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玄门药妃

第十七章:迷团中的苏醒

玄门药妃 虞栖海 2400 2018-12-06 21:55:05

  麝丹心,天下五行命理根基般的上古神物,在百年前的六国三界之战中遗落江湖。相传有了麝丹心,便能逆天改命,使人起死回生。亦曾有奸邪之人将其用做药引,蛊惑人心。

  荀修寒的家族历代负责守护麝丹心,自它遗落以来家族一直都在调查麝丹心的踪迹(当然江湖各大势力也一直在追寻之中),但是麝丹心却一直了无踪迹,荀修寒怎么都没想到麝丹心会在若瑜体内。

  若瑜自从被带回王府,已经昏迷了一周了,荀修寒按耐不住焦急的心情,叫来了楚子僚。

  “子僚,你看她的情况如何?”

  楚子僚检查了若瑜一番,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荀修寒,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

  “本王说过,本王什么都不记得。”他心不在焉地说着,眼睛不由自主地看若瑜。

  “她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你不是研究时空裂隙么,她从别的世界来的。”

  “她的灵魂是另一个人,并不是原本的林府大小姐。”他仿佛谙熟于心了,平静的说道。

  “对,平行时空穿越,会占用平行时空的自己的身体。”楚子僚又顿了顿开口道:“既然你查到了她灵魂的事,那你可知,是你让她来的?”

  “毫无印象了。”

  “其实在下有些模糊的记忆,时常会梦到些奇怪的景象,可是醒来却又忘记了。”楚子僚努力想要回忆起来一些事情可是却觉得头痛无比,按了按太阳穴:“总觉得,有一些很重要的事,被我们遗忘了。”

  他现在无心关心她的过去,麝丹心的事情和若瑜的伤势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

  现在他只知道他曾利用时空裂隙让另一个世界的若瑜穿越来了这里,并且在让她穿来之前,他和她曾发生过故事,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至于那段故事,竟然无一人记得。着实奇怪,可他现在觉得不那么重要了。

  至少他现在知道,麝丹心在她体内,她也不是敌人,这就够了。

  看荀修寒不做声,楚子僚便继续补充说道。

  “按理说穿越平行时空两个灵魂应该身份互换,但是最近观测仪里却显示另一个世界里林若瑜这个人却突然消失了。”楚子僚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

  荀修寒虽然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但是很快便心知肚明了:“呵,有人作祟,如此一来林府大小姐的灵魂也会随即消失,这个有麝丹心的林若瑜的灵魂就再也回不去了。”

  “竟不惜动这么大的手脚,对方真是为了得到麝丹心不择手段!”楚子僚愤怒道。

  荀修寒看看楚子僚情绪激动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放松,然后坐下砌了一壶茶。

  楚子僚拿起茶抿了抿,又叹了一口气,老沉地说道:“修寒,不管你过去和她发生了什么,你都要记住你的使命是守护麝丹心。”

  “我自然不会让那些奸邪之人得逞……当务之急,你能让她醒来吗?”

  “有什么事能难倒我楚子僚?”楚子僚露出一抹笑容挥挥袖便起身炼丹去了。

  与此同时,龙水潭的潭底暗室中,麒阎坐在一个冰棺旁,伸出那细长的手指,抚摸着冰棺的纹路,眼里是说不出的情愫,他冷冷地露出一抹笑容,自言自语:“故事才刚刚开始,再,等一会...”然后他站起身来,纵身飞出了潭底。

  过了两三天,若瑜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房间里空无一人,那时候入骨的疼痛还记忆犹新,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也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毫无力气。

  “舒喜...舒喜?”若瑜用微弱的声音唤着舒喜。

  “哎呀!王妃娘娘!你可总算是醒了!”一直现在房门外的舒喜听到了若瑜的呼喊声惊喜万分,迅速跑到若瑜的跟前来。

  “我睡了多久了?”若瑜扶着床慢慢起身,舒喜连忙来搀扶她。

  “回娘娘,大概有十日了,您可把我们吓坏了!”

  “这样啊...把我匣子里的丹药给我拿来吧。”若瑜才缓过神,突然想起来之前和楚子僚学习时曾经炼过补气益血的药,能帮助康复元气,便一口吞下了舒喜拿来的药。

  “嘻嘻,娘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舒喜在若瑜旁边蹦蹦跳跳的,若瑜也不惊被她逗笑,但是她又想起了自己那个世界的事,不死心的站起身来直奔荀修寒的司务阁。

  司务阁内那股熟悉的古龙香味幽幽的传来,若瑜提起罗裙,一步步走上台阶,轻轻推开木门。门内是朴素的陈设,红木的书桌上有很多玄学的法器,两旁的书架上放着许多书,荀修寒此时正伏案书写着公文。

  “嗯?王妃醒了?”他仿佛松了口气,微笑着问她。

  “嗯...醒了,虽然又麻烦你救我了...但是我有些话想问问你。”若瑜不知道怎么开口,但是一想到只要不问出来永远都无法解决心里的困惑,就鼓起勇气说道:“可能听起来会感觉我是个疯子,但是我真的有事要问你。”

  “嗯,你说。”

  “殿下,我不是原来的林若瑜,不是这里的林若瑜!我来自另一个世界!那里才有我真正的家人!我想回去!你神通广大,能不能帮帮我,我没有在说疯话!”

  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像是一个疯子在语无伦次吧!林若瑜呀林若瑜你怎么蠢成这样!若瑜心里特别慌张。

  荀修寒只是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抬头,凝视她的焦急万分的眸子,几分无奈,徐徐开口:“嗯,我知道你没有说疯话。”

  “对,你神通广大,你一定知道我怎么回去对不对?”她不愿意相信浪行天他们的话,真的不愿意,况且她现在知道了这里有人要她的命,怎么可能甘愿留在这里。

  荀修寒的眸子却渐渐暗了下来,仿佛要宣布什么噩耗一般,空气变得十分安静,让若瑜更加紧张,她急切地在等他的回答。

  “时空裂隙出了问题,你回不去了。”许久,他才开口告诉他这个事实。

  若瑜感到大脑仿佛轰地一下炸开,“开什么玩笑...殿下,您一定觉得我是疯子所以骗我呢对啊?”她自欺欺人地露出微笑问荀修寒,看得荀修寒不知怎么就有些心疼。

  这个平日里一直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眼睛里分明都要有泪水流下来了,却在忍耐。荀修寒就是看不下去了,下意识地将她一把搂进怀里。

  她的头埋进了荀修寒的胸膛,荀修寒渐渐感觉衣襟有些潮湿了,他原本有些话却欲言又止,只是让她静静地呆着。又过了许久,他才在她耳边轻轻开口:“回不去就留在这里吧,反正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会护着你的。”

  一瞬间,若瑜感觉这胸膛不似从前的冰冷,让她觉得温暖而值得依靠。她擦了擦泪水,安慰自己般开玩笑道:“也是,殿下这么帅的美男子是我的夫君,我有什么难过的。”然后冲荀修寒扯出一个巨大的微笑。

  好吧,既然原来的世界不再有人记得我,我就把这段记忆封藏,在新世界里好好活下去吧!加油林若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