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063:捉奸在床(3000字大章)

听说陆之汣,爱我很多年 陈斐然 3007 2019-01-09 20:00:00

  电梯停在九楼,两人一齐走到江慕雪的公寓门口。

  江慕雪从包里拿出了钥匙,那一刻秦风看见了她的手分明在止不住的颤抖。

  轻轻推开门,江慕雪却没有伸手去开灯,屋子里一片黑暗,借着廊上的光,隐隐约约看见地上随意散落了几件衣服,还有几丝暧昧声音从卧室传来……

  江慕雪身体有些发抖,她缓缓走进门。

  一个娇媚的声音清晰可闻:“亲爱的,你说是爱我还是爱江慕雪……”

  男人粗重的喘着气:“宝贝儿,我觉得这种时刻我们不适合提别人女人……嗯?”

  说完更用力挺身,女人娇,喘连连,几乎要承受不住。

  “不……不行,我和她之间你必须……唔……”

  男人直接封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门外的江慕雪攥紧双拳,指甲几乎要戳破掌心。

  是的,这就是她爱了五年,用了整整四年才追到手的男人,现在正和别的女人躺在她的床上……

  怎么可以这么……恶心!

  但在愤怒地要推门而进的那一秒,她却停下了,她发现她还是没有勇气,原来真的到了翻脸决断这一刻,胆小的那个人还是她。

  意识到自己的卑微与懦弱,这一刻她又想逃避,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手臂却被秦风握住。

  他温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江组长,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黑暗中江慕雪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的声音却像一阵和风忽地将她心中怯意吹散了,理智也重新归位。

  明明背叛的人不是她,她为什么要逃?

  喜欢郑岐这几年,她真是卑微够了!

  明明刚才在楼下就看到了郑岐和这个女人,明明那一秒也是逃了,却在小区门口看见了还停在原地的秦风的车,心中的不甘便涌了上来,她想在这段感情里,起码也要保持一次自己的主动权利,哪怕是在分开的最后一刻,她也想要自己与郑岐的势均力敌。

  所以,也许为了阻断她所有的退路,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打气,她向秦风开口,请求他和她一起,把自己的男友捉奸在床……

  “谢谢。”她轻声道。

  说完便手脚并用,直接踹开了卧室房门。

  屋内正热火朝天的两个人被人忽如其来的闯入而打断,本来两人就不是光明正大,郑岐更心虚地下意识直接从女人身上弹开。

  房间内的灯被打开,郑岐没想到来人竟然是江慕雪,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小雪,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今晚有应酬吗?”

  江慕雪看着未着寸缕的两个人,面色也已经降至冰点,但她反而异常的冷静:“我回来确实不是时候,倒是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郑岐面色的潮红还未退去,他有些尴尬的开口:“小雪,你听我解释,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只是逢场作戏。”

  呵,逢场作戏?好一个逢场“做戏”!

  江慕雪隐去心中的愤怒和疼痛,她眸光一转,突然回身挽住秦风的手,嘴角勾起一抹笑:“正好,我本来也不想再隐瞒了”。

  郑岐终于注意到房间里站着的男人,他眼神从开始的慌乱变得阴鸷:“你什么意思,这个男人又是谁?”

  “郑岐,你知不知道每天在你面前演戏真的挺累的,从今往后,我们好聚好散吧。”江慕雪低头搓着自己的一缕长发,似乎有些漫不经心。

  郑岐终于反应过来,他面目发狠的看着江慕雪:“江慕雪,你竟然敢背叛我!”

  “呵,”江慕雪冷哼一声:“郑岐,我可不像你,将人家吃干抹净,还说是逢场作戏。”

  她眼神若有若无从郑岐旁边的女人身上略过,然后把头轻轻靠向秦风的肩膀:“对于这个男人,我江慕雪可是要负责到底的。”

  本来一旁的刘欣妍就是一副看好戏的状态,但江慕雪这句话却若有若无的刺痛了她,她面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二位了,看在我和你以往的情分上,这张床就借给你们用了,不过限你在明天早上九点之前搬离我的住处,不然我会直接报警处理!”

  说完便挽着秦风一起,洒脱的走出了房间。

  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江慕雪再也支持不住,她双腿一软,几乎要跌坐在地,秦风却先一秒将她拦腰抱住,把她裹挟在怀里,往小区门口走去。

  两人才走到半路,却没想到郑岐追了出来。

  “江慕雪!”

