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当你转身看我

第四章:

当你转身看我 一木风骨 2037 2019-01-11 17:36:11

  陆笙还是和当初一样倔脾气除了性格没有当初那么冲动了,陈子章想着想着‘噗嗤’的笑了出来,陆笙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陈子章空出一只手来揉了揉陆笙的头,陆笙啪的把陆笙的手拍掉,“笑的真恶心。”陆笙看了眼被自己拍红的手。

  陈子章笑嘻嘻的:“肯讲话了?你不讲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掳了个哑巴回来。”

  宁安舒醒过来时徐浩清不在他身边,自己躺在沙发上,整个人懵懵懂懂的,宁安舒轻轻叫了声徐浩清的名字,发现人不在,刚要打电话给徐浩清,门就被打开了。

  宁安舒看了一眼门,是徐浩清,徐浩清看着他笑了笑:“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宁安舒就这么看着他关了门,提着东西走过来。

  徐浩清摸摸宁安舒的头,“你再睡会,我给你做早饭去。”宁安舒带着刚睡醒的鼻音嗯了一声,有点像小猫撒娇,一下一下的挠着徐浩清的心。

  徐浩清捏了捏宁安舒的脸,“你快睡吧,别勾搭我了,小心把你就地正法。”说完红着耳根去给宁安舒弄早点去了。

  宁安舒清醒过来的时候,脸都红了,咬着牙去和罪魁祸首理论:“徐浩清!你信不信我把你给剁了!”

  徐浩清见宁安舒又要闹脾气了,立马求饶:“安舒舒~饿了吗?快坐下,马上好。”宁安舒这人吃软不吃硬,哼了一声就坐在了椅子上:“哼!别以为我会不生气!”

  徐浩清笑笑,宁安舒就吃软不吃硬,可好哄了,吃个早饭就不气了,不过陆笙哥还没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和那陈子章搞清楚。

  陈子章在一个商场停了下来,就进去了,陆笙看着自己光着的脚,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一咬牙,开了车门就打算跑路。

  陈子章回来刚好见陆笙的脚要碰到地,连忙走过来:“别下地,脏!”陆笙被吓得一跳,差点蹦起来,陈子章赶忙看看陆笙有没有受伤。

  检查完以后才松了一口气,正了正脸色,教训道:“你要跑也不能这么跑,就不能等我回来吗?那么着急干嘛,你要走你就和我说,大不了我送你回去,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能不能乖一点。”陆笙抿着唇,嘀咕了一句:“老妈子。”

  陈子章耳朵好:“是是是,我是老妈子,我可唠叨了,我唠叨你也要听啊,当初叫你打架不要拼命,你不听,你说说你和别人打架进了几次医院,叫你好好吃饭你不听,得了胃病,现在好了,自己挨着!”

  陆笙简直想扑上去咬死他,陈子章好不容易唠叨完,把手上的两个袋子递给他:“拿着,去后座换上。”

  陆笙刚想拒绝,陈子章又说道:“你难道想这样?回去的时候被我抱回去?公主抱?”陆笙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的脚,像是下定决心似得:“我不要。”

  陈子章知道陆笙这是打算光着脚走回去,你不愿意多留了,叹了口气:“你给我钱,这衣服算你跟我买的。”陆笙是一个不愿意接受别人施舍的人,这个人特别是陈子章。

  陆笙考虑了一下,钻到了后座,陈子章才把陆笙打开的车门关上,自己靠在车上点了支烟,等车里传出咚咚的声音,陈子章才上了驾驶座。

  陆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还是一句话不说,陈子章无奈的看了他一眼,真是,犟的要死,一点也不可爱了。

  车缓缓的行驶着,陆笙也困了打了个哈欠,陈子章余光一直瞄着陆笙,“困了后面有毯子,你应该看见了,盖着睡一会儿。”

  陆笙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陈子章笑了笑:“我不是那种人,你知道的,困了就睡,你也知道,我把你带出来了,也不打算让你这么早回去。”

  陆笙翻了个白眼,扭着身子去拿毛毯,陈子章嘴上说着不会做什么,心里却想了百八十遍了,这小腰,柔韧性不错,应该可以酱酱酿酿。

  宁安舒吃完早点也不气了,摸摸肚子,哼哼唧唧的把头扭到一边,徐浩清就喜欢他这傲娇的小模样,收拾碗筷去洗。

  宁安舒吃人嘴软,也不好意思让徐浩清洗碗又拉不下脸,只能瞄着徐浩清收拾,想了想,“我来洗吧。”

  徐浩清笑眯眯的:“不用,你坐着吧,我收拾就好。”江小童睡醒出来就看见这对夫夫的虐狗剧情,“吃早点不会叫人吗?”

