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再见已是玉太太

025 所谓爱情,真的那么重要吗?

再见已是玉太太 南宫小主 3013 2019-01-02 12:00:00

  “有可能吧,但是玉家也不是我们高攀的上的啊,你这样,人家会觉得你势力,尤其是你的这个女儿,会更加的恨你,还有一个……”丁雅晨想了想,忽然看了一眼楼上,武世贤也跟着看了过去。

  “还有什么?你看上去干嘛?跟若瑄有关系?”

  “你和韩家给若萱定的亲事,我总觉得不好,虽说韩家和我们家门当户对的,但是,那个韩佑赫,我总觉得他城府很深一样。”

  “而且,我看的出来,他的心思不在若瑄身上,倒是对若茗……”

  丁雅晨也不敢下去了,觉得是不是他们把女儿往火坑里推了。

  “老公,你说,能不能把若萱的婚约给解除了啊?”丁雅晨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担忧的神情。

  “胡闹,这是你这么猜测就直接解除的吗?佑赫彬彬有礼的,我看还不错,你要知道,若萱其实并不重要,她迟早要嫁出去的,她也没法替武家分担什么,爸妈从来都不喜欢我这两个女儿,但是若茗不同,她从小我就培养她成为接班人。”

  “我知道,我这一生,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了,对两个孩子是有亏欠的,但是雅晨啊,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

  武世贤说着看向丁雅晨,她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我知道,我何尝不懂呢,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变成这样,如果当初,你按照爸妈说的,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家小姐,就不会这样了。”

  “所谓爱情,真的那么重要吗?”丁雅晨伸手,擦了擦泪水。

  “重要。”武世贤的眼神很坚定,丁雅晨垂下了头。

  ……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的样子,玉倾还迷迷糊糊的在睡觉,因为昨晚喝了不少酒的原因,他就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一直关机着。

  因为是个阴天,所以没有太阳照射进房间来,昏暗的很,更加好睡了。

  早上六点多的时候,颜鑫东拿了一个纸袋子,放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见屋子里静悄悄的,也就没有上去打扰了。

  之前玉倾吩咐去买新的衣服,告诉他了尺码,他就照做了。

  刘家大宅里,刘芷琳拿着手机给玉倾打电话,但是一直处在关机的状态。

  她拿着手机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着,想要找玉倾说件事情,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想问问玉倾,是不是有办法。

  刘芷琳是玉倾的表妹,是玉倾母亲吴慧珊妹妹吴慧雪的女儿。

  刘家是做房地产的,这些年,发达了不少。

  仅次于雷氏之下,再加上是玉家的亲戚,在这个圈子里,大家对刘芷琳的父亲刘安河还是给几分面子的。

  “对不起,您拔打的电话已关机。”刘芷琳坐到了梳妆台前的凳子上,将手机放到了一边,看着镜子的自己。

  栗色的长发快要到腰间了,真是长发及腰了,可是娶她的人在哪里呢?

  她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所以不能够怀孕生孩子,身体一度很差,小时候有好几次就直接晕倒,但是刘芷琳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对人特别的诚恳,希望交到更多的朋友。

  但是圈子里的人就是那么的现实,她的朋友很少,平日里,也只能够和父亲的司机钟邵云说说话。

  钟邵云和她都是年轻人,平日里,刘安河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就会叫钟邵云陪着她,久而久之的,钟邵云就成了她的司机了。

  而且,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够传宗接代,所以,至今都没有人喜欢她,和她恋爱,也不会有人会娶她,她知道,至少,这个圈子里不会有。

  “这个表哥,怎么不接电话啊?”

  刘芷琳说着拿起一边的手机,起身,拿起柜子里放着的LV包包,套上一个羊绒马甲就准备出门了。

  她下了楼,钟邵云已经在客厅里随时的待命了。

  “小姐要出去吗?”

  “对,去玲珑苑吧,我要找我表哥去,给他打电话一直关机着。”

  刘芷琳将包包斜挎着,已经走了出去。

  钟邵云便跟在后面。

  上了黑色的奥迪A8,刘芷琳又拿出了手机,给玉倾电话,但是和之前一样。

  “呼,出发,去找家里找他,要是不在,我们再去公司吧。”

  “好的小姐。”

