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路漫漫,偏南

第73章 疼

路漫漫,偏南 十一懿 1277 2019-02-11 15:55:45

  熊熊烈焰,大火的爪牙无情的伸向厂房里的每一个角落,墙体一点点断裂坍塌……

  不断升腾翻滚的浓烟之中,隐隐约约能看见微弱的光亮,求生的本能让南慈竭尽全力向出口处跑去。

  “你站住!”

  南慈的胳膊被人死死拽住,回过头,那一张脸,在烟尘和火光映照下显得极度扭曲。她捂住口鼻,艰难开口:“不管怎么样,先逃出去再说……”

  “逃?”对方狰狞冷笑,“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们还能逃得掉?”

  见她万念俱灰的神色,南慈曲着身子,拖住她一步步向前,“就在前面……你睁大眼睛看看,出口就在那,我们一定能出去!”

  “看不清楚的是你,就算出去了,一样活不下去……”对方被烟呛着狠狠咳嗽几声,双眼里猩红一片,声音嘶哑,“是陆时顷!他想要南明和Ass,不知道他用什么威胁了南绍明,南绍明宁愿烧毁这一切也不肯妥协,就算逃过了今天,你觉得以那个男人的性格,日后会放过我们其中的谁?”

  “你胡说!”南慈乍然顿住,奋力嘶吼一声,就听见对方凄冷说到:“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

  猝然,“轰”一声,震耳欲聋。

  身后的门板在爆炸中倒塌,来不及躲闪,南慈的左腿被压在下面,耳朵里只剩尖厉的嗡嗡蜂鸣,随即,钻心刺骨的疼让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梦魇之中,依然疼。

  南慈豁然坐起身,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滑落,她不知道,这一场没有尽头的噩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了结。

  微微偏过头,窗外天色尚早,但已有了浅浅的曦光,南慈兀自嘲嗤一笑,还真是个吉日良辰,天公也作美。

  屋外,传来细细碎碎的动静,南慈裹上披肩,急忙走了出去。

  左加妮这两日仍旧鬼鬼祟祟的不见踪影,天天昼伏夜出,南慈想跟她说上几句话,可总逮不住机会。

  “怎么现在才回来?”

  “你醒了?”左加妮一手扶着墙,踉踉跄跄的换着拖鞋,脸上还挂着浓重的醉意,歪着头嘿嘿的咧嘴,“慈啊,你说,现在的男人,怎么能这么顽固不化呢……”

  “什么男人?”南慈一脸惊恐的茫然,严厉说到:“加妮,之前我没问你,是觉得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该不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但是你现在,必须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左加妮一顿,而后摇晃着将整张脸凑到南慈面前,盯了一会,咕哝道:“咦?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哦……对了,今天陆时顷订婚,难怪呢……”

  南慈的双唇微微颤动一下,“加妮,不要逃避问题,你有什么,还不能给我说?”

  “慈,难道你隐瞒我的事就少吗?”左加妮擦过她的肩膀,借着酒劲口无遮拦说到,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连忙嬉皮笑脸的摆了摆手,“我没事……真的没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南慈去厨房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出来时,左加妮已经窝在客厅的沙发里,蜷缩着身体,脸上的妆也微微晕开,像一只被丢弃的流浪猫,让人心生怜惜。

  她把水递到她面前,“喝了,醒醒酒。”

  “先放那吧。”左加妮的声音里有了浓浓的疲倦,那一双原本妖惑人心的眸子里,只剩黯淡的水光。

  南慈把水放在茶几上,在她旁边坐下,垂了眼眸,声音轻不可闻,“加妮,我们聊聊……”

  “我很累。”左加妮阖上双眼,眼泪如一颗流星,从眼角里溢出再坠落。

  南慈脱下自己的披肩,盖在她身上,深深喘了口气,低声说到:“加妮,以后……要是我不在你身边,千万不要再使你的小性子了,照顾好自己。”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