  江慕雪原本已经心痛到四肢麻木,像木头一般任由秦风将自己搬上车,这下忽然听到郑岐的声音,她又努力重新站直了身子。

  “毕业的时候,你说你在入学典礼上第一次见到我就喜欢上了我,你喜欢了我整整四年,其实都是假的吗?”

  江慕雪没有回头,这种情况下提起她苦恋郑岐的那几年,她觉得是一种侮辱:“郑岐,不要再和我提起那几年,因为你根本不配!”

  “呵呵,”郑岐看着一旁的秦风,脸上露出嘲讽的神色:“还以为什么清纯无害的痴情种,原来只不过就是个早就与奸夫暗度陈仓的荡妇!”

  江慕雪心里一震,终于回头狠狠地盯着郑岐:“郑岐,从前那个江慕雪已经死了,而且我告诉你,现在站在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你连他的哪怕十分之一,都不及!”

  说完拉着秦风消失在了夜色中。

  那天晚上自己是怎么去的酒店,江慕雪已经忘了,她只记得在秦风的车里,那个边哭边吐的自己,几乎是她二十三年人生中最难看的时刻。

  所以在之后时间里,她其实都在刻意回避秦风。

  一直到,集团总裁陆之汣的八卦新闻登上娱乐头版头条。

  江慕雪有些为难的看着薛采微:“薛经理,那天晚上秦总助刚好就是看到我了,手头有一份文件需要处理,他又抽不开身,所以就让我去帮忙了,这实在谈不上什么交情。

  “你就别推诿了,现在副总办那边根本给不出什么答复。我们要是给不出什么像样的回应而导致媒体乱写,到时候追究下来副总办那边推的一干二净,倒霉的还是我们公关部和你们客服部。”

  虽然江慕雪也知道薛采微多半是为了她自己,但这件事确实也牵连了客服部,她这个A组组长已经做得够如履薄冰,如果这次事情不能得到妥善解决,那等到部门经理出差回来,第一个撤换肯定是她这个A组组长。

  几番犹豫之后,她终于给秦风发了信息,秦风的电话还是那天将她送到酒店之后,担心她想不开留给她,让她有问题直接打给他电话的。

  “秦总助,我是江慕雪,关于今早上陆总发的微博,各大媒体都等我们公司的答复,我们的客服电话基本都被各大媒体和陆总的粉丝占线,真正与集团相关的电话打不进来,投诉部门已经接到了多起关于我们客服部占线的投诉,我已经向副总办反应过,但是他们也没有给明确的答复。所以我想问问秦总助,咱们陆总的意思是怎么处理比较好?”

  秦风在收到江慕雪的信息的时候,心底也涌上一丝无奈,显然江慕雪已经不是第一个找他的人,他在心里叹一口气,只是陆之汣一个举动,几乎要把陆达集团各个部门搞得人仰马翻……

  “陆总,您再不说话,我这边手机就要被下面的人打爆了。”

  办公桌后的陆之汣终于抬起头,他完全不掩饰脸上的笑容:“怎么,有什么问题?”

  “公关部刚刚按您的要求撤下关于沈小姐的热搜,但没过几分钟您自己上了热搜,现在客服部那边客服电话已经完全被您和沈小姐的事情占线,投诉部门已经收了很多起关于客服电话打不进的投诉……”

  陆之汣一愣,国内媒体对别人私人生活的关心程度,倒是超出了他的意料。

  “我和沈天苌不可能删微博,其他的你知道怎么做。”陆之汣冷声道。

  “那老董事那边?”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陆家那边已经不可能再隐瞒得住,在新闻刚出来的几分钟里,以老董事陆耀戎的性格,这会儿肯定已经将沈天苌的背景查个底朝天了。

  听到秦风说到老董事,陆之汣眼里闪过一丝不耐:“这个你不用管,先把公司这边的事情处理好。”

  秦风总算松一口气,老实说工作上的事情他现在处理起来已经得心应手,但只除了夹在老董事和陆之汣之间,有时让他很头痛。

  他从总裁办出来,直接打给副总办,只过了不到半小时,薛采微接到了副总办处理通知:除了陆之汣和沈天苌的置顶微博,删除所有与此事相关的热门微博与话题。

  而江慕雪的客服部,则另外对于此事事件专门辟出专线,由专人负责接线,让客服部恢复正常工作。

  江慕雪没想到自己的短信发出去不到半小时,副总办竟然这么快做出了反应,她不由自主的想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那条短信的缘故?

陈斐然

预告:明天继续天长地久~看过太多因为写支线被读者喷的例子了TAT我选择预告保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