老回头看,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吗。

  “哎,我的事,你能不能不要问那么多”他的一直逼问,让我有点不耐烦。

  “不行――,我还不是关心你,你这是,对待关心你人的态度吗?”语气明显加重。

  拜托,你这哪像是关心人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在审问犯人一样,而且,我有要求让你关心我吗,你能不能别老是自以为是好不好!

  “林浅心,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听到林浅心这番话,厉致诚立刻火冒三丈!

  “再说一遍又怎么样,再说十遍都行,你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讨厌鬼,蛮横又无理的野蛮人”我依旧不服输的骂着他!

  你……你这个臭女人。

  “你才臭呢,你这个臭男人”我依旧摆出一副不服输的态度面对着他。

  由于双方都吵太凶,周围的人都纷纷看了过来,但他们不敢出声也不敢来劝架,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没想到那个厉致诚竟然会和一个女生吵架。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男生向厉致诚的方向走去。

  女生们一看到那两个男生都纷纷尖叫起来。

  可林浅心和厉致诚却因为吵架的事,都全然听不到。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我始终不甘示弱。

  我――

  厉致诚有些忍无可忍的说着“林浅心,你不要太过分了”。

  阿诚~

  突然有一个声音传来,厉致诚便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两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好,我叫沈翼阳他是东方翔,很高兴认识你”他们无视厉致诚的话,直接走到林浅心的面前向她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林浅心”见他们那么有礼貌向自己打招呼,于是,我也很有礼貌的回应。

  林浅心……好名字,浅浅易懂。

  我一脸好奇,心里想着“他们是谁,是厉致诚的朋友吗”。

  面对他们俩的无视,厉致诚有些发火“喂,你们当我是空气啊”。

  “抱歉啦,有美女在场,你只能当一下空气了”东方翔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话。

  “她,她也算美女”厉致诚故意嘲笑着林浅心。

  “对,我的确不是什么美女,我也没想过要当什么美女,我只是希望你们离我远点,别再妨碍我吃东西了”我冷冷说完这句话,便转过身继续吃着东西。

  “喂,小尾蛇,你是猪吗,心里老想着吃”厉致诚有些讨厌林浅心对他的这种冷漠态度。

  “别吃了”随后厉致诚便伸手抓住林浅心的手腕,示意她停下来。

  “你放手……厉致诚”林浅心有些恼火。

  沈翼阳一见他们又要吵起来,立马制止“好了,你们俩别吵了,我们会过来是因为你啊,我的厉大少爷”。

  “我……?”厉致诚随后放开了抓着林浅心的手,一脸疑问看着沈翼阳和东方翔。

  “是啊,舞会还没开始你们就已经成为舞会的焦点了,我猜明天的头条就是你们了”东方翔静静地说着这番话。

  “什么――!?”我吃在嘴里的蛋糕一下子掉到了地方。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明天的头条会变成我们”林浅心一脸的吃惊,不敢相信东方翔所说的话。

  “这是当然的,只因和你吵架之人是他,敢跟圣德学院鼎鼎大名的厉大少吵架的人,你是第一个,况且我们的厉大少爷,可是最讨厌女人的,只要有谁惹到他,不论男女,都只会照打不误,从不会怜香惜玉”沈翼阳轻轻说着。

  沈翼阳接过东方翔的话继续说着“而且,你们两个吵架,吵得又那么凶,又没人敢上前制止,我们都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生怕你把他逼急了,他就出手把你打到进医院了,到时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而你也会变成圣德学院的头条新闻了”。

  “翼,翔,你们太多话了”厉致诚嫌沈翼阳废话太多,立即出声制止他们。

  听完东方翔说的话后,我便缓缓说着“这个,我知道,我早就见识过被他打到住院了”!

  沈翼阳与东方翔相互看了一眼对方后,便异口同声的说着“原来你们以前早就认识啊,是老朋友”?

  林浅心立即否认,才不是,是冤家才对。

  东方翔一脸佩服说着“不过,没想到,你已经有过那种经历后,还依旧敢出现阿诚面前,甚至还敢跟他吵架,你是第一个,不,你是绝无仅有独一无二的”!

