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嫡女的求生欲望

第35章 假山见真容

嫡女的求生欲望 抹布豆豆 3058 2019-01-12 10:00:00

  “现在几时了?”赵佳和有些怯怯的问那丫鬟。

  “回姑娘的话,宴席刚开始!”

  赵佳和一听宴席刚开始,顿时松了一口气,好像一下子剥开了云雾见到了青天,她呵呵笑道,“那我该去宴席了,你们忙吧!打扰了!”

  醉酒之后,她一下子就清醒了。

  不过一个男人而已,她又不是情根深种,只是看那人一表人才,长得跟男明星一样好看罢了。

  为他借酒消愁,何苦来哉?

  赵佳和一路向外走去,凭着记忆中的路线走了好半晌,才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中午进来时路过的那片湖。

  她果然是路痴,完全没有方向感。

  望着整片水波微漾的湖面,黑沉寂静,湖底下似乎隐藏着什么可怕的能量,令人生畏。

  赵佳和已经没有了白日欣赏湖水的情调,满头大汗的站在原地,无奈的挠了挠头。

  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该往哪走,也没有路过一个丫鬟小厮可以给她指条明路。

  她四处看了看,有些疲累,于是抬脚走到了假山旁,找了颗显眼的石头坐了下去。一边拿着衣袖当扇子扇风用,一边守株待兔的等待着人来。

  “噗通!”

  身后一个巨大的落水声传来,赵佳和以为是水鬼闻到了她的香味,爬上岸来要吃她,当场吓的一个激灵,从石头上蹦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满脸惊愕的望着湖水。

  那湖里剧烈震荡,涟漪一圈又一圈的向外散开,只见那湖中央有一个人伸长了双手,极其无助的在湖里浮浮沉沉。

  有人落水了!

  赵佳和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是会游泳的。

  虽然这一世这个身体没有尝试过游泳,可是见死不救日后会不会惹阎王不高兴?

  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她没有任何犹豫的抬步跑向岸边,摆出了无比标准的跳水姿势,勇敢的朝着阴森的湖里纵身一跃……

  只是她还没有落到湖水里,腰上便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入目的是一片银光闪闪,发着森冷的寒意,可惜她还没看清就被拉回了岸边,随后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她完全来不及反应!

  虽然她看不见身后人的样子,但是这个似曾相识的姿势还是让她心生胆怯。

  身后这块温热结实的胸膛在赵佳和看来,比那湖水还要阴凉可怕。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赵佳和被带进了假山里一处隐蔽的山洞里。

  背靠着假山上凹凸不平的岩石,就着月亮惨白的光线,赵佳和清楚的看到那张如刀锋削过的俊脸时,胸口就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下了一个大洞,闷的她几乎忘记了怎么去呼吸。

  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浑身都在微微的发抖,双腿软的只能靠着他的支撑勉强站立。

  双眼一热,泪水不受控制的盈满了眼眶。

  这种感觉就好比亲人死了之后,头七见到亲人回来的魂魄一样,虽心生畏惧,却迟迟移不开眼。

  那是一张极具魅惑力的脸,好像只要一眼便能沦陷在他深不见底的眼波里,隐藏在那浓眉之下的一双深瞳漆黑的犹如这片夜色一样荒凉。

  两片薄唇轻抿,微微上扬,漾开一抹浅笑,虽颠倒众生,却令她想抽上一巴掌来报她上一世的仇!

  赵佳惠是做了十世尼姑,吃斋念佛的做尽了好事,才能得他所爱吧?

  他抱着赵佳惠走入酒店的那个背影,深刻的仿佛厉鬼上身一般都印在了她的脑海中,千年不散,万年不化。

  就是闭上眼她都能刻画得出来,说是魂牵梦绕都不为过。

  前世那一刻遥远的心痛仍然如潮水般瞬间淹没了她。

  她低下头,闭上了眼睛,落了两行清泪。

  纠缠了两世,她彻底服输了!

  为何还是绕不开这两人,怕是要疯了吧?

  “三姑娘未免太过善良了些,这湖水深不见底,竟然也敢跳?”

  他的声音低沉,刻意压低了音量,小声的几乎只有她能听见一般,那磁性的声音带动了她的心弦又是一颤。

  片刻后她睁开了湿漉漉的一双眼,这才想起湖里还有一个人等着救命呢!

  “梁公子不救,为何还不让我去救?”赵佳和厉声质问,却因嗓音微颤,那语气里倒多了几丝胆怯。

  她的两只手拼命甩了甩,想将他禁锢她手臂的手甩开,却都是徒劳无功。

  “嘘!”他并未因她无礼的语气生气,反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轻声道,“你且看看再说!”