  宁安舒有点不好意思,徐浩清则没脸没皮的说:“小童姐醒了?小的这就给你做。”江小童嗯了一声,宁安舒不好意思的笑笑:“小童姐。”

  江小童特别喜欢这种温顺的孩子,心一软,放下我如王母的架子,笑眯眯的做到他身边:“安舒~有空到姐姐那里坐坐,我教你吉他。”

  宁安舒一开始还不给她算塔罗没想到人家那么好,更加不好意思,徐浩清看着宁安舒这样子,在外人面前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在熟人面前就是只怯生生的小奶猫,勾着嘴角摇摇头,什么时候,这猫主子才会爬上我的床啊~

  江小童没见陆笙,有点疑惑,徐浩清把早点放她面前,才说:“被陈子章掳走了。”江小童差点没被呛出来,“咳咳咳,咳咳,他是土匪吗?!掳人??!”

  宁安舒给她递水:“嗯,扛走了。”江小童喝了两口,才压下震惊:“什么时候?!”

  徐浩清想了想,“早上。”江小童看了看徐浩清,又看了看宁安舒:“你们怎么不拦着?!”

  陆笙是被陈子章叫醒的,睁开眼看见陈子章还被吓了一跳,陈子章等他回神才说话:“下车看看?”

  陆笙也不知道这陈子章要搞什么,都结婚了还要来勾搭自己,就下了车,陈子章带他来的是一栋别墅。

  陆笙记得自己以前来过,还在里面住过,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陈子章,迫不及待带他来看他老婆和孩子吗?

  陈子章拉着陆笙进去时,陆笙还有点抗拒,陈子章才悠悠说道:“这里是我妈的住所。”

  陆笙不情不愿的被陈子章带进了别墅,陈子章脸色有点惨白。

  陈子章在陆笙住过的房间停了下来:“你的房间。”陆笙撇了一眼:“我住过,但是我要回去。”陈子章嗯了一声,带着陆笙继续走:“我妈在我走的那天去世了。”

  陆笙脚步一顿,想起了那个温柔的人,他听到有人说陈子章是他的走狗,陈子章就是个怂货的时候冲上去和人家打架。

  陆笙打起架来就是不管不顾,不要命似的,对方打不过他,可是人多,陆笙也挂彩了,陆笙憋一口气憋很久了,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只会背后嚼舌根的家伙。

  “不会说话,就回娘胎里重造。”陆笙抓着一个人的领子,脸上带着伤,看起来像个索命的厉鬼,那人哆哆嗦嗦的说着对不起。

  陆笙甩开了那人的领子瞪了这几个家伙一眼就走,他本来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这几个家伙,可是后面有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看着,气质温婉。

  陆笙带着伤打算走,那女人却突然开口:“要走了吗?”陆笙转过头看着女人,虽然这人长得好看,气质也好,就算多管闲事,打电话报警,他可能也不会生气。

  女人笑了笑,“你受伤了哦。”这女人看起来三十岁不到,很漂亮,像是名门闺秀,说是婷婷玉立也不为过。

  陆笙始终看着她一句话不说,眯着眼歪了歪头笑着,“你受伤了回去会被担心哦。”陆笙虽心里有好感,但是也不是三岁小孩子,随随便便就被骗去:“不用你多管。”

  那人还是笑着,那些和陆笙打架的人都已经跑了陆笙现在就一个人和女人对立,那人一直笑着,看起来也有点惊悚了,陆笙猛的想起自己看的那个鬼故事,有一个女鬼会迷惑人然后杀掉,陆笙打了个寒颤,转身打算跑。

  那人突然说:“是因为子章打架吗?”陆笙又转过头瞄着她,看陆笙这幅模样,终于憋不住了,噗嗤的笑出来:“我叫姚棠,和陈子章有点关系呢,说不定,认识他的家人什么的呢。”

  陆笙朝姚棠那边挪了两步:“我,我可不是因为陈子章才和你走的,我是因为受伤了。”

  姚棠笑着挽住陆笙的手臂:“好~走吧。”

  陈子章在陆笙眼前摆了摆手:“回神了。”

  陆笙回神看了一眼陈子章又把头转朝一遍:“姚伯母怎么死的?”

  陈子章像是想起什么,眼神黯淡了一下,就往前走,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陆笙也不逼他,发着呆。

  “你怎么打起架来不要命似的呀。”姚棠帮他处理着脸上的伤口,陆笙疼的呲了呲牙,姚棠给他处理完脸上最后的伤口才说话,“多好看的一张脸啊,要是好不了多可惜。”

  说着又开始处理陆笙手上的伤口:“我其实......”话才说到一半,陆笙就听见陈子章的声音:“姚夫人!你儿砸回来了!!”

