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风徐过夜旖旎

第十三章:入咸福宫(上)

清风徐过夜旖旎 胖仔要飞天 2393 2019-02-11 16:00:00

  婚期在即,每天都有人到夏侯逸清的府里,今天是量身订喜服,明天是教教皇室婚礼上的一些规矩,就连千旖也跟着也一起忙得团团转。不过说来也奇怪,千旖的心痛症竟也跟着好了很多,几乎没有再发作过。可彤说这是冲喜把她身上的病给冲走了。

  好不容易今天得了半天空,夏侯逸清要带着千旖主仆二人到凤阳城走走,却在门口被宫里来的两位嬷嬷给拦下了。

  “今天又是要来干什么?”夏侯逸清已经有点不耐烦。

  两位嬷嬷掩着最笑,“今天是要来教新娘子怎么在新婚夜伺候夫君的。”

  闻言,千旖的脸一下子红得跟烧起来似的,夏侯逸清满不在乎的大手一挥,“这个,我要亲自教,两位嬷嬷请回吧。”

  于是,千旖的脸更红了。

  主仆四人走累了就在街边的一处茶楼里歇脚,茶刚喝了半壶,就听得外面有人说,“难得你有闲心出来喝茶,怎么不叫上我?”

  话音甫一落下,便见一个女子推开了门,她一身红色衣裙艳光四射,嘴角的笑意在看见千旖时僵住了。

  她略显局促的开口,“我问了小二,他说没有其他人。我……”

  “是没有其他人,乘月,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千旖,你进来坐吧。”

  “好。”许乘月这么精怪的人,难得楞了一下才入座,坐下又想起来既是夏侯逸清未来的福晋,那眼前这人就是穆王府的郡主,自己竟忘了行礼,好在对方似是也不太在意。心里微恼,刚才不该看到夏侯逸清的马车就兴冲冲得跑上来。

  “这是许乘月,我在凤阳城的朋友。”

  许乘月又楞了楞,她一直都是偷偷的帮夏侯逸清做事,所以他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承认两人相熟,原来,这位千旖郡主,不是外人。

  夏侯逸清要成亲的事,整个凤阳城都知道,她这个人一向想得最开,这辈子她是没什么机会名正言顺的站在夏侯逸清身边了,他选一个能帮助自己实现宏愿的女人,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许乘月是开青楼的,男人放着家里的妻子独守空闺,四处寻花问柳的事见得多了。在她眼里,一纸婚书不过是给外人看的东西,是否能走进他心里,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要成亲,她毫不在意,甚至还兴高采烈的去准备了一份大礼,要祝贺他大婚。

  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样子。

  女人之间总有些莫名其妙的相通,虽然不认识许乘月,但就是能感觉到她在见到自己之后很失落,至于什么原因,不言自明。

  总归是见过各种场面的,只一下,许乘月便回过神来,“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听掌柜的说,新进一些杭城上等的龙井,叫一壶上来品品?”

  哪知夏侯逸清说,“绿茶太寒,千旖的身体不好,不能喝。”

  这话又将许乘月停在不尴不尬的境地,还是千旖出来解围,“只喝一点又不碍事,都说杭城的茶好,我还没试过。”

  “好吧。”夏侯逸清答应,想想又补充一句,“只能喝一点。”

  若是刚才还有几分不确定,现在看到夏侯逸清这个样子,那一点希望也被灭得无影无踪。许乘月突然觉得自己坐不下去了,茶还没上,便借口说楼里还有事,先回去了。

  夏侯逸清似是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千旖有话想说,但是心里斟酌了几番还是没说出口。最后,关于许乘月,谁也没再提过。大约是从小就过着如履薄冰的生活,千旖讲话总是小心,久而久之,她便养成了很多话不愿意直说的性格。所以在北地的时候她就特别喜欢其木格,因着她总是大方明亮,让千旖好羡慕。其实若干年后,回想种种,她总是责怪自己,若是自己能再坦率一些,勇敢一些,很多事情便也不会是那个样子了。

  ******

  凤鸣宫。

  皇后和夏侯逸清坐在外厅说话,皇后抱怨道,“你这个大忙人,平时请都请不到,怎么今天那么有空?”

  “上次听额娘身边的嬷嬷说,最近额娘的偏头痛又发作,我特地找了几个方子来给宫里的太医给你试试。”

  从小看着长大的,皇后怎么会不知道他真实的心思。千旖昨日入咸福宫,他怕是不放心寻着机会进宫想来看看吧。

  “本宫这偏头痛的毛病已经许多年,之前不见你那么关切。你若是想来看千旖那个丫头,你就直说,在额娘面前拐弯抹角玩什么小心思。”

  “说起来贤妃也是千旖的姑母,她在姑母的住处,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夏侯逸清解释,“千旖是穆王爷在外的私生女,在王府里一向都被人看低,受尽了欺负,况且这次是我收回了穆正翰的兵符,贤妃肯定不会善待她。”

  皇后娘娘没想到还有那么些个隐情,怪不得这个孩子不顾对方是穆王府的人非要娶她。皇后叹道,“你可怜这个丫头也不定非要娶她,她毕竟是穆王府的人,若是……”

  夏侯逸清打断她的话,“不,额娘,儿臣要娶千旖不是可怜她,儿臣是真的爱她,想要和她共结百年之好。”

  他说话声音不大,却是信誓旦旦,铿锵有力,一时,她想起曾经也有一张和他相似的脸和她说,“姐姐,我入宫不为名利,我只是爱皇上,想要一直伴在他左右,就够了。”

  她半晌才说,“本宫明白了,你这个媳妇儿啊本宫帮你护着了,放心吧。”

  “那儿臣先谢过额娘了。”

  另一边,千旖一早陪着贤妃逛御花园,遇到其他几个嫔妃也在园子里赏花,于是一群人找了个亭子坐下开始喝茶聊天。这里份位最高,最得宠的就是贤妃,就算只是闲聊大家也都看着她的眼色挑她喜欢的话说。

  “千旖郡主果然是姐姐的侄女,这长相,整个凤阳城也挑不出几个来。”

  “哦?”贤妃眉头一挑,伸手捏住千旖的下巴,仔细端详她的脸,“美吗?我怎么觉得一副狐媚样呢。”

  不明白刚才的话怎么会让她生气,大家都屏息不敢接话,却又见贤妃态度一转,“我开玩笑的。”

  所有人又跟着松了一口气,“姐姐可真会说笑。”

  只是千旖一颗心突突直跳停不下来,刚才她分明在贤妃眼里看到了一股狠劲。

  贤妃一句乏了,众人便识相得散去。

  她对千旖说,“我让御膳房炖了一些燕窝,你去帮本宫取回来可好?”千旖还没回答,可彤便说,“娘娘,不如让奴婢去帮你取吧。”

  话刚说完,贤妃边上的婢女一步冲上前,“啪”一声,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只是这耳光不如预期,竟落在了千旖的脸上——她先反应过来挡在了可彤前面。

  她都来不及摸一下被打的地方,马上跪下,“娘娘,是我没教好下人,不该让她随便插嘴,我马上去御膳房,可彤,你随娘娘回咸福宫去。”

  “可是……”可彤红着眼眶还想说什么,千旖厉声制止,“给我闭嘴!”

  贤妃很是满意这一出,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千旖,“好了,我们回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