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重生之妃笑天下

重生之妃笑天下

苏千晨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12-11上架
  • 92244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重生归来

重生之妃笑天下 苏千晨 3022 2018-12-11 11:59:40

  漆黑的地牢里,腐烂的臭味在空气里弥漫着,林清婉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双腿上的伤口着脓,裂开的伤口上一些蛆虫在蠕动着。

  她挣扎着向前爬了一点点,想要喝点水,但双手颤抖着,怎么也端不起水碗。

  谁能想到曾经风华绝艳,才满天下的北漠第一才女——林清婉,居然会在这个地牢里,生蛆腐烂,连一口水都喝不到!

  林清婉终于不再挣扎,绝望的躺在地上,仰头望着暗黑的牢房,内心的绝望瞬间将她的坚强湮没!

  干裂的嘴唇,冒火的嗓子眼,她现在说话都十分费劲,。

  泪水已经流干了,她勉强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如狗一般苟且活着,希冀着那个人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过丞相府!

  “哎呦,姐姐,想喝水吗?”一声娇斥在林清婉耳边响起。

  林清婉一动也没有动,她全身布满伤痕,特别是双腿,膝盖骨被剜掉,伤口严重感染化脓,双腿彻底废了。

  “怎么,姐姐是心有不甘吗?”讨厌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她闭上眼睛,看都不想看这个恶毒的女人。

  “姐姐,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明日丞相府一家要在午门外斩首,太子哥哥亲自担任监斩官!”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清婉听到这个消息,身子颤抖了一下,咬咬嘴唇,缓缓的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来,仰头看向站在牢门口光鲜亮丽、神采奕奕的女子,干涩的嗓子艰难的发出声音:“云溪,求你……救……救……我……爹爹……”

  “姐姐,你求我了?”女子兴奋的蹲下身来,身上的配饰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头上的金饰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映衬着那张笑脸更加精致美艳。

  “云溪,我求你……”林清婉干裂的嘴唇微启,发出微弱的声音,曾经的骄傲已经被现实彻底碾压,如果能救丞相府上百口人,她的尊严又算什么呢?

  “哈哈哈……”尚云溪突然站起来,一阵大笑,双肩抖动,头上的鎏金牡丹步摇也随着身子微微颤动。

  “姐姐,你做梦呢吧?”尚云溪靠近牢房,微微扬起下巴,瞥了一眼在地上挣扎的林婉清,笑着说道,“丞相通敌叛国可是铁案,证据确凿,太子哥哥因为给你求情,被皇上狠狠的训斥,哪里还能再求情啊?姐姐,我们也是情不得已呀!”

  好一个情不得已呀!如果没有将军府在背后捣鬼,丞相府如何能够莫名其妙背上“叛国通敌”的罪名?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见太子,我要见太子……”林清婉在地上蠕动着,艰难的趴到牢房边,抓住木栏,声嘶力竭的吼道。

  “姐姐,太子哥哥不会来见你的!”尚云溪蹲下身来,直视着林清婉的眼睛,那双丹凤眼中射出狠厉的目光,“你这个样子会……脏……他的眼!”

  “你撒谎,你撒谎……”林清婉被尚云溪激怒了,她那双美目中满是愤恨,”他会来的,他会来的……”

  “姐姐,你这里可是死牢,没有太子哥哥的旨意,我岂能随意进来?”尚云溪起身,在原地缓缓的转了一个圈,扭头冲着扒在木栏上的林清婉,缓缓的说道,眼中的得意毫不掩饰。

  林清婉聪慧过人,听到尚云溪这句话,登时愣了一下,不再嘶喊,疑惑的看向尚云溪,听她继续说。

  “姐姐,皇上已经下旨,我爹爹已经升任丞相总领百官,我和太子指婚的圣旨已经下了,三天之后完婚,我现在是未来北漠名正言顺的太子妃!”尚云溪得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呆愣的林清婉。

  “你……你……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林清婉看着尚云溪那张精致的脸,心里一阵翻腾,一口血喷上来,枯瘦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尚云溪。

  “姐姐,你那么聪明,难道就没有想到吗?”尚云溪轻蔑的看了一眼林清婉,冷笑一声说,“枉你还被称为北漠第一才女,在我看来,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

  “你无耻……?”林清婉胸口憋的难受,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的血流下来,咬牙切齿的骂道,她怎么今天才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

  “我无耻?要不是你看上了太子哥哥,我何必废这么大劲?太子哥哥是我表哥,我们青梅竹马,他一直喜欢的是我!”尚云溪瞪圆眼睛,冲着林清婉吼道,端庄娴静的样子消失殆尽,“皇后姑姑早就说过,我是未来的太子妃,是你横刀夺爱!”

