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暗月孤寂

第四章:遇刺

暗月孤寂 猫的小酒馆 3153 2018-12-07 15:38:58

  叶婉的这一声呼救,惊起了林中一片飞鸟,那白马嗤着响鼻不安的在原地打转,眼前这茂密的树林里,不知道会从哪里再飞出一支利箭来,叶婉身子躲在马屁股后面,伏在地面上惊恐的四处望着,大气也不敢出,丝丝冷汗从她额前溢了出来。

  林外传来密集的马蹄声,叶婉忽然想起树林外还有一群随从侍卫,当下咬了咬牙,直起身子向着树林外跑去,刚跑出几步,又是一支利箭从背后射来,直接刺穿了叶婉肩头的衣裳带起一串血珠扎进了树上,叶婉痛哼一声,跑的更加拼命了。

  幸好之前在树林里并没有走的太远,叶婉狂奔之下几个呼吸间便跑到了林边,一众侍卫适时赶到,一个个手持长刀满脸肃杀的侍卫迅速将叶婉护在了中间,随即分出六人围着叶婉将她护送到马车上,其余人则纵马入林进行搜索。

  叶婉靠在车厢里急促的喘着气,神色有些恍惚与迷惘,回想起那两支暗箭,还犹自惊魂未定,就连肩上伤口传来的疼痛竟也感觉不到了。

  过了片刻,叶婉渐渐平复了呼吸与恐惧的情绪,外面马蹄声阵阵,叶婉掀开车帘望去,只见三皇子脸色阴沉的领着众侍卫奔了过来,而他的右手中紧握着那两支差点要了叶婉性命的黑羽箭。

  海棠公主踏上叶婉的马车,小脸上满是担忧懊恼,问道:“婉儿姐姐你没事吧?都怪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

  “公主莫要自责,只是擦破点皮而已,刺客抓到了吗?”说话间,叶婉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边肩头的衣裳已被鲜血所染红。

  海棠公主气恼的摇了摇头,回首对着随从怒道:“都愣着干嘛?快点去拿药来!连个刺客都抓不到,一群饭桶!”

  那边三皇子则伸手唤来一名黑衣侍卫,将手里那两支黑羽箭扔给他,冷冷吐出一个字:“查。”

  一场轻松的狩猎却出了这般惊险之事,场中之人无不敛声肃然,尤其是三皇子,那神色间的阵阵寒意看的叶婉暗自心惊。

  在海棠公主的帮助下,叶婉在马车上剪开右肩衣裳将伤口上药包扎一番,伤口并不深,此刻处理一下已经没有了流血的迹象,而海棠公主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让叶婉留了心。

  “幸好...幸好这箭上没有淬毒。”

  叶婉闻言却是心里一动,此时冷静下来开始回想今日遇刺之事,似乎存在着许多蹊跷,虽然心有疑惑,但此刻叶婉也没有表露出来。

  三皇子站在马车外,看到叶婉从马车出来后,眼神瞥了一眼她的伤口处,开口道:“叶二小姐,今日遇刺一事,还请谨言慎行,勿要泄露出去。”

  叶婉疑惑的看着他,不解其意。

  三皇子继续道:“若是叶二小姐信得过本宫,本宫自会查个明白,给你一个交待。”

  叶婉没有犹豫,道:“全凭三殿下吩咐。”

  “今日本想趁着春光邀叶二小姐踏青狩猎,不料却遇上这等险事,本宫也是心有愧疚,万幸叶二小姐并无大碍,改日本宫再设宴,给叶二小姐压惊赔罪。”

  叶婉连道不敢,三皇子对着随从喝道:“来人!护送叶二小姐回府!若再有半点差池,本宫亲自砍了你们脑袋!”

  “是!”

  十余名带刀侍卫簇拥着叶婉上了马车,向着城中驶去。

  叶婉坐在车厢里暗自摇头苦笑,别人穿越后都是吃香喝辣幸福美满,自己来到这世界第一天就是被人刚从歹徒手中救下,这才不过几日,又差点丢了小命。

  到底是谁要杀我?

  细细回想今日遇刺一事,叶婉唯一想到有嫌疑的便是相府中李氏母女,可叶婉隐隐有一种直觉,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叶婉的直觉,一向非常的准。

  叶婉沉思一阵,腹中却传来几声异响,这才记起今日走的匆忙,什么都还没有吃。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马车驶进城中,叶婉在一座三层高的酒楼前下了车,让那众侍卫各自散去后,再嘱咐车夫去相府将丫鬟小萝唤来。

  “对了,记得叫她带些银两来。”

  随后,叶婉看了看楼前那‘醉仙居’三个大字,走了进去。

  “姑娘您几位?”刚进门,店小二便上前笑着招呼道。

  “你数数。”

  “姑娘楼上请。”

  这醉仙居布局高雅大气,厅中挂着的几副山水画与摆放的盆栽极为相配,那几根一人合抱粗的柱子也不知是什么木头,竟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而那凭栏与楼梯扶手处,更是雕刻着细细的精美的花纹,厅前摆着十几张八仙桌,此时座无虚席,热闹非凡。

  上了二楼,入眼便是一副副刺绣屏风,一道道摆放着将二楼隔成了许多小包间,与一楼的喧闹相比,二楼则显得清静许多。

  叶婉在窗前坐下,点了几个菜,便出神的望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

  对于未来,叶婉此时有着深深的迷茫,自己的前世不过是个刚毕业出来工作的小姑娘,没有什么特长也没有什么优点,如今莫名其妙到了这个世界,该怎样才能在这个危机四伏的环境里生存下去?

