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是我的来日方长

第四十章

你是我的来日方长 戾十三爷 3096 2019-01-12 03:15:00

  “喂,展念。是我,你说我要不要给魏姐姐带点什么啊?”易然看着她爸妈挑选的一些大补的东西有些头疼,这些明明就是给老年人用的啊!展念一愣,轻笑,看了看手表,道:“不用带什么,你人去就好了。更何况现在都几点了,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结束通话之后,展念并没有马上去睡觉,反而是站在自家阳台看了半天风景,说实话,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正这个样子。

  赶了早班机去察市,正好在医院楼下碰上魏妈妈。“小念?这几位是?”

  “啊,魏阿姨。这两个是我同学,这个是易然,这个是靖怀,以前一起去过海市夏令营的,魏暮清也认识。前段时间,她说一个人呆着闷得慌,我这不是带几个朋友过来看看她嘛。”展念给魏妈妈介绍了一下,易然跟靖怀跟魏妈妈问了个好。“好好好,那你们快上去吧,小清这会儿应该醒了,我去买点东西。”

  告别了魏妈妈,展念就带着他们往病房去。进电梯的时候,靖怀还有些感觉到不真实,“我一直以为她拒绝我之后,还是老样子。结果……”叹了一口气,靖怀这段时间几乎醒来就强迫自己做很多事,强迫自己不去想魏暮清的事情,怎么说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好了,既来之则安之。”展念拍了拍靖怀的肩,率先走出电梯,“你紧张,她也紧张啊。”

  “哦,来了。”魏暮清看见展念的时候笑了笑,目光移到靖怀的时候一愣,遂又冲靖怀笑了笑,“咦,我猜这一定就是小q……易然吧。”魏暮清在展念威胁的目光下改了口,“来来来,姐姐看看。长的可真标致啊。”

  魏暮清拉住易然的手,左右端赏。“你现在真的很像一个大妈。”展念冷冷吐槽道:“还是那种话多的。”魏暮清翻了个白眼,瞪着展念。“然然啊,展念是不是在学校里嘴巴也这么讨人厌啊?”

  易然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展念,还是实诚的点点头。魏暮清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别扭死他。”展念无奈叹了口气,“易然,我东西落在你包里了,你陪我下去取一趟。”易然一愣,疑问的看着他,“诶?”

  “一会儿再拿啊。”魏暮清挤出一个微笑看着展念,完全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一会儿要交到主治医师那边的,怕他等会儿下班。”不等魏暮清开口,易然就马上站起来,“啊,那很重要了,展念我们快去吧。”拉着展念就往外走。

  “诶……”魏暮清手僵在半空中。

  到了楼下,易然才想起来。“诶,展念,行李你不是托司机叔叔送回你家了吗?我们现在去你家?”展念看着易然一脸虚心请教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哈哈哈你是真的傻还是假的傻啊?”

  易然皱眉,为什么又莫名其妙的被骂了。

  “我们俩在哪儿靖怀和她怎么方便说话啊。更何况以他们俩的性子不强制面对,真有本事逃避到离开察市。”展念叹了口气,揉了揉易然的头,“走吧,带你去察市逛逛。”易然一把打开他的手,不满的咂咂嘴,“啧,别摸头,长不高的!”

  另一边,靖怀坐在魏暮清床前,两人相顾无言。

  魏暮清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那什么……你推我出去走走吧。”靖怀不怎的大脑下线,问:“你腿怎么了?”魏暮清一下就忍不住笑,“你好傻啊。我坐轮椅就得是腿有问题吗?”靖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不知怎的就脱口而出。好在因此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秋日的察市依旧阳光明媚,像是还在夏天似的。靖怀推着魏暮清走到小花园,魏暮清突然叹了口气,靖怀问她怎么了。“哎,展念这会儿肯定带着小然然不知道去哪儿玩儿去了。我也想去玩儿,我来察市这么久还就在医院这块儿待过。”

  “等你病好了,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魏暮清轻笑,“我可是癌症晚期呢。”靖怀倏地停下,看着魏暮清,一脸正色,“不许乱想。”魏暮清看着靖怀蹙眉认真的模样,一愣,好像跟记忆中的样子重合了,轻笑,“你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

  找了个长椅坐下,靖怀扶了扶眼镜,半晌才说道:“你……”