  你们根本不了解这个女人,她可是不好惹的,当年我只是稍微没注意,就直接被她打到住院,那时,我都有几根肋骨被这个女人打断了,住院住了,快一个月才终于痊愈,好在是我,要是换成别人早就被你打成植物人了,像你这种女人有谁敢惹你啊。

  “最好是………”我一脸得意。

  沈翼阳和东方翔同时脱口而出“你们两个简直不是人……”。

  “闭嘴――”林浅心和厉致诚同时脱口而出。

  “哼~”林浅心和厉致诚看了一眼对方又互相甩头看向另一边。

  我不想和你们说了,刚想转过身继续吃东西,却被人一把拉住。

  你干嘛!?

  舞会快开始了,陪我去跳舞。

  “不要――”我快速拒绝了他。

  你说什么!

  “我不会跳舞,况且我也不喜欢跳舞,还不如吃东西的好,你去找别人吧”我不耐烦的回答。

  刚想转回头继续吃东西,却又被厉致诚硬拽回来。

  “我一定要你跳”说完,便硬拽着我走到中央,厉致诚表现出的很强势的态度,这反而让我非常反感。

  “厉致诚,你干嘛,我都说我不去跳,你放开――”,我一边说一边想,努力挣脱开他的手,可他的力气太大,我完全掰不开他的手就这样我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被他硬拉到舞会中央,之后每位男士都各自牵着自己女伴走到舞会中央,随后,灯光慢慢暗了下来音乐响起,舞会便开始了,他硬托起我的手,跳起舞,我很是无奈只能选择配合。

  “厉致诚你这个混蛋”我边跳边咒骂他。

  “小尾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比力气你是比不过我的”厉致诚一脸得意。

  “你――”突然间,我想到一个办法,于是,我故意把舞跳的不好,还故意专往他的脚踩下去。

  “啊……”厉致诚有些吃痛的叫出声。

  看见厉致诚痛的叫出声的样子,我就不由得觉得好笑,但我还是努力憋住不笑,还装作不是故意的样子“哎呀~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都说我不会跳舞了,你还非逼我跳,你看遭殃了吧”接着我又朝他的脚踩去。

  唔……你,你是故意的吧,小尾蛇。

  “哎呀~怎么会呢,我是真的不小心啊”说着又想往他脚踩去,可是这次却被他躲过了。

  你果然是故意的。

  是又怎么样,虽然这次被你躲过了,可下次没那么走运了,你再不放手,我一定把你的脚,踩成大猪蹄。

  “你认为你能得逞吗?”厉致诚一脸邪笑。

  不信我们走着瞧,接着又想踩他脚时,他为了躲避我的脚故意绊到我的脚,我一个重心不稳快要往后摔倒时,他及时搂住自己的腰,才让我没有摔倒地上。

  “厉致诚你竟然绊我!?”我一脸气愤。

  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你放开我”,我想要掰开他搂着自己腰的手时,忽然,他松开了搂住自己腰的手,就当我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他的脖子,而他也再次搂住自己腰。

  当我慢慢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在揽着他脖子,而他也搂着自己,于是,我看着厉致诚,便立即破口大骂“厉致诚,你这个混蛋”。

  怎么,不是你让我放开你的吗,怎么现在,反倒是你自己抓着我不放。

  “你――”我被他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们互相对视一眼之后,突然,厉致诚定定看着自己,而且,眼神非常奇怪,忽然,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些气氛怪怪的,而他也没再说话,只是很严肃的看着自己。

  “他怎么了”心中产生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停了,灯光也亮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纷纷看来,突然之间察觉到了什么,于是,我看了看现在的自己,才终于发现,我和他的动作有多暧昧,我被厉致诚抱着,正处于半悬空状态,我快速松开揽住他脖子的手,接着便掰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厉致诚,又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周围的人还在目不转睛注视着厉致诚和自己,这一时间,让我有些不自在。

  于是,我扭头就想离开,刚一转身就被一个人揪住手臂,回头一看是厉致诚,接着,他一用力便将我拉入他温暖的怀抱中。

  我抬起头看向他,却就惊奇的发现,从他眼眸中,透漏出,些许温柔,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我心里想着“这种眼神,感觉有些熟悉,好像曾经也见过他,露出过这种神情,但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这样的他,一点也不像,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厉致诚”。