  陆笙抬起头就看见陈子章那笑的灿烂的脸,陈子章看着沙发上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还以为是他家姚夫人带小白脸回来了,没想到看见的是陆笙那张带着伤一脸疑惑的脸。

  差点脚一滑摔地上:“陆笙?!”陆笙也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姚棠,姚棠笑嘻嘻的,陆笙又看了看陈子章,长得有点像:“?”

  陆笙歪着头,儿砸?二十多岁的小姐姐,是陈子章的妈妈?陈子章走过来看的更清楚了陆笙脸上和手上都挂彩了:“陆笙?被人找茬了?”

  姚棠噗嗤的笑出来:“是他去找别人茬。”陈子章了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什么原因?”

  陆笙撇着嘴不愿意说,姚棠又接道:“因为听见有人骂你。”陆笙看着这对母子觉得自己说不说都没区别。

  陈子章挑挑眉接过姚棠手上的活,开始给陆笙处理伤口:“宠夫啊你。”姚棠摇摇头去了厨房,陈子章又转头对姚棠说:“姚夫人,我来做饭,您放着就好。”

  说完又转过头来来对陆笙说:“见不得老公被别人碎碎念吗?乖一点,下次不用管他们。”

  陆笙回过神来,站在了后花园里,面前是个墓碑,姚棠两字刺的陆笙难受,陈子章递了一个钱包和一串钥匙给陆笙:“帮我去买一束白花好吗?”

  陆笙想了想,陈子章应该有很多话想和姚棠说,想直接走又怪不好意思的,只好接过钥匙和钱包去买花,别墅旁边就是家花店也不远。

  陈子章弯了弯腰:“姚夫人,不,姚女士,我以后就不叫你夫人了,你儿媳妇给你带来了,是不是更好看了?你总是说陆笙是个好孩子,什么都好,现在他来看你了,他不打架了.....”

  风轻轻的拂过陈子章的脸,陈子章笑了笑。

  陆笙到了花店门口,一个小姑娘看着他咯咯的笑:“先生要买花吗?”

  陆笙想了想:“给我一束海棠吧。”陆笙记得姚棠很喜欢海棠花,花瓶里插的总是海棠花,他记得姚棠有一个海棠花的发簪,很好看。

  小姑娘给他包好后,陆笙给了钱就把花带了回去,陈子章见陆笙抱着海棠花回来,笑了笑:“祭奠去世的人用百合或者白菊花哦。”

  陆笙把钥匙和钱包给他:“姚伯母喜欢海棠花,估计也就你不记得了。”

  陈子章摸了摸这个暂时忘了还在生自己气的陆笙的头:“好好好,你和姚女士先聊,我去做买菜做午饭。”

  陆笙把花放着碑前:“说好送我回去的。”陈子章毫不觉得不妥的搬出姚女士:“你得陪姚女士说说话,然后吃顿饭吧,姚女士对你那么好。”

  陆笙看了一眼姚女士,才艰难的点一下头,陈子章走了以后,陆笙才对着碑叹了一口气:“伯母,我是真的搞不懂你儿子了。”

  “你说说他有老婆了还来招惹我,你说他是少根筋觉得我会变得和他一样喜欢女人还是故意的啊,觉得我可以做感情的插足者?姚伯母,你对我好,我都知道,你也知道我喜欢陈子章,刻骨铭心的喜欢,那段感情始终会在我心里,伯母,你那么温柔怎么会那么早就走了呢?”

  陈子章返回来想问问陆笙想吃什么就听见陆笙说,‘刻骨铭心的喜欢,那段感情始终会在我心里。’听完以后想继续听,又觉得不妥,就走了出去。

  陈子章不明白,为什么是在心里,难道不能回去了吗?是因为徐浩清那个跟屁虫还是因为那个长得极其漂亮的男人。

  陈子章下意识买的都是陆笙高中喜欢吃的菜其实自己还在想为什么,看着自己买的菜,咬咬牙,他才不管陆笙现在喜欢谁,只要没在一起,他就有机会把陆笙追回来。

  陆笙看着桌子有点不知所措,他酷爱吃肉又爱吃甜,又是糖醋排骨,又是糖醋鱼,眼看陈子章打算做第三样糖醋了,连忙拦下:“住手!!”

  陈子章疑惑的看着陆笙,陆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放着鸡胸肉,去坐着。”

  陈子章乖乖听话的站到了一边:“甜也不能一直甜下去,吃多了还会牙齿疼呢。”说着煮起了面,切了点鸡胸肉和白菜一起煮,又炒了个苦瓜,“午饭随便吃一点就好了,不用太丰富的。”

  陈子章看着陆笙总觉得陆笙太瘦了,他今早扛着他都觉得轻就应该多吃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亏待了陆笙。

  比如克扣粮食啊,克扣工资啊,被人勒索啊,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陆笙是不是你老板克扣了你的工资,然后被人勒索,你买不起饭了??”

  陆笙看他的眼神都快变成看智障的了:“你在想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