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021:最喜欢的城市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陈斐然 1793 2018-12-19 21:03:08

  沈天苌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早上10点,她睁开眼看着陌生的房间,昨晚的回忆一下子涌进脑海。

  所以她现在正躺在陆之汣的床上……

  她从床上坐起来,看见阳光正透过房间内的落地窗洒在地上,窗外天气正好。

  起身往卫生间走去,发现凳子上放了一整套全新的衣服,从内到外……她洗漱完毕,换上衣服,大小竟然正合适,特别是内衣……沈天苌心想陆之汣的眼光真的太毒了……

  打开房门,下了楼来到客厅,没有发现陆之汣的身影,玄关口摆了一双男士拖鞋,陆之汣应该是离开了,因为今天是星期一,现在早就过了上班时间。

  这套公寓是复式的格局,卧室在二楼,一楼是客厅和开放式的厨房,客厅还带了一个超大阳台,采光很好,从阳台看去,云城汨江的景色尽收眼底,显示出公寓地段的价值不菲。

  沈天苌走到厨房,发现餐桌上放了粥和水煮蛋,旁边还放了一张便利贴,上面是陆之汣苍劲有力的字:

  “记得吃早餐。”

  连字都这么好看,沈天苌甚至都怀疑陆之汣这个人到底有缺点吗?

  刚吃完早餐,便收到陈紫染的消息。

  两人约好周三一起去看办公室,顺便去选一下周五要去参加的宴会礼服,因为这周五是云城顾氏集团30周年庆典。

  此次庆典,顾家除了邀请陆家、陈家、颜家几大家族之外,还邀请了各界名流,其中不泛金融界的知名人士,所以陈紫墨也给沈天苌弄了一张邀请函,主要目的是让她现在去混个脸熟,扩展一下金融圈的人脉。

  沈天苌吃完早餐,不忘给陆之汣发了一条消息:

  “早餐我很喜欢,谢谢。”

  此时陆之汣刚开完早会,看沈天苌发来的消息,不由会心一笑,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触:

  “喜欢就好,门的密码是171199。”

  一旁的秦风也有些惊讶,记忆里他几乎没见过陆之汣这么笑过,而且从陆之汣的神情里,他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恋爱的……“酸臭味”?

  沈天苌看着陆之汣发来的消息,连门的密码都告诉她了,意思就是这间公寓她随时都可以来,脸不禁又红了几分。

  ********

  在陆之汣的公寓一呆就是一下午,沈天苌心里想着和陈紫墨约定的企划案以及晚上要看夜盘,简单整理了一下便打算打车回沈宅,但经过厨房的那一秒,她脚步停顿了一下,心里想着要不然给陆之汣做一顿晚餐。

  沈天苌其实厨艺很好,大学时,陈紫染曾经在校外自己租了一间小公寓,主要就是为了吹空调用,暖城地处国内东部沿海,夏热冬冷,没有空调很难熬。因为S大的寝室没有装空调,学生们怨声载道,但S大给学生安装空调的项目招标一直流标,直到沈天苌她们毕业那年,空调的事情才终于落实,陈紫染差点没气得直接跑到教育局去投诉S大。

  陈紫染倒是不经常住小公寓,特别是周末基本都是陈紫染泡吧约会的时间,所以她给沈天苌也配了一把钥匙,沈天苌抢不到图书馆的座位时就会去小公寓,有时学到深夜,肚子饿了,便就着公寓的小厨房给自己开火。

  时间长了,厨艺竟然也竟然像模像样,尤其是川菜,陈紫染的爷爷是国内的名厨,曾经给国家领导人做过菜,后来家里又做了餐饮连锁,所以她的口味自然很挑剔,但是沈天长的厨艺连陈紫染都赞不绝口。

  后来每到周末,陈紫染因贪恋沈天苌的厨艺,也不出去玩耍,就闹着沈天苌给她开小灶。

  沈天苌打开冰箱,里面竟然有不少新鲜食材,忽然想起来自己不知道陆之汣的口味喜好,又给他发消息:

  “能吃辣吗?”

  陆之汣很快回复:

  “和你一样。”

  陆之汣倒是把她了解得彻底,而她除了先前相亲时看的那堆资料,对他几乎是零了解。

  “陆先生,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除了黑色。”

  怎么也和她一样!

  “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

  “没有。”因为都很擅长……

  “最喜欢的电视剧。”

  “The Night Of。”沈天苌想着要把这个看电视剧列入自己的计划列表。

  “最喜欢的音乐”

  “肖邦钢琴曲。”这个也要加入计划。

  “最喜欢天气。”

  “晴天。”

  “最喜欢的城市。”

  “有你的。”

  沈天苌脸又红了,她觉得不能再继续和陆之汣聊下去了,否则她的小心脏又要炸开。

  于是放下手机,洗了手开始做饭,不超过一个小时,精致的两菜一汤做好,沈天苌尝了一下味道,满意的点点头,她就着锅里的装盘剩下的菜简单的吃了一点,便出了公寓,在楼下拦了一辆的士回了沈宅,路上不忘给陆之汣发消息:

  “饭做好了,记得回来吃。”

  另一头的陆之汣收到消息,破天荒的头一次没有加班,他甚至没有叫秦风开车,自己开车往森兰公寓而去,就是苦了秦风,得把剩下没完成的工作做完。

  但是到了公寓后,却没有想象的温馨场景,甚至公寓的灯都没开,他眼眸一暗,伸手打开灯,房间里根本没了沈天苌的身影,只有桌上摆放的碗筷和尚有余温的菜证明确实有人在过。

  那一刻,陆之汣深切的体会到多年没有体会过的失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