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033:一起下地狱吧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陈斐然 1884 2018-12-25 22:00:00

  庆典终于开始。

  顾彦文夫妇上台发表致辞。顾氏是全国最大的物流集团,经营范围涉及各个行业的物流运输以及仓储服务,其中又以船运海运业务最强。

  国内近十年来的进出口贸易量增速很快,顾氏乘着这股东风,利用顾氏船运的天然资源,在暖城保税港开设云暖国际物流公司,这几年在业内做得风生水起,包揽了东部港口几乎百分之七十的进出口报关及运输仓储业务。

  发言结束后,顾彦文邀请到场的来宾夜游庄园中的灵境湖。

  灵镜湖的占地面积其实并不大,但胜在安静灵巧,远远的看着就像一面镜子。据记载“灵境”一名便由此而来。

  灵境庄园虽然只有300年的历史,但是灵镜湖却不知从几时起就存在了,甚至在有云城之前就先有了灵镜湖。

  沈天苌和陈紫染跟着众人来到观景亭,只见湖边灯火点点,湖面将湖边的灯火及天空中的月亮繁星一一倒映,一时间竟然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好一副美不胜收的天然画卷。

  陈紫染滋滋咋舌:“不愧是排行前五的庄园,我看了都手痒,恨不得立马现场来一副水彩!”

  沈天苌打趣道:“十块钱卖不卖?”

  陈紫染翻白眼:“你真够抠的,最起码一百块钱!”

  两人正打着嘴仗,陈紫染余光却瞄到一个抹红色身影。

  见颜舜华正一个人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她心头一喜,朝沈天苌道:“天苌,你先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要去搭讪女神!”

  沈天苌扶额,看着靠近颜舜华那抹欢快的身影,心想陈紫染这花痴病真的没救了……

  陈紫染离开后,沈天苌才发现陈紫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她自己安静的欣赏着湖景,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沈天苌。”

  沈天苌转头,看见沈天歌和楚南隽正站自己身后不远处,她对上沈天歌的目光:

  “沈天歌,别来无恙。”

  沈天歌看着沈天苌一身高雅的打扮,和四年前相比她变了,那张脸变得比记忆中漂亮,唯一不变的是骨子里那副让她一直厌恶的该死的冷清。

  “四年没见,你好像变了很多,刚才要不是天羽跟我说是你,我都没认出来。”

  “是吗?除了看起来老了一点,我看你倒是没怎么变。”

  沈天歌脸上闪过一丝难看的神色,从前的沈天苌是不可能这么跟她说话的,从前的沈天苌只有顺从妥协和退让,沈天苌果然变了,沈天羽跟她说沈天苌没有拿自己的资料给陆之汣看,她还不信,现在看到沈天苌的态度,她倒不得不信了。

  “听天羽说你现在自己开了一家公司?”

  “就是和我朋友两个自己玩玩的,不值一提。”

  沈天歌心里不由嗤笑,以为自己在外开了公司就可以为所欲为,沈天苌未免太天真。

  “天然金融?上周化工品的空单是你操作的?”一旁的楚南隽忽然开口道。

  沈天苌目光转向他:“楚理事长,有何指教?”

  “雕虫小技。”

  沈天苌:“……”

  沈天歌娇笑道:“哎呀,学长,我这个妹妹也是刚从学校出来,你就别打击新人了。”

  楚南隽原本也从沈天歌口中听过一些关于沈天苌的“劣迹”,现在还听着沈天歌维护她,一边感叹沈天歌太善良,一边又对沈天苌的厌恶更深了几分。

  “期货市场打击的就是这种新人,他们有个更通俗的名称——韭菜。任人采割的韭菜,往往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天歌笑得愈发娇媚了。

  沈天苌眉头微蹙,楚南隽这个男人真是有些自傲到令人讨厌地步。

  “楚理事长,期货市场里还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往往摔得最惨的,就是曾经站得最高的。”

  沈天苌话音刚落,便看见一抹粉色的身影忽然冲到她的面前,下一秒她只感觉我胸口一凉,一杯香槟便结结实实泼在了她身上。

  “哎呀,不好意思啊二姐,我走的太急了,没注意到你。”

  沈天苌垂在肩上的发髻已经被香槟打湿,胸前也湿了一片,显得有些狼狈,但她泰然自若,冷冷地开口道:“沈天羽,你确定你只是没看到?”

  沈天羽装作一脸无辜:“二姐,你在说什么呢,难不成你还觉得我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在担心你赔不起这条裙子,你放心我们沈家会替你陪的。”

  沈天羽说话的时候还故意将声音调高,好让观景庭里的人看见此刻沈天苌的狼狈。

  沈天苌静静的看着沈天羽“演戏”,果然只要沈天歌一回国,沈天羽就开始有恃无恐,好像忘了之前被她打得那一巴掌。

  她忽然上前一步,靠到沈天羽的跟前,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她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道:“沈天羽,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地狱?”

  沈天羽被沈天苌忽然的靠近吓了一跳:“沈天苌,你要干什么,你疯了!”边说边伸出手推沈天苌的肩膀,想让她离自己远点,手却被沈天苌紧紧握住。

  观景亭本身就是紧邻湖边,先前沈天苌就是站在观景亭最外沿的位置看风景,现在两个人离湖面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沈天苌紧紧抓住沈天羽推她的那只手,她脚步朝后跨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笑,就好像游离在白日和黑夜交界的邪恶精灵:“沈天羽,一起下地狱吧!”

  说罢身体朝后倒去,扯着沈天羽的一起,两人双双坠入湖中。

  但在别人的角度,却像是沈天羽想将沈天苌推入湖中,没想到将自己也带了进去!

陈斐然

咳咳,阿汣明天就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