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死亡枕藉

寻人

死亡枕藉 实难得见 2411 2018-12-07 22:59:29

  “九哥,咱们都在这山上转了两天天了,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说话的是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一头柔软的中长卷发,蓬蓬松松的衬着他的脸颊稚嫩而小巧,漆黑的眼眸明亮有神,似有星空璀璨,鼻子精致秀挺,嘴唇粉如樱花。乍一看有点像希腊神话里的禁欲美少年。他此时正满脸不解的在向身边的男人询问。

  “等雨停。”这个叫九哥人轻启唇瓣。略浅的瞳色,看了一眼山脚的村镇,便不再言语。

  “…”这男孩听到这话有些丧气:“这雨下得贼是古怪,哪能说停就停的…”

  独自嘟囔了一会儿,见九哥没再应声。发现他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山下看,顺着九哥的目光,男孩儿也看了过去,只见郁郁葱葱的灌木树丛,隔着雨幕看起来格外朦胧模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看到。

  “九哥,咱们赶紧下山吧,等到天黑,找不到停车的地儿了”

  光是想想在荒郊野外度过一夜,心情就很糟糕。

  “走”九哥说着率先就迈着步子往山下走去。

  听到九哥同意下山找车,男孩心中一阵雀跃,正要跟着一起走。却发现九哥走的与刚才他们上山的路截然相反的另一条路。

  “哎?九哥九哥,你走错了,咱们从这边儿上来的。哎?九哥,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见九哥不仅没回头反而越走越快,男孩不禁也追了上去。

  边追边喊:“九哥,你跑啥,九哥,等等我~”

  追了将近两分钟,九哥在一颗松树下停了下来,男孩也追了过来,大口的喘着气。他真的好想问问他家九哥怎么就这么任性呢,有话不能好好说咋的,一言不发就来个千米跑。

  正准备开口问他怎么了。

  九哥说道:“柏树,过来。”九哥对男孩儿招招手说“这边儿山下,有个镇子。”

  男孩儿睁大了眼,几步跑过去激动地说:“咱是找到了吗?”

  九哥点点头,又说:“但是会跑,这会儿又不见了。”

  “……”柏树有点没缓过来,咽了咽口水问:“什么叫会跑?”

  柏树说着,突然有点儿悔不当初的感觉,觉得自己真的是没事儿找事儿干。

  三天前,事务所接了个找人的活儿。一个穿着珠光宝气,面色凌厉的妇人,来到所里,吵嚷着要见所里的负责人。

  事务所楼下大厅就一个叫小米的姑娘在当班,但也是昏昏沉沉的在打瞌睡。乍一听到人说话,吓得一个激灵就醒了,连忙上前请那女人坐到休息室沙发上。

  当时事务所很久没接单子,一时间多数人都没来上班,除了小米就柏树一个人在二楼打电动。听到楼下吵闹,便下楼看个究竟。

  那妇人见楼上有脚步声,以为负责人来了,抬眼看去没想到是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小男孩,顿时失望之色尽显在脸上,让原本凌厉的脸更多几分刻薄。

  柏树对于这种不屑的眼神,有点儿生气。虽然见惯了,但是可适应不了。

  挥手让小米先下去忙,他笑嘻嘻的凑过去说:“姐姐啊,您是有什么事儿来找我们帮忙吗?”

  那女人听见他喊了一声姐姐,似乎有点高兴,虽不说话,但脸色好看了很多。

  “姐姐,我们事务所专接不好解决的棘手事儿,您有什么困难不妨直说”柏树继续说。

  “你们负责人呢,我要跟你们这儿的负责人说!”女人语气有些生硬,但好歹是回了话的。

  “我们负责人出差了,我是他秘书,跟我说一样的,我帮您转达。”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录音笔,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女人见他年纪虽小,却有几分架势,不禁犹豫要不要对眼前的孩子说明来意。

  柏树又说:“我们事务所实在是业务繁忙,您看看,所里的人都被外派出去做任务了。我看您挺急的,不如尽快跟我说明情况,我也好早点给您安排,您说是吧”说完给了不远处的小米一个眼神,小米马上附上一个了然的表情,匆匆拿上电话,出了门去。

  不一会儿柏树的手机便翁翁的震动起来。

  柏树漫不经心的接起电话:“喂?通灵事务所,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啊?驱魔啊,我们驱魔师外派出去了,你得等等啊…现在预约的话得等三个月吧…..不好意思,实在是单子太多了呢…恩恩….好,我们一定尽快安排!….好的好的….再见。”挂电话前,隐约还听见了电话里女人凄厉的哭泣声。

  “我女儿失踪了,你们得帮我找到她。”女人见柏树收了电话,有些急迫的说道。

  柏树听后挑挑眉,看向那女人说:“失踪了?离家出走还是绑架?您不应该报警吗?”

  女人听后有些激动:“不能报警!报警根本没用!”

  “怎么没用?您报过警了吗?”柏树问。

  “因为…因为她在家里…报…报警…根本没用。”女人说这话时双手绞在一起,宣告了她此时的不安。

  这下柏树真的是一头雾水了,女儿在家,那来他们这儿找什么女儿?

  “是她,但…又不是她!不!不是她!”女人又说。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情绪过于紧张和严肃,柏树真忍不住要让她哪儿凉快去哪儿呆着了。

  “您什么意思啊?”柏树耐着性子问。

  女人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略微抚平了一下刚才被自己攥皱的袖口,用一种沉沉的语气开始诉说事情的始末:“我女儿的公司上周组织去团建,去的是一个深山里的小村镇。我起初不同意她去,但是她…她觉得自己是靠关系进的公司,同事平时看不惯她,她很难融入公司的环境。所以想趁着团建的机会,尝试换个环境或许会缓和一下关系…”女人说道这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虽然心疼她去穷乡僻壤会吃苦,但觉得她迟早要独立,就没再反对。哪知…哪知…她回来之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她以前从来不吃芹菜和猕猴桃的!”话到这里,这女人语气有些激动。

  “口味变了这不很正常嘛”柏树觉得这做妈妈的神经也太敏感了。

  “芹菜就算啦,可是我家岚岚对猕猴桃…过敏啊!”女人声调大了起来:“有天晚上,我起来喝水,听见厨房有奇怪的声音,然后我走过去,看见冰箱的门没关,我起初以为是谁忘了关冰箱门,走过去我看见我见岚岚….我家岚岚在啃一个带皮的猕猴桃,我当时呆在原地,一时间忘了上前,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她。我看见她的脖子、手臂、脸颊上渐渐起了红色的小疹子,然后她….她开始挠自己,边吃边挠,边挠边吃….”

  听到这里,柏树也听出不对味了。不禁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反映过来上前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再继续吃。她…她对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柏树急忙问道。

  “她…她说:这个真好吃,好想…好想带回村子给爷爷吃。”女人颤声说。

  “岚岚的爷爷,在岚岚出生前几年就过世了,她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想起爷爷?而且…她还提村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