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重生之妃笑天下

第二章 苦涩的味道

重生之妃笑天下 苏千晨 2129 2018-12-11 12:00:46

  “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林清婉用力的喊着,身体拼命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无法摆脱狱卒的桎梏,身子剧烈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眼前越来越暗,渐渐的陷入一大片黑暗之中,她依旧吼着、挣扎着……

  “我会回来的……”林清婉猛然间坐了起来,感觉身上所有的桎梏都松开了,她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射进眼中,她本能的用手遮住眼睛。

  温暖的阳光洒在皮肤上,暖暖的,她多久没有见过阳光了?一个月、三个月,似乎是一年……

  “小姐,小姐……”一声熟悉的呼声传入林清婉的耳中,她缓缓的放下手,看着眼前那个清秀的小丫鬟,心里一惊。

  “兰心?”林清婉惊呼一声,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兰心不是已经死了吗?

  “是,是奴婢,是奴婢……”兰心听见林清婉的呼声,抽泣着应声道,上来扶住林清婉,被林清婉一下拽进怀里,紧紧的抱在一起。

  “兰心,兰心,你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林清婉情绪有些失控,她紧紧的拥着兰心不放手,好似寻回了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生怕一松手就消失了似的。

  “小姐,小姐,兰心好着呢!好着呢!”兰心抽抽搭搭的说。

  几年前为了给慕容景传递重要信息,她派兰心出去送信,不想回来的路上被人杀死,尸体赤身裸体被人挂在城墙上,死状凄惨,当时在京城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为了避嫌,林清婉一口咬定兰心是叛逃出府的贱婢,跟丞相府毫无干系!

  一个冤死的奴婢,主家都不追究,大理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兰心的尸体被扔到乱坟岗,死得不明不白!

  “可是,兰心,你不是?”林清完心里疑惑,松开兰心,看着兰心的,这才发现兰心的样貌小了许多,眉眼之间透着几分稚气,看着不过就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完全没有z长开。

  “小姐,怎么了?兰心好着呢!老爷没有罚奴婢,只是交代让奴婢好好照顾您!”兰心抬起手,抹抹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只是小姐以后要顾着身子,九皇子就算再好,您也不能忤逆老爷呀!要是真被打个好歹,兰心以后可怎么办呀?”兰心咧嘴笑,眉眼中透着几分清澈。

  兰心的话让林清婉有些迷糊,但她不笨,相反她很聪明,已经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异常,昨晚还是伤痕累累,如今她一点伤痕都没有,除了头有些晕乎乎的,其他一切都完好无损!

  “小姐,喝药吧!”兰心起身,将桌上的药碗端过来。

  林清婉点点头,伸手端过药碗,她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芊芊玉指,细嫩白皙,昨晚枯瘦的如骨的双手似乎只是出现在梦中一般,她笑了,由衷的笑了。

  环视房间,一切陈设如故,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床前的屏风依旧是“竹叶吹风图”,清新淡雅,这是她最喜欢的屏风,但是后来九皇子来过之后,随口说太过淡雅了,林清婉立刻就让人换成了牡丹富贵图,多了几分华丽却少了几分优雅!

  是的,她活了,重新又活了,而且还回到了五年前,此时她才不过十五岁,所有的一切才刚刚开始,来得及,一切都还来得及!

  往日的记忆一点点的涌出来,她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神情恢复了往日的冷清,眼神却比平日多了几分透彻!

  这一年她十五岁,随着母亲到宫中参加菊花宴,宴会上,她独领风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在贵女的才艺比拼中拔得头筹,被皇后钦点为“北漠第一才女”。

  乐极生悲,也是在菊花宴上,她见到了九皇子,她从小到大一直喜欢的人!他高贵俊逸,温文尔雅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她的目光!

  谁也不曾想到,平日里十分清冷的她,在宴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居然当众向九皇子表白,还不顾众人的目光,拽着九皇子的衣摆不放,真是丢人现眼,让丞相府颜面尽失!

  宴会结束,回到丞相府里,父亲气得雷霆大怒,动了家法,将她关在祠堂里闭门思过。

  林清婉性子刚烈,宴会上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在宴会上快结束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脑袋迷迷糊糊的,后来发生的事情,她一点都没有印象!

  没有做过的事情,她如何能够认错?她死不认错,用绝食来自证明白,三天三夜滴水未进,最终晕倒着祠堂里。

  林清婉身子本来就弱,感染了风寒,又心气郁结,足足高烧了三天,不省人事,差点一命呜呼!

  林清婉想到这里不仅失声笑了起来,心里暗暗的想:真轴!宴会上自己明显是被人算计了,当时自己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回来折腾自己做什么?脑残!

  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将雅致的房间照得分外明朗,房间里窗明几净,她的心情也豁然开朗!

  活着真好,自己安好,丞相府一切安好,还有什么比一世安好更好的呢?

  上一世,遇人不淑,连累丞相府被满门抄斩,重活一世,她绝对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她会拼尽全力护住丞相府,让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林清婉仰起头,娇俏的小脸虽有几分苍白,但眉目清秀,迎着阳光,任由温暖的阳光洒在小脸上,感受着阳光的照耀,她从未觉得阳光会如此可爱!

  “小姐,喝药了!”兰心看着林清婉,见她坐在床上端着药碗发呆,嘴角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不免心生狐疑,看着药快要凉了,上前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林清婉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药碗,她玉手轻抬,缓缓的端起药碗,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一仰头,将苦涩的药水一口吞服。

  “小姐,蜜饯,蜜饯……”兰心看着林清婉的样子,愣了一下,赶紧去拿桌上的蜜饯。

  “兰心,我不吃蜜饯!”林清婉摆摆手,嘴里的苦味能让她记住曾经的屈辱,她不需要甜味,她需要苦涩的味道,让她时刻清醒,时刻记住自己受到的屈辱。

  “小姐,老爷被你气得头疼病又犯了!夫人被老爷禁足,在屋子里抄写佛经,您是怎么了?九皇子他……”兰心抬眼看了林清婉一眼,小声嘟囔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