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又是一年石楠开

第三十五章 海东青

又是一年石楠开 露欣怡 2019 2019-01-12 10:00:00

  黄木奇见灵灵如此的样子心中自然喜欢,也并不急于在说什么,于是从腰见取下一只荷包。他从里面取出一只绣线编织羽毛而成鸟,雪白的头一双俊逸的眼睛,翅膀上有褐色的斑点。说是一只鸟倒不如说是一只极其俊朗的小鹰。

  “这是我在家乡那边买的小玩意儿,一直带在身上。上次是不是你把一个水上浮落在了我的车上了?我觉得挺好看就留着了,我把这个送给你就算是换了你那个吧。”黄木齐把小鹰递到灵灵面前。

  “这小鹰真是神俊,世上真有这么漂亮的鹰吗!”

  “你喜欢吗?”

  “喜欢。”灵灵自小被关在家中,没事儿时很喜欢摆弄各种小摆设小玩意儿,一看见这小鹰便爱不释手。只是那小鹰白色的羽毛仿佛也是用什么动物白色的羽毛做成,雪白无暇,灵灵害怕弄脏了于是只是用手捧着。

  “你这样岂不要累死了!这个荷包你拿去装它吧。”黄木奇将身上解下的荷包递给了灵灵。那荷包是紫色的缎面绣着淡粉色的花朵,配上嫩绿枝叶很是清新。赵灵灵看着荷包反倒犹豫起来,怯怯地看着黄木奇道:“这怕是你家里的娘子给你绣的吧?给了我怎么好。”

  “还是灵儿想的周全,只是我那娘子还不知身在何处呢!”

  灵儿听了这话,倒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接过荷包撇了黄木奇一眼嘴里小声道:“你这样一个男子到喜欢这样的图案。”

  黄木奇只是微笑却不作声。因为不用太赶路,一路上见到好的风景便下车来游赏一番,遇到茶坊也下车稍微休息一下,黄昏时分才走到了临安城。黄木奇因为还有事情要去码头,众人在新开门前告了别,梁羽带着冬儿与灵灵进城。灵灵再次与梁冬儿上了一辆篷车。冬儿眼尖看见灵灵腰间系了一只新的荷包便凑上来要看,灵灵故作神秘地接下来握在手道:“这荷包没什么新奇,你要是看见里面的东西一定叫绝。”

  “什么好东西拿出来给我瞧瞧。”

  灵灵打开荷包拿出了小鹰,冬儿一见顿时也是惊叹这小鹰的神俊,拿在手里看来看去。

  “这是那个黄大官人给你的吧?”

  “你怎么知道?”

  “就这么一时半刻的,除了他你还遇到第二个人了?这鸟的确有趣,能借给我玩两天吗?”

  “那有什么不行!只是你千万别弄脏了。”两人有说有笑又是一番的议论。

  这真的是劳累的一天,灵灵头刚刚粘到枕头上便睡着了。奶娘张氏看着她微红的小脸上依旧绽出的笑容感叹道:“姑娘今天可真是高兴呀!”

  “可不是,咱们姑娘从小哪里去过这么远的地方,再说今天路上还……”小穗觉得自己的话着实不妥,马上改口:“还看了一路的秋景,怕是把这些年在家里闷着得心都玩野了。”

  张氏倒是没有在意,摇了摇头微笑着出了屋子。小穗看着熟睡的赵灵灵心中想起今日见到的黄木奇,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喜欢这个人,只是说不出是个什么原因来。

  自十八那日太学生围住三司六部进言的乱子之后,街头巷尾的传言不绝于耳,皆是指责皇上久不去重华宫拜见太上皇。父亲面前尽孝连寻常人家都知道的道理,身为一国之君却罔顾孝道令万民唏嘘。士大夫同样不断上书恳请皇上拜望太上皇,却同样石沉大海。朝野街巷都是议论纷纷,人心动荡不安。中秋过后接连下了几场雨,一场秋雨一场寒,虽是江南温暖,天也还是冷了起来,每日清晨傍晚都要添加起厚些的斗篷。梁宽中秋过后一直住在衙门,这一日天高云淡,又逢他休假于是回家看看爹娘。一早上在家中给爹娘请了安一同用过早膳便回到自己的院子。虽然他在这里住的时日并不比在衙门多,但因为下人每日打扫收拾,一应都是级干净舒爽的。院子里的一棵老桂树枝头缀满了盛开的花朵,惹得满园芬芳。窗棂下的已经开败白色晚香玉也是绿叶葱郁。梁宽抬头望着蔚蓝的天际深深吸一口气。

  “大公子早呀!”正在院子里清理杂草的下人冯伯笑着和梁宽打招呼。

  “冯伯早!今年的桂花格外的香,记得小时候这棵树开的花没有这么繁茂。”

  “这几年雨水丰足,这棵树长的好。大公子小时候喜欢爬到树上够房檐下的燕子窝。”

  “哈哈哈,冯伯还记得。”梁宽想起年幼时的趣事不禁地哈哈大笑。“不知道这时候花园里那两棵柿子树的果子可长熟了。”

  “柿子是结了不少,只是时节还早并不十分成熟。”冯伯是府上的园丁对树木花草很有些了解。

  梁宽进得房中换了身干净的常服,心情上好于是便往花园走去。清晨和暖的阳光照在碎石小路上。路旁的木芙蓉花娇艳多姿,粉红的花朵随着微风轻轻摇摆。花园里的两棵柿子树果然是果实累累,只是依旧还是青色。梁宽远远就看见枝叶间圆滚滚的柿子,想起赵灵灵那一年眼巴巴地看着满树金黄的果子的样子。

  “大哥哥,柿子好吃吗?”

  “柿子可好吃了,把皮破开里面有软软的小舌头。哎,真是甜呀!”

  “大哥哥,我,我能吃一个吗?”五岁的灵灵扬着红扑扑的小圆脸,眼睛睁得大大地,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大她八岁的梁宽。

  荡漾在脸上的笑意如流水般的一直灌入心田,他的灵儿从小就这么可爱。眼光从树梢放下,只见不远处的凉亭里有人在说说笑笑。梁宽轻快地走了过去,原来是梁冬儿带着几个小丫鬟在那里玩赏着什么。

  “冬儿。”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回府。你是把嫁妆办到花园来做了?”

  “大哥怎么也学二哥的样取笑我!”

  梁宽正说着却看见梁冬儿手上拿着的东西,一瞬间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