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又是一年石楠开

第三十六章 委屈

又是一年石楠开 露欣怡 2090 2019-01-13 10:00:00

  “这东西是哪里得来的?”梁宽瞪着冬儿手中拿的一只白头小鹰。

  “大哥哥也觉得这小鹰很是神俊吧?”一个声音从身旁传来,梁宽转头,赵灵灵正站在亭子的台阶上笑盈盈地望着他。

  梁冬儿轻轻抚摸着小鹰的羽毛道:“这是我从灵儿那里拿来玩的,我是头一回见这么漂亮的小鹰,却不知它头上的羽毛是什么做成的。正跟珊瑚商量着怎么出去找个手艺好的铺子仿着做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呢!”

  却不料梁宽冷笑一声:“这样东西,即便是有手巧的匠人也未必能仿出一样的来。”

  “这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梁宽眼中放出寒光直逼赵灵灵。灵灵呆望着眼前这个一直无比疼爱她的男子,却说不出一句话。他不是没有严肃的时候,却从未用过如此冷冽充满杀气的眼神瞪着她。

  “大哥,这是一位黄大官人送给灵儿的小玩意儿。这位黄大官人曾经帮助过灵儿,是个好人。”冬儿连忙站起身走到赵灵灵的身前。

  “黄大官人?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梁宽的脸色并没有转晴,目光依旧盯着赵灵灵,问题一个连着一个。

  “他叫黄木奇!”灵灵在梁宽夺人的目光之下咬了咬嘴唇,声音中带着颤抖。

  “黄木奇!叠木奇!完颜煌!哈!好!”梁宽从嘴里吐出几个名字,嘴角依旧是冷笑。

  “大哥,你在说什么呢?”梁冬儿不解地看着梁宽。

  “这个黄大官人并不叫黄木奇,他是金国的韩卫侯完颜煌,他的女真名字叫叠木奇,他是金帝的堂弟。”把这一番话说出来后梁宽似是吐出了什么堵在心口的东西,眼神缓和了许多。

  “不可能,他是汉人,是个北方来的商客。他举止儒雅温和,怎是你说的那种凶恶金人!”赵灵灵带着哭腔对这梁宽喊道。

  “你只看他表面的样子,却不知道金人的凶残。”梁宽见灵灵并不相信他的话,于是又放缓了声音道:“这只鸟并不是普通的鹰,乃是海东青。此鸟甚为神俊凶猛,被女真人俸为神鸟。只有真正的女真勇士才能捕到,也被金国贵族豢养。你别看这好像只是普通小玩意儿,它身上的羽毛皆是真正的海东青的羽毛所制,如此才会有这样特别的斑纹,那白色的羽毛才会有如此特别的光泽。你只看见它洁白高贵,其实它是胡人用来捕杀天鹅工具。几十年前大辽因此鸟而灭,我主蒙难于汴梁。它就和金人一样看似高洁,实际极其凶残。我在边疆与金人周旋这许多年,见到无数的边民百姓惨死在他们铁蹄之下。他们贪图淮南百姓的财帛,杀人掠货,哪有半分的恻隐之心。完颜煌接近你,狼子野心昭然于世,你怎得如此的糊涂,受他蒙蔽!”

  梁宽的一番大道理听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赵灵灵更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下去,眼泪却已经扑簌簌地落在了衣襟上。心中想着那黄木奇温和斯文的样子,他怎么会是金人,他姓完颜是女真的皇族吗?如此他便是所有汉人的仇敌。不,他不是,他牵着她的手,温柔而平和,对她的体贴并不比任何一位哥哥差,他的汉话说得如此的好,怎么会是女真人!一定是大哥哥弄错了,一定是这样。

  赵灵灵抬起泪眼汪汪的双眼,坚定地望着梁宽,她胸口起伏憋了好一会儿终于说出一句话:“他不是,你搞错了,说不定这只小鹰是他从别人那里买来的。他是往返南北的商旅,一切都可用银两交易。”话说完,上前一步伸手夺过梁冬儿手中的小鹰,转身跑出了凉亭。她身旁的小穗也是看呆了,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梁冬儿张大了嘴巴转头看着如泥塑一般立在地上的哥哥:“大哥,你说得是真的吗?别说灵儿,我都觉得不能相信。”

  “灵儿如何认识这个黄木奇的?”过了好一阵,梁宽把更严厉的目光投向梁冬儿,低声地问道。

  “我,我也不是太清楚。”冬儿看见哥哥眼中射出的怒火心里害怕起来,如果哥哥知道黄木奇与灵儿在普济教寺夜宿一晚的事情……她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你还不跟我说实话吗?”梁宽见冬儿眼神躲闪已经明白了几分,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慢慢的燃起来。“你跟我到我书房来。”

  当书房中只剩下兄妹二人之后,哥哥咄咄逼人的目光让梁冬儿心中颤抖。她不想说出自己和赵灵灵曾经潜入妓馆,更不能把灵灵与一个陌生男子夜宿佛寺的事情说给其他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的大哥。梁宽对赵灵灵的心思她怎会看不出来,灵灵对大哥的情谊她同样了然于心。

  “冬儿,你如若不老实地都说出来,并不是护着灵儿,她如若有什么闪失只怕你日后后悔不已。”梁宽见冬儿双手搓着手帕低头沉默不语心中急躁,不免有些威胁的口气。

  “大哥,我,我不能对不住灵儿,我,也不想对不住你们两个。”冬儿心中焦急,言不达意。

  “你若是不说我即刻禀报了爹爹娘亲,让她们问你。”梁宽一跺脚,抬腿就往门外走。

  梁冬儿见哥哥要夺门而出急的一下子跪在地上抓住梁宽的衣襟哭道:“大哥,你别去,我都说了。只是你千万别怪灵儿,都是我的过失。”

  梁冬将她和赵灵灵如何在大瓦子里误入了伎馆,又如何走失,灵灵又遇到了黄木奇将她带到普济教寺夜宿一晚,第二日清晨将灵灵送回赵府的一切经过都说给了大哥听。仿佛是天空破开了一个窟窿,仿佛那窟窿里撒下的是黑色的雪。梁宽只觉得胸口的一团火已经烧得他五脏疼痛,而后背上却又似背着一块冰一般冰冷一片。他的灵儿竟然和仇敌如此亲密,而这个叠木奇又是如何的居心呢?紧紧握住的拳头,指甲早已深深嵌进了肉里却不觉得疼痛。梁冬儿看着哥哥铁青的脸色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却不敢哭出声音。只看着梁宽默无声息地走出房门,阳光铺洒进房间,他僵直的背影在光影之下微微颤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