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023:我们要提前撤吗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陈斐然 2085 2018-12-20 21:00:00

  沈天苌回到房间,换了舒适的衣服,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开始修改之前已经完成的企划案。

  时间渐渐过去,等她回过神来,夜已深了。看了一眼手机,夜盘还有半个小时开盘,便给陈紫染打了的电话提醒她,以免她玩过了头忘了盯盘。

  陈紫染倒是出乎意料的在家里乖乖候着,周六的会面沈天苌的表现已经给了她足够大的冲击,如果她再懈怠,会渐渐的追不上沈天苌的脚步。

  两人接通语音,沈天苌先将自己写完的企划案发了一份给陈紫染。

  晚上九点,国内夜盘一如既往的活动起来,整个大盘的开盘情况还算平静,沈天苌和陈紫染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过了一个多小时,陈紫染忽然给沈天苌发了一个文档。沈天苌打开,里面竟然是关于企划案各项细节的修改方案,短短一个小时,陈紫染是怎么做到的?正想开口问,陈紫染却先老实交代:

  “不是我做的,我哥改的。”

  “陈紫墨?”

  “嗯,你发东西给我的时候,他刚好在我房间……”

  沈天苌细细看了修改方案,确实帮她完善了许多初稿的不足,有许多她根本完全没有想过的东西也在修改里一一指出了,她在心里对陈紫墨不由多出几分钦佩。

  “卧槽!天苌赶紧看一下大盘。”耳机那头忽然传来陈紫染的惊叫。

  沈天苌关掉修改方案,看着期货交易软件里她们重仓买跌卖空的几个品种已经全部涨价翻红,这就意味着她们现在出现了亏损,涨的越多,亏损越大!沈天苌心理有些惊讶,没想到价格反弹会这么快,这和她的测算结果有一些出入。

  特别是仓位最高的甲醇以及动力煤,价格涨的最快,甚至已经有些隐隐的要达到沈天苌设立的止损点。

  在期货里,与股票不同的是,虽然和股票一样也是买卖自由,但是一旦亏损达到你一开始所设立的亏损目标价格位置,也就是止损点,那你所有的仓位会被立即强行抛售,也就是强行平仓,根本没有挽回的可能。

  “我们要提前撤吗?”陈紫染问,声音有一丝颤抖。

  “再等等。”沈天苌开口道。

  沈天苌打开之前所有测算的过程,对所有的影响因子重新过了一遍,确定都没有问题。那么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多余资金的忽然冲入,一定有人用了资金大量买涨买入多头。

  期货市场,说白了其实就是多头和空头的博弈厮杀,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谁是赢家。

  思量了一下,她冷静的开口:“小染,立刻将我们手里的农产品抛售掉百分之五十,将多余的资金继续放到甲醇和动力煤里。”

  陈紫染吓了一跳,这意味着她们在冒更大的风险:“你确定吗?”

  农产品虽然也有不同程度的涨价,但是涨幅远远没有化工品高,而化工品里,又以动力煤和甲醇的涨幅最大,现在这两个品种的盘面价格离她们止损点已经很近很近……

  “嗯,我确定!”沈天苌坚定的说道。

  她就是不信,甲醇和动力煤是她投入精力最多的品种,她不相信她的测算有问题,即使她一直自诩技术派,她的测算结果都是经过数据的精准分析。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她甚至把两个品种的基本面也研究了一遍,得到的结果和她从技术面分析的结果一模一样,她不信在如此差的预期下,多头能顶过她的止损点。

  “好!”陈紫染虽然心惊,但是还是照做,因为她相信沈天苌!

  果然,价格虽然一直上升,但是在离止损点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多空头双方的持仓量达到了短暂的平衡,心已经提到嗓子眼的陈紫染终于喘了一口气。

  而此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1点,距离化工品收盘只有半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紫染的心也跟着在一分一秒的受煎熬。

  终于在距收盘时间只有15分钟的时候,买涨多头那一方持仓量有了松动,有人终究熬不住率先抛售了自己手里的高价合约,接着,便是一泻千里,最后溃不成军。

  陈紫染看着那条价格线像是过山车一样,越过了山顶,直冲而下,最后,停在了的最低点。

  “结束了。”沈天苌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声音犹如像暗夜修罗。

  陈紫染终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背后竟然已经汗湿了,她握着鼠标的手甚至有些止不住的发抖。她忽然觉得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干这行,因为早晚有一天她要被吓出心脏病。

  她有些有气无力的开口:“沈天苌,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回想刚刚有惊无险的一幕和沈天苌坚定冷静的态度,第一次觉得沈天苌有着超乎她想象的强大。

  “如果你花的时间和我一样多,你也可以的。”沈天苌笑道。

  陈紫染汗颜,这哪是光花时间就可以的,如果不是心理素质超乎常人,根本不能承受。余光却瞥见房间里还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转头大声叫道:

  “陈紫墨,你怎么还在这儿?!”

  陈紫墨好看的脸上浮起一个微笑:“你也没让我走。”

  而且如果走了,就看不到刚才那一幕,沈天苌这个女人的冷静,简直让人惊叹。

  沈天苌听着兄妹俩斗嘴,不由摇摇头:“小染,我先下线了。”

  陈紫染答道:“哦,别忘了周三咱们一起去看办公室哈。”

  “嗯。”

  两人挂掉音频,陈紫染转过头对着依旧站在她房中的陈紫墨吼道:“赶紧滚走,老娘要睡美容觉了!”

  -------

  “晚安。”陆之汣的信息提示准时响起,似乎知道她刚刚结束夜盘的厮杀。

  沈天苌拿起手机,也给陆之汣回了一个:

  “晚安,早点休息。”

  “菜很好吃,以后你不能给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做饭,这是男朋友的专属权利。”

  沈天苌不由好笑,她怎么觉得陆之汣是在学她讲话,还没等她回复,陆之汣又发过来:

  “沈天苌,下次要等我回来一起吃。”

  陆之汣大概是在介意今天她扔下他自己一个人吃饭,沈天苌不禁有些愧疚,于是郑重的回复: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