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那个男人一直在那里

第五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

那个男人一直在那里 他日若 4270 2018-12-07 23:50:44

  林木然本来想着美美的打个饱嗝,却强迫自己硬生生的把压下去了,不能丢人!知道的是三年没回国对中餐甚是想念,不知道的正如对面这个男人,一定会以为自己八百年没吃过东西了。

  “顾总,您吃的好吗。”林木然问完就后悔了,大老板吃饭的地方能不好吃嘛。

  “林小姐吃的好就好,我从来对食物没有追求。”顾白放下餐勺,定定的看向林木然,要不是嘴角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容,林木然心想还是他肯定是看出来了她的满足。只觉得忽然的耳朵开始发热。

  “等会回公司,直接找项目部经理,先熟悉公司正在做的项目。”顾白说完把眼光收回,礼貌的微微俯身一下,便离开了。

  留下了一脸凌乱的林木然“额,难道我嘴角有东西么?”

  “林秘书,上车吧,老板让我送您回去。”司机客套的说。

  “好的。”林木然微微一笑,老板还挺贴心。

  马路对面,一辆黑色的宾利缓缓驶离。

  “少爷,现在去会所吗?”司机开车。

  “嗯。”顾白看着林木然上车后,揉了揉眼睛。本来很想在吃饭时问问她,来公司前在哪里做着什么,可一时竟不想这样的时光被打扰。

  三年前他便在观望她,那时候他虽踌躇满志却还是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她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清丽,聪明,可人。他不知不觉暗生情愫,她却毫无知觉,甚至不知他的存在。如今,他坐拥万贯,却独独失了那一份赤子之心。

  森威会所顶楼私人包间,整个走廊都静谧的可怕。

  “顾少,最近怎样?你再不来表明身份,你妹估计要准备去探监了。”徐氏集团太子爷徐延之依然像个没长大孩子。徐氏自从交由这个太子爷掌管,生意是越来越好。

  “嗯,这几年多亏了你,我妹妹她还好吗?”在顾白看起来这几年他倒是稳重了一些。

  “顾大少爷,你就放心,你妹夫对他很好,本来就是心尖,只不过苦了顾莹年纪轻轻就跟能当自己父亲的人过一辈子了。”徐延之对于这个好兄弟的妹妹打心底是惋惜的也是佩服的。都说名门千金只是花瓶,这个女人在那样的节骨眼,没有犹豫,一夜之间就用一纸婚姻让这个家族企业置之死地而后生。

  “什么是爱她自己能感觉到。难道盲目崇拜就是爱吗,发生那些事她应该明白不过是个笑话。”顾白的太阳穴又又开始隐隐作痛。

  “为什么不告诉她?酒店转型做,私人会所不过是经营的一部分。虽说酒店经营压缩,但还是保存下来了。进入森威这栋楼,吃喝玩乐穿一步解决。很多政企业部门的人,也都会来放松放松。”徐延之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确,既然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就该露个面了。况且,他妹夫一直希望顾莹能做回那个无忧无虑的自己,不要再为了公司抛头露面,打理会所。

  “徐延之,你是明白的,当年的事不过是有心人在酒店房间的蓄意的恶性行为,明面上是找小姐***但事实上不过是为了帮幕后洗黑钱的那一帮恶势力打掩护。不然那个警察为什么两年前入职公司?酒店即将和外企合作的新项目是得到政府支持的,现在政府却暗地里将高层一网打尽,说明这合作本就是个幌子,公司一定有内**亲竟然毫不知情,那么又是谁有这通天的本事?便可想而知。不管警察如何定罪,这罪定的是森威酒店,定的是父亲,坐牢的是我,这几年那一帮人也该逍遥够了。”顾白说这些话时全然一副阴狠的表情。捏住玻璃杯的指关节,隐隐用力,似乎要将这一切都揉碎。

  徐延之其实怎么想不到,苦笑。这个人,如果说当初还有身体里还有一丝一毫对这个世界的爱,那现在就只剩下仇恨了。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仇恨外人根本看不出来感受不到。

  “滋.......滋.....”顾白微醺,闭着眼,眉心紧缩。手机却一直震动起来。

  “顾少,这大下午的难道佳人有约?”徐延之在他面前没正形惯了。

  “顾总,您让我查的人有消息了。中午乘坐从美国飞往中国的航班,目前落脚霖市,已经....进局子里了。”顾白睁开眼睛,眼里似一汪潭水,平静却深不见底。

  “很好,他回来了,继续跟着。还有,让项目经理联系我。”顾白想到了林木然,她知道他回来的消息吗?!