  “我……”我刚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我说,接下来,厉致诚做出的举动,却让我大惊失色。

  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弯下腰吻向我的唇,这让我完全猝不及防,一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一时间愣住了。

  这个画面,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向来讨厌女人的厉大少,竟然会主动亲一个女人,而且,还是长相普通的林浅心。

  一旁的男生好笑的说着“那个女生是谁,竟然能让厉少主动亲她,还真是少见啊”。

  天啊,我的厉致诚学长,我的男神,他怎么会亲那么土的女生,哦不~。

  那个女人真不简单,竟然能让厉致诚学长亲她,学长该不会看上她了吧。

  绝对不可能,厉致诚学长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那个女人真可恶,明明应该被厉致诚学长亲的是我才对。

  各方言论,各有各的说辞,女生们的嫉妒心作祟,看到此画面,男的在看好戏而女的却对林浅心透露出嫉妒的情绪但也不敢明言。

  翼,你觉得呢?

  沈翼阳轻声对东方翔说着“嗯……无法理解,向来不近女色的阿诚,竟然会主动亲一个女生,这还是我头一次见,看来这个女生对他很特别”。

  东方翔心里有些笃定着“我想也是,或许,这个女生的出现,也许能改变阿辰也说不定呢”。

  “他……他在干嘛,他在吻我!?”我一脸不敢置信,看着眼前这个靠自己如此之近的男子。

  直到他慢慢放开我,没过多久,我才终于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后退了几步,远离他,捂着嘴巴看向他“你……你干什么”!?

  他没说话,只是恶趣味的舔了舔自己的双唇,邪笑的慢慢向自己走来,忽然,我感到一丝惊慌,脚不由自主地退缩了,他向我走前一步,我便往后面倒退一步,一直后退到墙角,完全无路可退的绝境,我紧贴着墙壁,他走到了我的面前,由于挨得很近,仿佛都能听到他的呼吸声。

  我刚想从侧边逃走,厉致诚就像察觉到一样,直接将手掌重重的贴在墙上挡住我,想逃走的机会。

  我对厉致诚警告道“厉致诚,你想干嘛,告诉你别乱来,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厉致诚弯下腰贴在我的耳边嬉皮笑脸的轻声说着:你的味道还真香,我还真的好想再吃一次呢。

  这一句话让我瞬间气炸了,“他什么意思,是故意要羞辱自己吗”?

  “厉…致…诚,你这个混蛋”!林浅心紧握拳头向厉致诚打去,他躲过之时顺势抓住了我的手腕。

  “你……放开”我一脸气愤。

  小尾蛇,你真当以为我打的到我吗。

  “你这个混蛋,你放手”,快放开我,我拼命挣扎,但始终挣脱不开他的手,“没想到他力气那么大”。

  好了,别生气了,不逗你了,刚刚只是跟你开玩笑的。

  “你放开我――”我故作镇定,强忍着怒气。

  那事先说好,我放开你,你不许再打我。

  你先放开――。

  当他一放开我,我立马出拳往他肚子打了一拳。

  唔……明明说好,我放开你,你就不打的,怎么又出尔反尔。

  有吗,我何时答应过你,我有说“不打你”这三个字嘛。

  你这个女人。

  “这是你自找的,哼――”紧接着,便从一旁离开。

  还没走几步,突然又感觉到了身后有一双凌厉刺骨的目光盯着自己,身子不由得抖了几下,我回头看了看四周,却没发现什么“真是奇怪……,为什么总感觉有股杀气快逼向自己,算了,还是快些离开这里为好”。

  我刚转头要离开时,无意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立即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远处那个女生的侧脸,随后便脱口而出“徐海棠”。

  这时,沈翼阳和东方翔走到了厉致诚身边。

  沈翼阳轻声说道“阿诚,我们不得不佩服你啊,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当众亲那个林浅心”。

  “她应该就是你以前提过的,在伦敦认识的小尾蛇吧”东方翔直接了当的说出这番话!

