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爱在明月夜

146章往事悠悠

爱在明月夜 小静123 2070 2019-02-23 23:00:00

  146章往事悠悠

  往事悠悠……

  那些悠悠往事,或许为成长中的鸿斌,涂抹了一层特别的底色?

  我看着他兴致颇浓的回忆往事,心里也激起层层涟漪。

  官二代,大款,是我不曾熟悉的一群人!

  作为生活在最底层的老百姓,我在网络热搜中,经常能看到他们的名字。

  可在老百姓的口碑中,他们却是一群被贬多褒少的人……

  ”自从担任那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后,我父亲发了财。那时,我才七八岁。我记得,我们家,从一周吃一次肉,变成天天能够吃到肉了。到后来,不仅能吃到鸡鸭鱼肉,我父亲还隔三差五的带海鲜回家,什么基围虾,澳洲龙虾,鳕鱼……都是我从来没有品尝过的。过了大概两年光景,我们家就从那个机关给他发的‘房改房’中搬了出来,因为,我父亲在城市中心又买了一套大房子。过去,家里的布置,土的不能再土了。水泥地上简单铺个白地砖,墙上抹一层白灰,阳台用塑钢玻璃封起来,就住人了。可是,搬到新房子里面后,我爸也不知从哪请来的施工队,地板铺的是两百多块钱一米的高档地板,墙上贴上了洋气的墙纸,家具全是现买的,那个羊皮沙发,坐上去真是软啊……我们家突然一下就发了财,有了很多钱。”鸿斌说到这,喝了一口汤,说。

  “那是你爸爸做生意挣来的吧?“我问。

  ”他们做什么生意呢?那么能赚钱?“我的好奇心发作。

  在刚刚改革开放的那会,也就是20世纪九十年代末到21世纪初,老百姓的生活还很清贫,都是靠每月不多的工资养活自己。

  因为关注历史,我曾经在学校读过那时的人民日报,知道老百姓每月工资,大概在数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就这,还算是不错的收入了。广大的农民兄弟还没有算在里面。

  根据华城的报纸报道,那时的房价,也就一平米数百元到上千元。可是,即便是这样,一般老百姓也是买不起的。只有那些做生意的大款,才有可能买的起……

  另外,那时的人们,基本没有理财概念,也根本不会想到借钱买房。假如他们预料到二十年后,每平米的房价会从千元涨到四五万元,肯定会千方百计借钱买房了。

  想想也真是吓人,二十年的光景,华城中心的房价,已经涨了四十倍左右!

  “是啊。记得我也问过我父亲,他为什么那么有钱?”鸿斌说。

  “我爸说,他是公司的高层,副总经理,当然拿高薪。那时,他每月的薪水是一万元钱,这还不算生意成功后的提成和年底的奖金分红。”鸿斌说。

  月薪一万元!

  这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都算是高薪了。

  我的小脑袋开始在自己的记忆库里快速搜寻着……

  记得,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万元,相当于现在的二百六十万元人民币。

  而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万元,至少也相当于现在的十万元。因为,现在的一百元,可以购买到的商品,基本相当于当时十元的购买力……而我父母告诉我,生我的当年——1998年,他们那个还没有倒闭的县机械厂,工人每月的工资,也就是五、六百元!

  所以,洪斌父亲当时每月拿的钱,已经相当于现在每月十万的月薪,也即,年薪达到一百二十万以上。就这,还没有算上奖金和提成!

  这样的人,即便是在现在,泱泱大国十几亿人中,也是不多的!我想。

  要不,他们家能够那么早就买大房子,能享受到如此豪华的生活。而我父母家,直到现在,还是住着工厂当年分配老旧房子,又挤又旧……

  人比人,真是吓死人啊。我愤愤不平的想。

  “至于他们公司是做什么的,他是这样告诉我的——什么赚钱,就做什么。比如,有一阵高档香烟紧俏吧,他们就想法设法找到烟草公司的老总批条子,有了条子,就能买到最低价的紧俏烟。买到后,一转手,至少能赚到差价的百分之二十到五十。再比如说,有段时间,房地产业大发展,钢材特别难买。他们就找到钢厂的老总批条子,然后转卖给急需钢材的工厂……你想啊,钢材的量都是以吨来计算的,他们这么一倒腾,数百万、上千万就赚到手了……“鸿斌说。

  ”原来,他们就是人们嘴中的倒爷啊!”我恍然大悟。

  “倒爷不倒爷的,他们也无所谓。只要赚钱,什么都倒腾。他们到香港买过电子表,再带回内地卖;他们到国外买来各种名牌商品,带到内地来卖……更有甚者,我听我爸爸有一次和我吹牛,他们乘苏联解体的混乱之际,还通过熟人关系,七绕八绕的,居然买到了一架飞机,和一些军用物资……那一转手,就是上亿啊!”鸿斌的话,真让人吃惊。

  “可是,他们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呢?”我不解的问。

  就算是洪斌爸爸和那个老总,他们通过熟人和父辈的关系,可以找香烟厂的老总批条子,可以找钢铁厂的老总批条子,可是,要买飞机多难啊?这让我想都无法想象……

  “唉。那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处在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双轨制运行的时间段,许多有关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所以,谁能弄到批文,谁就等于抓住了机遇,弄到了钱……现在回过头再看,他们开的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利用市场秩序的不规范,倒买倒卖批文和紧俏商品……说白了,就是利用那个公司老总父亲的权力影响和人脉关系,空手套白狼,金钱滚滚而来……”鸿斌说到这,看向我,眼神是复杂的。

  ”那他们赚得钱,并不干净啊!很有可能触犯法律红线的。“我说。

  ”是啊,所以,在本世纪初,我父亲担任副总不到四年,就被抓进了监狱……那时,我才十来岁。“鸿斌说到这,脸上露出了悲哀神情。

  ”什么,你爸被抓了?“我很吃惊。

  但我转念又一想,像他们这样干,早晚会出事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