  “顾总,林秘书下午都在办公室参与项目,上手挺快的,不像没有工作经验的。”项目经理倒是有一说一。

  “那好,明天的项目阐述就让她来说吧。”顾白重新闭上了眼,周身没来的由的放松一些,她应该还不知道吧。

  “好的。”项目经理挂完电话对着林木然说“林秘书,今晚加班吧,明天这个项目你来阐述,这是顾总的意思。”

  “这样不好吧,我毕竟刚来,这项目是你们的心血。”林木然其实心里打鼓,这一天就加班,果然,总裁的饭不是那么容易吃的。

  “没事,权当练练手,这个项目顾总之前也是知道一些的,我们势在必得。”项目经理倒是一心为公司“我们也正好早点回去休息休息嘛,最近也一直加班。”

  好吧,林木然这下反而不好推诿了。其实打心底是愿意的,这也说明她的能力还是得到认可的,不是吗……

  “你慢慢喝吧,我走了。”顾白看着徐延之一脸担忧的表情。

  “干嘛去啊?”徐延之明显知道自己一直在害怕的事还是来了。

  “佳人有约!”顾白深深的一笑,不知为什么顾白知道这个时候林木然一定在公司熟悉项目内容,他,想去看一看,仿佛工作中的林木然安静的气息总是能准确的传递给自己,让自己平静下来。

  顾白不用看也知道徐延之绝对是惊掉下巴。

  乘坐电梯来到办公室,遥控玻璃幕墙,顾白顺势揭开衬衫的领口纽扣,陷进沙发里开始看着工作中的林木然。

  这个女人倒是认真的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顾白开始想如果当时公司不发生那些事,他可能会以少总裁的身份去追求她吧,那时的她又是否会和自己并肩作战呢?

  林木然完成工作已经十一点了,关掉电脑脱掉外衣直接倒在了椅背上,吹着空调倒也暖和,总比大晚上的要回家让父母担心的好,这样睡在公司明早又不担心迟到反而两全其美。林木然一边感叹自己的聪明一边打着哈欠准备睡觉。

  看着半天不动的林木然,顾白起身,关掉玻璃幕墙,‘这么快睡着了?这女人也太随意了吧’。

  看着灯光下的林木然,白皙的皮肤更加的吹弹可破,也许是没有喝水,嘴唇有点微微干燥。不知不觉,顾白竟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唇。轻轻的抱起林木然来到办公室,顾白把她放在了自己平时加班用来休息的暗间,轻轻的盖上被子。半趴在林木然的身上,看着怀里睡的正香的小女人,一时竟然入了神。

  “人都是有感情的,你这样做难道真的不难过吗”林木然呓语着,全然不知这一切被顾白尽收眼底,只觉得自己困在深不见底的海水里,一时想要抓住身边的什么东西让自己可以呼吸。

  “林木然,醒醒,你在干嘛?”顾白深深的呼吸,这个女人竟然用手圈住了他的脖子,该死,她的梦里是别的男人,那他算什么?

  林木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已经点了一把火,只感觉终于抓到了救命稻草,死死握住,不想松开。好久了,没有睡的如此安稳,在美国常常午夜梦回却无人将她陪。

  顾白不坐挣扎,慢慢的俯下身将自己的头放在林木然的颈间,闭上眼,感受鼻下一阵阵淡淡的香味。鼻尖不自觉的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告诉自己是多么的想要得到这个女人。可是。一想到她的梦话,顾白便没来由的心口一阵烦躁。