  “是啊,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没变,还是那么贪吃”厉致诚边看向林浅心边说着,嘴角微微上扬,毫不隐瞒。

  沈翼阳和东方翔见到他这般模样,不由得相视而笑。

  吃惊过后,心中有了一丝犹豫“要不要去,可是……我”就在我犹豫不决之时,却发现徐海棠正在和一个男生在争吵,虽然不知他们在吵什么,但他们越吵越凶,甚至那个男生还想出手打徐海棠,我来不及多想,脚已经下意识的替我做出了决定。

  我迅速冲了过去,完全没留意到当时,有个男生表情产生了异样。

  我来到她的面前,快速伸手抓住了那个男生的胳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行动。

  徐海棠吃惊的看着眼前女生,不经意脱口而出“浅浅”!?

  我侧过头选择不去看她,转而看向那个对徐海棠动粗的男生“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欺负一个女生啊”。

  “你是谁啊,少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男子毫不客气。

  “虽然,的确不管我事,可偏偏我就是看不惯一个大男生欺负一个女孩子,只能算你倒霉了”我一脸俏皮的说出这番话。

  “笑话,就凭你,哈哈哈~”男子大笑出声,一副瞧不起人的态度。

  我自信满满的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对,就凭我!随后我便快速抓住他的胳膊,当他还来不及反应时立马使用过肩摔将他撂倒在地。

  啊……

  这个举动,又再一次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将注意了集中在林浅心的身上。

  “我告诉你,以后你见到她最好绕道走,否则,下一次可不会那么简单放过你,你最好记住了”我刚一说完,他便连滚带爬的逃走了。

  事情解决之后,徐海棠突然紧紧抱住自己,刚一开始还有些不知所措,可随后,便平静下来,接着,我就从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

  “浅浅?”徐海棠感到一丝诧异,感觉她有些不一样了。

  “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我冷冷的说着这些话,丝毫没有掺杂一点感情,就像从来不曾认识过一样,随后,刚要离开,却被徐海棠拉住了手腕。

  “浅浅,等等,别走,我……”话刚说到一半,就突然被周围的闲言碎语给打断了。

  可是,像这种见义勇为的行径,在有些人眼里看来却变成了想引人注目。

  这个女人又在做出引起厉致诚学长注意的事了,真是太可恶了。

  就是,刚刚才动手打厉致诚学长,现在又打了一个男生,这个女人想出风头想疯了!

  不过,像她今天做出的这种行为厉致诚学长绝对不会放过她的,明天她死定了,我才不相信学长会喜欢这种女人。

  每个女生都在愤愤不平抱怨,咒骂着林浅心。

  而这边,顾延之定定的看着林浅心,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嘴里念着“白……若……花”这三个字。

  你们——-

  海棠想替林浅心出头,却被林浅心制止了“算了,随她们说去吧,我并不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所说的话”。

  可是,她们……

  我定定的看着徐海棠,神色冷漠,但却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只希望你别再向任何人透漏出,我的行踪,就当作还我刚刚替你解围的人情吧”接着便转头离开,不带丝毫感情在里面。

  “等等,别走”她上前拦住了我的去路。

  “你还有事吗?”面无表情的说道。

  “浅浅……,你是不是在怪我,把你的行踪告诉他”面对林浅心的冷漠的态度,让她有些难过。

  “竟然知道又何必再问,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并没有怪任何人,要怪就怪我自己的错信,所以,我只是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关系,就当作我们从不相识好了”说完,便冷漠的从她面前直径离开。

  “你骗人———”徐海棠转身冲林浅心大声吼道。

  这个反应,让周围的人都感到好奇,她们俩到底发生什么事。

  站在远处的厉致诚看见林浅心的这个表情有些神色凝重起来“她,怎么了,为什么会露出这种表情,这一点也不像她”?

  可我依旧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走着,突然,背后有个人一把揽住我的脖子,强制我停了下来。

  小尾蛇,几年不见,说话怎么变得那么狠吖,她听了会伤心的。

  “要你管,你别搞得好像很了解我一样”原以为是厉致诚,于是,有些恼怒的回过头看向那个揽住自己脖子的人,却意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