  “我当初拒绝你,这个病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比太小了,我们都太小了。”魏暮清知道靖怀想问什么,“如果没有展念,我可能还呆在海市医院,又或者已经……就算没有这个病我也不会答应你的,我想展念应该跟你说过了吧,我是不会离开海市的,也不需要你因为迁就我去海市,那里不适合你。之所以说我有男朋友也不过是没想到你这么久还对我耿耿于怀,不想耽误你罢了。”

  “靖怀,我承认我是喜欢你,但是这种喜欢并不能成为爱情。你还年轻,还会遇到更多的更好的女孩,到时候就会忘记我的。我不过是你漫长人生路的过客,你……”

  “不,你不是。”靖怀没有看魏暮清,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

  魏暮清一愣,轻轻的叹了口气。“你不是过客,我也不会忘记你,我知道我现在确实没办法拿出让你安心的条件,或许未来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更加没办法给你安全感。就像你说的,人生这么长,谁又知道以后呢。不谈感情,我不需要你对我回应,把我当做朋友就好,喜不喜欢是我的事,答不答应是你的事。我不强求你,也希望你不要管我。”

  靖怀叹了口气,有些自嘲似的挑了挑嘴角,果然苦情爱恋什么的太惨了。“你好好配合治疗就好了。”魏暮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愣了半晌看着靖怀,笑着说:“跟我说说你在学校的事情吧。”

  “学校就是学习上课下课啊,能有什么好讲的。”

  魏暮清抿着嘴,平息内心的火气,皮笑肉不笑,“我可以打你吗?你居然还没展念有趣。”靖怀些微闪躲,做出防备的姿势,“不可以打我哦。”看着魏暮清更加无语的样子,轻笑,“阿清你真的也一点没变。我一直以为你跟展念是玩儿不到一块的,完全截然不同的性子。”

  “可是我看见易然之后,好像也明白了什么。”靖怀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说起易然,也是个很好玩的姑娘,跟你在海市的时候,简直有过而无不及,比你还要跳脱。我在学校倒是没什么趣事,不过我可以跟你说说她的。”

  魏暮清饶有兴趣的看着靖怀,她一直想知道关于易然的事情,对易然很是好奇,每次问展念,展念要么就是七绕八绕绕到别的话题,要么就是以才转学过去不了解来搪塞她。“好啊好啊,你说。”

  “不过我们还是先回病房吧,老是在下面吹风不好。”靖怀站起身自顾自的把魏暮清往回推,“诶!才在下面待多久啊,哪儿有风!你让我晒晒太阳啊,哎呀!”

  “不行哦,我说有风就是有风。不回去,我就不讲了。”靖怀停下来,魏暮清认命的叹口气,然后换上一副笑脸,“啊,我好像是感受到有风了,我们快上去吧。”

  另一边,展念带着易然自然是到处游玩。怕易然饿先带她吃了个饭,然后带她去了游乐园,本来是想带她去商场逛逛,买点东西带回去,可易然说到时候等靖怀一起。

  “哇!察市不愧是省会城市,游乐园好大啊。”易然站在门口不禁感叹道,进去会迷路的吧。“荣市也是省会城市啊。”展念站在易然后面,“你看这个地图记得住?”易然转过来了看着展念,理直气壮地说:“那不一样!我从小在荣市长大,游乐园的路都能闭着眼睛走了,自然是没一点新鲜感,但是我第一次来察市诶。地图嘛,我是记不住的,但是有路标啊,实在不行我还能问路啊,更何况还有你个从小在察市长大的呢。”

  “我小时候,不在察市。”展念看了一眼易然,“好了,既然记不住就不要老是站在这里了,走吧,进去玩儿。你想先玩什么?”易然挠挠头,皱眉咬着嘴唇想了一下,“唔,我们去坐过山车吧,看地图好像就在这附近哦。”左右看了看,“诶,在那儿!展念你恐高吗?”

  展念看着易然十分激动的样子,有些疑惑,他倒是不恐高,可他怎么记得易然好像是恐高的呢。见她这般兴致高昂的样子,也就遂了她的愿,跟着易然往过山车那边走,察市游乐园的过山车还是挺有名的,时常会有一些综艺节目过来录影,所以慕名而来的人非常多,好在这次学校放假莫名是工作日,所以排队的人也没有那么长。

  “哇,看起来好刺激啊,这一趟大概是几分钟啊?”易然看着从他们头上飞过的一车人感叹,“大概四五分钟吧,我很少来游乐园玩。”展念顺着易然看的方向抬头,“据说有个地方会停一下。”

  “刺激!”易然竖了个大拇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