  林清婉终于想明白了,心里绷着的最后一根弦被击断了!

  她看着尚云溪,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恶狠狠的瞪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吼道:“你想要的都得到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丞相府?”

  “姐姐,你丞相府不死绝了,我爹爹的丞相位子怎么能安稳啊?只有丞相府的人都死绝了,我和爹爹才能安心!”尚云溪冷哼一声,甩下这句话,轻轻挥挥手,立刻有狱卒打开牢门走了进来。

  “姐姐,我今日来送你走,好让你早点下去等着你的爹娘和哥哥们!”尚云溪的话在林清婉头顶响起,冷冽的话语一丝温度都没有。

  林清婉闭上眼睛,长叹一声,这一切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是她葬送了丞相府!

  父亲曾经说过九皇子过于油滑,难辨真假,她却执意不听,硬是拉着父亲,坚定的站在九皇子慕容景身后,一步步将他推上了太子之位。

  林清婉做梦也没有想到,九皇子如愿登上了太子之位,她等来的不是皇上赐婚的圣旨,却是丞相林睿谋反叛国,被满门抄斩的圣旨。

  御林军包围了丞相府,一夜之间,丞相府被查抄,全族人都被关在了地牢之中,她作为丞相府的嫡女自然被额外照顾,关在这暗无天日的死牢里,受尽酷刑煎熬,腐烂等死!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良狗烹,慕容景和尚云溪狼狈为奸,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丞相府覆灭,好掩盖他曾经做下的那些肮脏、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她有眼无珠,识人不淑,害的丞相府满门抄斩,她是丞相府的罪人呀!

  林清婉靠在木栏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她败了,彻底的败了,败在自己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手里!

  她听一阵脚步声逼近,懒懒的将眼脸抬起,看着尚云溪,眼神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质,她任由狱卒将毒酒灌进自己口中,连一丝挣扎也没有。

  “姐姐,一路走好!”尚云溪笑着对林清婉说,林清婉分明看到过道尽头闪过一抹明黄的身影。

  “尚云溪,如果有来世,今日的一切我会加倍奉还的!”林清婉一字一顿的说,狠厉的目光射向尚云溪。

  “放心,我会将你挫骨扬灰,你连鬼都做不成的!”尚云溪听见林清婉的话,冷笑一声,蹲下身子,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精致的妆容下那张美艳的面孔显得狰狞恐怖!

  “你……”林清婉听到她的话,绝望的喊了一声,胸口一阵剜心的疼痛,咽喉处一股热血涌上来,黑色的毒血喷在了地上,破败的身子摔到地上,全身剧烈的颤抖。

  林清婉挣扎着,看到过道尽头,渐渐走进的那一抹明黄,心中一阵酸楚。

  她还是猜对了,九皇子慕容景,也就是当今太子,这个她自小爱到大的九皇子哥哥,今日居然要亲手杀了她,她还希冀他能救丞相府,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呀!

  她这个天下第一才女真是浪得虚名,什么都看得清,却没有看清身边的人!

  看着那一抹明黄走近了,林清婉心中的仇恨更加浓烈了,她猛然间用力挣扎着,抬起头,一口毒血喷出去,正好溅在那一抹明黄的衣摆上。

  “毒妇……”太子慕容景一身明黄色长袍,俊逸的面孔上露出嫌恶的眼神,指着林清婉大声呵斥。

  林清婉看着慕容景不顾形象,恼羞成怒的样子,心中反而畅快了许多,露出一抹笑容。

  “杀了她,杀了她……”尚云溪在牢房外叫嚣着。

  慕容景踏进牢房,飞起一脚,踢向林清婉。

  林清婉被一脚踢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她心中没有用一丝恐惧,发疯一般的大笑起来:“哈哈哈……”

  满嘴的毒血不断从口里流出来,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只有两只眼睛射出仇恨的目光。

  “杀了她,杀了她……”慕容景看着林清婉疯狂的样子,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挥舞着长袖,冲着周围的狱卒喊道。

  几个狱卒冲上来,大刀毫不留情的刺进林清婉的身体,她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痛,依旧仰着头疯狂的大笑,狠狠的瞪着慕容静和尚云溪。

  “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林清婉嘶哑的嗓音在歇斯底里的吼着,声音在地牢里显得阴沉恐怖,好似从地狱里发出的吼声,她用尽身体最后的力气发出一声声怒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