  “林木然,别怪我,是你自己先点的火。”顾白重重的吻落在了微微半张的唇间。

  “唔.....”林木然似乎感觉到了不适,开始挪动着身体。

  “该死。”顾白轻轻恨自己,恨自己的情不自禁,恨自己的可笑。

  起身离开,关上了门,顾白瘫坐在沙发上,只觉得自己变得不像自己,又或者他似乎看到了从前的自己。慢慢的闭上了眼。

  林木然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次日,清晨。

  林木然一下子惊醒,四处一片漆黑。本能的找寻手机,却什么也摸不到。

  “等等,这是床?天啊,难道我梦游回家了?”林木然大叫。“不对呀,这好像不是我的床呀。”林木然这才想起来摸摸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还好。”

  摸索着好不容易找到了门,林木然竟怎么也打不开。

  “醒了?”顾白早每天六点就醒了,来暗间见林木然还在睡觉,便也进来坐在床边随地而坐,重新感受这份静谧。

  “谁?你再不开灯,我要报警了。”林木然忽然听到黑漆漆的房间发出声音,只觉得三魂七魄都灰飞烟灭了。

  “啪.....”顾白打开了床头的灯。

  “额...顾总...我...怎么...你.....”林木然的大脑短路了。

  “你睡着了,我怕明天同事上班看到你说我摧残员工,就抱你进来我这里睡觉。一夜吵死了。”顾白不屑一顾。

  “什么?我们一起睡了!?”这下林木然彻底懵了。

  “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顾白表面上脸色越来越暗可心里竟然有点开心,这个女人的思维这么跳脱的样子竟然有一丝可爱。

  “抱歉,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林木然傻了抱...抱进来的?!

  “我睡觉从来不打呼”林木然本能的继续说道,说完又本能的想要把这话再塞回肚子里。

  显然,老板和他就算没同床共寝,那也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

  “你明白就好,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顾白要疯了,这女人该不会以为是他想要占她便宜吧?好吧,昨晚那个吻明明是她先主动撩起来的。

  “老...老板,那.....那个我先走了哈。”林木然怎么也没把事情想顺了,但是现在她无比清楚,离开这个黑漆漆的屋子刻不容缓。

  “呵,睡过了就想跑?林木然,你对每个男人的关心都是这样回应的吗?”顾白非常讨厌林木然一股子的逃离劲,什么呀,他是鬼啊。

  “谢谢老板的关心,还有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留宿男人的卧室。”林木然只觉得满脸都开始燥热,急切需要冷水让自己清醒起来。老板的意思是关...关心?!

  “去我办公室的洗漱间,难不成你想让同事看到林秘书你一大早从老板办公室里出来还是一副显然刚睡醒的样子?”顾白闷闷的吃了个鳖,想着怎么着也不能被这个女人给呛住。

  “额,好的,那请您先出去好吗?老...老板。”林木然想着,果然老板就是这样,阴暗!

  顾白满意的拍拍衣服,整理了一下领结,直接拉开了门笔直的走了出去。开门的瞬间阳光照进房间,让林木然立刻觉得世界美好了。

  赶紧窜到洗漱间,林木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早已经红成了猪肝色,赶紧用冷水不停的拍打。呼......幸好,这里有一整套的一次性洗漱用品,林木然顿觉的轻松的同时竟然开始想着:自己是第多少个进入这里的人,准确的说是女人?老板明显是趁她睡着抱她进来的,那之前是不是也这样抱过别的女同事?!

  “呀,林木然你在想什么呢!”使劲的甩甩脑袋,什么呀,她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而另一边,早已笔直地坐在办公桌前的顾白拨通内线:“没事不用进来,顺便告诉项目部上午的项目阐述会取消,我听林秘书单独汇报就可以了。”说完随手拿起桌上的财经周刊慢条斯理地看着。

  林木然快速的整理好一切,飞快的走到顾白面前“顾..顾总,那个项目我下午再给您汇报吧,我再整理整理。”说完不等顾白说话林木然便直接逃出了办公室。

  “咦,林秘书你一大早的就汇报完了?”果然!!!

  林木然只好佯装淡定“嗯嗯,老板来得早,我昨晚准备一夜,今早老板一上班直接就汇报了顺便请假回去休息。”

  “你真厉害,那回去休息吧,拜拜。”同事由衷的开始佩服起林木然了。

  投入工作的顾白将女人脸上的绯红全部收入眼底再随即放入心底:林木然,现在开始,我不问前程,只求你的现在和未来!

他日若

哇塞.....男主第一次吻女主,女主毫不知情,好酥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