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空间重生:独宠农门皇后

第五十一章 相见恨晚

空间重生:独宠农门皇后 翩偏 2009 2019-01-12 08:37:06

  顾青颜想着,忽然间有一条手帕在她面前晃了晃,她抬起头一看,“是你”

  来人正是凌欣儿,摆脱了离亲王后,她就一个人在二楼走着,便见到了角落边上的顾青颜。见她想事想的出神,或许是想起什么人吧,竟还流了泪,她走上前来,递给她手帕“给,擦擦吧。”

  顾青颜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拿着手帕,擦了泪水整理下仪态,才对凌欣儿说道“谢谢你。”“手帕,我洗干净了,下次还你。”

  凌欣摆手“不用了。不过是一条手帕而已。”

  两人相视一笑。

  “你笑什么。”顾青颜不明白凌欣儿为什么笑,率先问道。

  “没有,我就是觉得你好看。”这话是真的,凌欣儿活了两世,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呢,她就像是荷花,冰清玉洁。让她很想靠近,这应当就是所谓的磁场吧,并不是只有男女之间才有磁场。

  顾青颜听后,又是一笑“你也很好看。”这个女孩当真是有趣,从第一眼见到她,她就知道,所以在她参加画作的时候,才忍不住为她加油。

  “这个我知道,”

  说着两人又是相视一笑。

  “那你呢?你又笑什么。”这次问的是凌欣儿。

  “我觉得你有趣,跟我认识的女子都不一样。”顾青颜说的真诚。

  “哦。”

  “你好,我是顾青颜。”顾青颜说着,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凌欣儿。”同样的伸出了手。

  两人的友谊就这样,形成了,简单。

  “你刚刚在想什么啊,想的那么出神。”凌欣儿继续问道。

  一会过后,顾青颜没有说话。凌欣儿有些懊恼自己的鲁莽,她是不是问多了,一脸歉意的看着顾青颜“对不起,我是不是问多了。”

  “没有,就是想起一个故人罢了。若是以后有机会,我在讲给你听。”她说的淡然,但是凌欣儿还是察觉到了,看来这个故人不一般啊。

  凌欣儿想着便看见顾青颜把玉佩收回怀里。她清楚的看见玉佩上面的字“文”,这个文跟那个文有关系吗?

  不得不说凌欣儿的直觉很准。

  交谈中,凌欣儿了解到,原来顾青颜的哥哥是丞相顾青欢。是清平郡主。

  两人聊得甚欢,却被一道讨厌的声音打破了。

  “顾青颜,听说你这次又得了第一啊。”来人正是宁安郡主。

  宁安郡主仗着自己的娘是长公主,行事乖张,嚣张跋扈,像这种宴会一般她是不会来,即使来也不会表演才艺,但没想到今天她还是来了。

  那时她正在离亲王府里,离亲王和长公主是同母,所以两人感情也不错,待这个外甥女更是不错,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孩子,把她当女儿对待,更加宠的宁安郡主无法无天。听到离亲王说顾青颜得了第一名,她很是不服气,便跑了过来。

  顾青颜同样不想理她,拉着凌欣儿的手欲要离开。

  看着无视自己的宁安郡主把注意力转到了边上的曲欣儿,既然自己对付不了顾青颜,那就从只能对付她身边的人了。

  “你是谁,见到本郡主,居然不行礼。”这话自然是对这凌欣儿说了。

  “原来是郡主啊,小女这些那个有礼了。”凌欣儿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不讲理的人为什么针对她,无非是不能对付顾青颜,只能选择她这个小喽啰了。

  “你给本郡主跪下。”

  “宁安,你够了。”这话是顾青颜说的,她不想让凌欣儿受这份委屈,本来就是要针对她的。

  “顾青颜,看样子,你是要为她出头了”“不如这样吧,你跪下,我就放了她,如何。”

  “你......”一向教养好的顾青颜,被气得说不出话了。

  凌欣儿给了顾青颜一个眼神,示意没事,安心。

  “宁安郡主,好大的威风啊。”“我还不知道这臣子子女竟要给一个无品级的郡主行跪礼,郡主这是当我们这些臣女好欺负吗?还是郡主觉得自己就是王法,你说跪,我们便得跪。”凌欣儿说这话,就是想让宁安郡主无话可说,如果不蠢的话,但若是她自己犯蠢,那就怪不得她了。

  “本郡主说的便是王法,我说跪,你便要跪。”宁安郡主丝毫不知道这句话会给她带来什么危险。话刚一落下,便听到三楼有一道声音响起“宁安郡主,真是好本事啊。莫非是想着要谋朝篡位?”

  “皇帝舅舅?”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捏了一把汗,她们当然不知道楼上的是谁。只是听宁安郡主这样一说,都吓着了。

  宁安也只是觉得声音熟悉,也不能确定,才疑惑的说道。

  “朕可担不起宁安郡主这一声舅舅。”

  宁安郡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是晚了,她没想到皇帝居然回来,往年他可都没来啊。

  在场纷纷跪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敢抬起头。

  凌欣儿也不情不愿的跟着跪下。

  宁安郡主也慌忙跪下“皇帝舅舅,我错了。我错了。”

  “哦?宁安郡主也会错啊,你不是王法吗?王法怎么会错。”“朕看,是朕错了呢?这天下应该给宁安郡主你啊。”

  凌欣儿在台下憋住笑,这皇帝还真是好笑。但是身体的抖动还是出卖了她。

  三楼的萧承宇把底下的情况看得清楚,看着在憋笑的凌欣儿,他想着,他的话有那么好笑吗?

  “来人,把宁安郡主关入大牢,藐视皇权,撤销她的郡主身份。终身囚禁于天牢。”

  “皇帝舅舅,饶命,我错了,我错了。”宁安郡主这才真的的意识到事情的严重。

  “拖下去。”萧承溪早就想要整治宁安了,怎么会绕了她。

  宁安郡主拼命的求饶,知道被侍卫脱远,听不见声音了。

  萧承溪才淡淡道“都起来吧,继续你们刚才的。”

  闻言,纷纷都起来了,有些根本就被吓到腿软了,需要旁边的人扶,凌欣儿确实第一时间抬头看向三楼,她真想知道这皇帝长什么样子,结果失望了,根本看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