  赵佳和在他的示意下,歪出了一个头,才发现湖里那不断扑腾的一双手已经消失不见,人已经从湖里被救上了岸,是个女子。

  直到那名女子路过假山匆匆离去之际,她才认出来,那人竟然是李扶荷,而救她的正是她身边的丫鬟。

  “……怎么回事?”赵佳和傻眼了。

  既然能救,为什么一开始不救,非要等到人快沉下去了才救?

  难道是李扶荷平日里对那丫鬟不好,日日打骂,以至于丫鬟怀恨在心,将自家主子推去水中,最后一念之差,又将其救起?

  一想到这里,赵佳和默默地对号入座,发誓将来一定要对春花秋月好一点,特别是秋月,真的会掌握她的小命。

  可是观察这主仆俩互相搀扶着鬼鬼祟祟离开的样子,又实在不像有仇的样子。

  赵佳和一脸疑惑的转过了头,正对上梁容瑾那一双带笑的眼眸。

  月色下,淬满了星光,耀眼的令月光都黯然失色。

  “三姑娘,好久不见!”他笑说。

  “……”

  赵佳和的心狠狠地一颤,双手紧握成拳,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他当年刚结婚的时候也是如此这番惺惺作态,看起来好像对她很有意思的样子。

  她回身就往外走,他一手撑在了假山上挡住了她的去路。

  “姑娘对待救命恩人如此无理?上回还说过要报答我呢!”

  “梁公子既认识我,就应当知道我幼年丧母,自小就被送到乡下寄养,没有家教!何况我还小,还是个孩子,你对我要求未免太高了些!”赵佳和心情不好,口气更加不善,既然绕不开,她就躲!

  她惹不起,只盼望着自己不要再成为这两个人爱情之间的牺牲品,她就是嫁猪嫁狗,一辈子不嫁,做个人人唾弃的怪胎,也绝不嫁梁容瑾。

  “好,你还小,随你高兴……”他摊了摊手,稍稍后退了一步,表现出一番欲言又止的模样。

  赵佳和咬了咬牙,叹道,“放心吧,就为了还你那救命之恩,我定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和我大姐双宿双栖的!”

  他脸上的浅笑渐渐凝滞,双眸微微一眯,“佳和……”

  “别这么叫我!”赵佳和厉声打断。

  她双手捂着耳朵,低垂着头,泪水再次湿了眼眶,却倔强的不愿意掉下来。

  她最不愿意从他的嘴里听到他如此轻声细语的叫着她的名字。

  那是她曾经最喜欢最期待的声音,如今却是她心底最大的痛,一遍一遍的提醒她上一世那些可笑的愚蠢。

  以为他情深似海,结果都是利用!利用!利用!

  将她当个傻子一样地利用欺骗!

  一直到死!

  她的人生乃至生命在他利欲熏心的欲望面前不值分毫!

  “梁公子果然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见到有人掉进水里,命悬一线也可以冷漠的旁观。不过很可惜,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刚才那位可是正经的官家小姐,你若是救起了,这会估计就能攀上个做京官的岳父了!”

  说完,她极端讽刺的一笑,欣赏着他那双快要喷火的眼睛,心里十分畅意,有些变态的报复的快感。

  虽然有一些害怕他盛怒之下会将她碎尸万段,但是内心深处总有种迷之自信,知道他不会杀她。

  很快他收回了自己撑在假山上的手,神态恢复如常,一双眸子渐渐地染上了冷意,唇边还是那抹淡淡的笑,却略显冷硬。

  似乎有点哭笑不得的意味。

  “……三姑娘竟然以为在下会想要攀个京官岳父?还是以这么不入流的方式攀上亲事?什么时候我在你眼里竟然会是这么阴暗的人?”

  听到梁容瑾这么问,赵佳和发自内心的大笑了起来,十分不要脸的先声制人,“梁公子,我乃当朝正三品官员的嫡长女,我外祖父乃手握军权的武安侯,就是皇子我也是嫁得的。京中贵女如此之多,奉劝你换个高枝吧,我肯定是看不上你的!”

  虽然这么直白的拒绝有点往自己脸上贴金,但是她深知他接近她的目的,只能厚着脸皮尽早掐断他那点龌龊的心思。

  “……好大的官,真是想不到赵三姑娘志向如此高远!”

  他哦了一声,轻笑了一下,浑然没有了刚才那愤怒的气息。

  赵佳和心里那点子的快意瞬间消失的荡然无存,他的心理素质真是太强大了,三言两语间便调整好了情绪,被人这么讥讽,还能如此从容。

  她觉得自己和他斗,还是太嫩了些。

  “这是自然,人往高处走,谁不想攀个高枝,一生锦绣荣华,平安喜乐,不用看人脸色,不用见谁就跪!”

抹布豆豆

赵佳和:……见鬼!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某男猪:没有!是你,是你!就是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