  钟邵云发动了车子,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刘芷琳,眼神却暗自的锤了下来。

  随即,他不再多想什么,发动了车子,朝着玲珑苑去了。

  玉倾的家里,不懂什么时候,窗外吹进来一阵风,将他给吹醒了,还记得昨晚,站在窗口的地方抽烟来着,忘记关了。

  揉了揉有点痛的头,看着吧台上的酒瓶子和高脚杯里剩下的液体,他知道自己不淡定了。

  拿过床头的手机,开机,已经八点半了,想着武若茗是不是起来了。

  他立刻从柜子里拿出了衣服,换上了,洗漱好,然后上了楼,正要敲门的时候,卧室的门被打开了。

  武若茗站在门口,还穿着他的衬衣。

  还好她还没有走,玉倾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送你走吧。”

  没等武若茗说什么,玉倾先开口了,说完,他立刻转身离开,不等武若茗拒接。

  到了楼下,玉倾拿过桌上的那个纸袋子,知道是早上颜鑫东送来的。

  但是他不知道,颜鑫东是跛着一只脚来的,嘲笑了齐奇之后,就挨揍了。

  “新衣服,我让人送来的,你换上吧。”

  “谢谢你……”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之后,武若茗似乎对玉倾有了一些不同的认识。

  接过他手里的袋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指尖,很是冰冷。

  她不知道,玉倾昨晚就那么趴在沙发上睡了一宿,还没有盖被子。

  “你,是不是病了,手那么冷?”武若茗的声音柔柔的,拿着衣服袋子的手紧了紧。

  “没事,你去换衣服吧,我一会儿送你回去,还是去医院?”

  忽然觉得,玉倾变得这么淡然的,脸上没有带着坏坏的笑容,还有些不习惯了,或许是昨晚她的话刺激到了玉倾吧。

  武若茗摇了摇头:“回家,不去医院,我已经一周没去了。”

  “好。”

  玉倾没有问原因,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好,武若茗抿了抿唇,看了玉倾一眼,随即转身,去了洗手间,换上了衣服。

  袋子里面是一条紧身的小黑裤,衬托出了武若茗纤细的双腿。

  上衣是一件乳白色的毛衣,前短后长的那种。

  换好了衣服,武若茗将玉倾的衬衫装进了袋子里,准备拿回去洗干净了再还给他。

  她走出了洗手间,然后来到了客厅,车钥匙已经拿在玉倾手上了。

  “走吧。”

  武若茗点点头,玉倾走在前面,她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停下了脚步:“那个,你的衣服。”

  “我的衣服?”玉倾看着武若茗手上的袋子,忽然又露出了那种标志性的笑容,“你喜欢的话,拿去好了,我柜子里的衣服,你喜欢都可以拿去。”

  “我,我拿去干嘛?我,我是说,我给你洗干净了还给你。”武若茗一下子又被玉倾给逗弄了,哭笑不得了。

  “奥……原来不是喜欢我的衣服啊,好吧,那你洗干净了,也可以不还给我。”

  “我……呼……”武若茗索性闭嘴了,觉得越说就会越被玉倾带沟里去了。

  “走啊。”武若茗看了玉倾一眼,直接走了出去,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光着脚来的,难道还要玉倾抱出去吗?

  但是走到玄关的地方,才发现,地上放了一双加薄绒的小单鞋。

  看向玉倾,他努了努下巴,武若茗穿了上去,很适合。

  好像玉倾对自己很了解一样,什么都是很合适。

  “谢谢你,如果昨天没有你,我一定很狼狈就是了。”

  走出了屋子,玉倾关上了门,跟在武若茗的后面。

  “那你就以身相许呗。”

  进了电梯,武若茗瞥了他一眼:“不要。”

  “呵呵……”玉倾笑了笑。

  很快的,电梯下行,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两个人并肩的走了出来。

  走到了地下停车场,朝着玉倾那辆捷豹走去了。

  ……

  “诶诶诶,停车停车……”

  刘芷琳忽然喊住了正在开车的钟邵云,他立刻就停车了。

  “怎么了小姐?”

  “你看,那是不是玉倾啊……”刘芷琳指了指一边不远处,看着玉倾和一个女孩子并肩的走着。

  “好像是玉少。”钟邵云也看了过去,点了点头。

  “什么好像,就是啊,哎呀,好像还是个美女啊。”刘芷琳想着,难怪关机了,看来,昨晚上和美女共度良宵了。

  来到了车边上,玉倾忽然停了下来,伸手揉了揉武若茗的头,其实武若茗并不矮,一米六八的身高已经很高挑了,但是玉倾太高了,再加上她没有穿高跟鞋,所以还是形成了一个身高差,但是并不违和,看上去很有美感。

  刘芷琳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虽然你那么说了,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向你证明,我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