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撒手不再有爱

三十五、我烧啥包

撒手不再有爱 清水玛丽 2056 2019-01-12 09:55:05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忽然又都归于平静,任丽慰不多说话,婷婷也找不到找茬生气的理由;任长生不说心脏疼的事,任丽霞自然以为父亲没事了;红钢、美翠不去找任丽慰,刘玉环也不再借个引子浮想联翩。看似平淡的日子,实则是能量蓄积的前奏,乌云压顶的日子即将来临。

  李连枝去世的这些日子,让跟她们一起经常遛弯和练拳的老伙计们很是惦记。想去家里看看任长生吧,又怕打扰到他;不去他家吧,任长生又一天天的不出来,他们真担心任长生一个人在家憋屈坏了。其实那些老伙计们不知道,任长生不下楼,老伴死了心里难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主要是躲他们。老两口成天出双入对一起出出进进惯了,突然少了一个,碰到老伙计们问起来怎么说。要是老伴是正常死亡的自己也许还好解释,可是现在他无法开口,任长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说走了嘴,小慰不是他们亲生的这事就像贴告示一样满城皆知了。任长生从来做事不喜欢露头拔尖,只想做个普通人,淹没在人群里不能一眼就看出来的那种最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要不是任长生下楼忘了带救心丹,任丽霞去给他送药,还没发现父亲的心事竟然这么重。

  在家抱着遗像憋闷的哭了几天,心脏越来越重了。担心哪天自己也要跟老伴去了,任长生决定振作起来下楼溜溜弯,不能在家坐吃等死。防止遇到老熟人,任长生就走那些没人走的毛树棵子后面的小道。老王不知怎么也这个时间段出来遛弯了,还是迎着任长生走,这样岔路口避免不了就遇上了。任长生小心翼翼刻意躲起来让过老王,后来老王不知怎么走过去了,突然往回走,眼见就碰上了,吓得任长生紧跑几步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原来老王听任丽霞说任长生在公园里遛弯是刻意往回走想堵任长生的。

  任长生躲老王的一幕被任丽霞看得真真切切。躲老王的时候走的太急,任长生心脏又疼了,摸遍衣兜没找到药,任长生绝望的扶住身边的一棵大杨树。任丽霞赶过来时,任长生连说话都说不了了。发现不好,任丽霞忙打开救心丹倒出一把药放在任长生嘴里。少许任长生能动了,任丽霞扶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爸,你说你放着好好的大道不走,非走这小道。这是我赶过来了,这要是我不赶过来死在这都没人救你。我妈没了你至于吗,连人都不敢见!”

  “你哪那么多事儿呢?”

  “不是我事儿多。看见你作践自己我就生气!我妈是她们气死的又不是你气死的,你说你怕见啥人,啊?”

  “我就是不想别人问你妈死的事,走小道怎么就不行了?”

  “做好事反倒遭殃,好心不得好报。我妈这个仇我早晚得报,我不会让我妈白死的!”

  “心脏再疼我去医院,你可别没事儿整事了。嘚咕的我心直疼!”

  夜很深了,刘玉环躺在炕上翻来覆去依旧还不能入睡。四十多年了,那段尘封的记忆被铅封的时候,刘玉环日子过得还算踏实。刻骨铭心的尘封记忆一旦打开,刘玉环的心灵再也无分秒宁日,每天晚上越是睡不着,越是胡思乱想,越是胡思乱想越是感觉乌云压顶。明明有惨淡的月光照射进屋子,刘玉环却看不到一丝光亮,总是觉得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在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死去的红玉总是变成庞然大物追问她自己是谁。刘玉环越来越恐惧黑夜了,仿佛被活着被装进盖上盖的棺材里不能喘息。

  灯光透过门缝隙钻进西屋。翻身发现门缝透过的光亮红莲起身下地蹑手蹑脚的朝东屋走去。轻轻推开东屋门把脑袋探进去。里面立刻传来刘玉环的声音:“进来吧,别偷偷摸摸的。”

  红莲推门进来,坐在母亲的头直处盯着母亲问道:“几点了还不睡?”

  刘玉环坐起来,睦哒红莲一眼:“睡不着我睡啥?

  “你说这点事儿把你给折腾的,明天别再要了你的老命!”

  红莲这么说,刘玉环有些不高兴:“你看那是小事儿,对我来说这是大事儿,比天还大的大事儿!”

  “嗯,大事儿,大事儿!”黑天半夜的红莲不想惹母亲不高兴,于是顺着她意。

  “你说红钢这个犊子,放个屁走了就没动静了,到底去没去找红玉呀,连个电话也不打了。依我看那红刚两口子是在和我耍心眼呢。”

  “妈,你别人家帮你,你还挑人家毛病。你要是总这样的话下回没人帮你了。”红莲希望家庭和睦,不希望因为家长里短的事弄得一家人不团结,其中也包括母亲。

  “不帮拉倒。现在我有钱了我怕啥?都不帮我我雇人!”

  红莲觉得母亲的话听上去特别刺耳。过去母亲是最讨厌那些暴发户和有俩钱就得瑟就烧包的人的。没想到说了一辈子人家,老了轮到自己有钱了母亲也变成有钱鼓包的人了,母亲这不是说嘴打嘴嘛。红莲顾不上母亲生气给她直罗锅说:“能走能撂的你雇人。等你走不动爬不动连死都死不成的时候你顾谁去?妈,你别总寻思钱是万能的啥事都能办。你这种想法本身就不对!”

  刘玉环本是想拿这话解解心闷的,看被红莲直罗锅只好把话往回拉:“一辈子差点没被钱给憋死。可下有钱了你还不许我过过嘴瘾?死丫头,就你是好人!”

  “妈,你过嘴瘾倒是行。但这话你只能在我面前说,在外人面前你可不能说。这要是传出去别人得怎么笑话咱,有钱烧包的事你可别做,那可不行啊!”

  “这么大岁数我还烧啥包了?只要你们四个都能围着我转那我就知足了!”

  红莲扶刘玉环躺下:妈,别说了。迷一会,明天早起还得干活呢。

  红莲关了灯走出母亲的房间。回到西屋躺下红莲时不时探身朝门外看看,确信母亲不会再起来红莲才安心的躺下,叹口气闭上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