  叶婉忽然想起前世看到过的一句话:女人如藤蔓,再坚韧的藤蔓,也会需要大树去依附。

  想到此处,叶婉不禁苦笑一声,即便自己想要依附,又能依附谁?自己在这世间便如那石头缝里蹦出的孙猴子一般无依无靠,即使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宰相叶万城,叶婉也因为李氏母女的缘故对他心存忌惮。

  多活一天是一天吧,反正自己本是个已死之人。

  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叶婉对着桌上的饭菜发起攻势,叶婉此时的吃相以这个世界的眼光来看一点也不雅观,好在此处也没有人去看她。

  吃饱喝足叶婉放下筷子,心想小萝怎么还没来,来这世界第一次下馆子难道要吃霸王餐不成?要是从这二楼跳下去,别说跑了,摔也得把自己摔死。

  这般想着,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一阵嘈杂声,叶婉探首望去,只见醉仙楼门前几个酒楼伙计正围着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一顿拳打脚踢,嘴里似乎还怒骂着什么。

  叶婉看着皱了皱眉,起身往楼下走去,到了楼梯口却正巧碰见往上赶的小萝。

  “啊!小姐你...”只见小萝盯着叶婉右肩包扎好的伤处吓的捂嘴惊呼。

  “别声张。”叶婉瞪了她一眼,示意她跟在身后,向着门前走去。

  “掌柜的,这是怎么回事?”叶婉向那掌柜询问道。

  那胖的流油的掌柜转头看到叶婉的模样时,竟是有些痴了,叶婉黛眉微蹙,小萝更是重重哼了声。

  那掌柜蓦的回过神来,暗道这天仙般的女子定是富贵人家的小姐,自己可得罪不起,当下老老实实回道:“回姑娘话,这小子在我这酒楼里吃完喝完却没钱付账。”

  叶婉一怔,刚在楼上想着吃霸王餐,没想到这楼下还真有位吃霸王餐的兄台。

  那书生此时被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大声喊冤:“小生冤枉啊!小生非是故意,实乃身上携带的银两不知何时被人偷了去,小生并未察觉,小生愿在酒楼立下字据,来日定当奉还!”

  这一番话说下来,书生身上又挨了几下拳脚,掌柜的冲他吐了口唾沫,道:“懒得听你啰嗦,将他送去官府!”

  “慢着。”叶婉开口制止道:“你们先住手。”

  叶婉打量那书生几眼,见他一身朴素长衫背着笨重的包袱,看起来一副文弱的模样,想必是个赴京赶考的学子,若是送进了官府里,说不定这辈子就完了。

  “掌柜的,他差你多少银子?”

  “二十文钱,姑娘您这是...”掌柜的惊疑的看着叶婉。

  “小萝,买单。”

  “啊?”小萝小脸茫然的看着她,不解买单为何意。

  “...结账。”

  小萝哦了声,从银袋里掏出二两银子丢给他,掌柜的接了银子便不再多言,领着几个伙计返回了酒楼里。

  “多谢姑娘大恩!多谢姑娘大恩!”那书生爬起身对着叶婉不停的鞠躬致谢。

  “你叫什么名字?”

  “小生舒誉华,自苏州而来入京参加科考。”

  “盘缠被人偷了?”叶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舒誉华脸色窘迫,尴尬回道:“是,小生一时愚昧大意...”

  叶婉转头看了小萝一眼,小萝会意,掏出十两银子递给他。

  “使不得!使不得!”舒誉华连忙摆手拒绝,道:“姑娘刚刚仗义解围,小生已是感激不尽,怎可再要姑娘银财?”

  “拿着吧,不然下顿还被人打?”

  见他依旧推辞,叶婉想了下,道:“这样吧,你刚不是说要立字据么?你便对我立个字据吧。”

  舒誉华犹豫了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随后从包袱里拿出笔墨纸砚,便当街立起了字据。

  “刚那顿饭就当我请你,你立个十两的字据便是了。”叶婉淡淡笑道,心里却觉得大为有趣。

  “敢问姑娘芳名?”舒誉华写到一半问道。

  “叶婉。”

  舒誉华将字据写好,还郑重的按了个手指印,随后将字据双手递给叶婉。

  叶婉随意看了两眼,将那字据在他眼前摇了摇,笑道:“将来金榜题名入朝为官时,可别忘了我这十两之恩。”

  “姑娘今日雪中送炭之恩,小生没齿难忘。”舒誉华再次弯腰,郑重致谢。

  叶婉浅浅一笑,领着小萝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