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再见已是玉太太

027 吴慧珊对于武若茗的好感全无

再见已是玉太太 南宫小主 3071 2019-01-04 12:00:00

  “你老实说,是不是交女朋友了,那女孩是谁?”吴慧珊见玉倾一副当儿浪荡的样子,很是无语。

  “没有啊,我还是老光棍一个啊,昨天还被楚天恒那家伙嘲笑了呢,大家都有伴儿了,就我没有啊。”

  “那你昨天婚礼上挽着的伴娘是谁?”吴慧珊看了别人发来的视频,因为自己有事儿,所以没有去。

  “武家大小姐,武若茗。”玉倾很大方的说了,没有任何的隐瞒。

  “武若茗?就是那个整容医生?”吴慧珊对于武氏医美集团有所耳闻,刚来N市没多久,就小有名气了。

  “是啊。”

  “那这个女孩子是谁啊?”说着,吴慧珊又拿出照片给玉倾看。

  他瞥了那么一眼,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武若茗啊。”

  “玉倾,你手机不是在吗?又来这招,你这个混小子。”

  吴慧珊瞪了玉倾一眼,随即坐在了他的对面:“那你是承认了,和武家的那个丫头在谈恋爱?”

  “没有啊,你儿子我,单身。”玉倾将那张照片当做了头像。

  因为角度和灯光的问题,很是唯美。

  不仔细看,看不出来是谁。

  “那就是玩玩咯?”吴慧珊瞥了一眼玉倾。

  心里对于武若茗的好感顿时都没有了。

  一个没有被自己儿子承认的女人,还在他家里过夜,表现的那么亲呢,那就是玩玩咯。

  “哪有玩?你儿子我,认真的很,玩谁也不玩她啊,她是我玩的吗?”玉倾说着,表情有点黯淡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和这个女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吴慧珊皱着眉头。

  玉倾看着吴慧珊这个样子,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我亲爱的妈咪,你就不要操心了,我现在单身,没有和她谈恋爱,我喜欢她,但是她不喜欢我,就这样咯。”玉倾倒是爽快的承认了,如果武若茗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他一定公告全世界了。

  “不喜欢你?还有女人不喜欢你的?”自认为自己的儿子也是人中龙凤的,再加上玉家的家世,还有女孩子不愿意,呵呵。

  “看来,武家大小姐素来清高,这事情还是真的啊。”

  吴慧珊心里对于武若茗这个人开始鄙夷了起来,估摸着也是小户人家装装样子罢了。

  想要高攀玉家的人多了去了,她武若茗还不愿意了,但是又和玉倾搞暧昧,那就是恶心。

  “哼,玉倾啊玉倾,你最好离这样的女孩子远一点,反正,我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吴慧珊鄙夷的笑了笑。

  “你那是什么表情,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我怎么能离远一点呢,只是她冰冷的新房还没有打开,我想,我可以的。”玉倾说着,笑了笑。

  “呵,你那是被灌了迷魂汤,我不管你那么多,你都三十二岁的人了,自己也抓紧点,好自为之吧,妈妈这几天要去B市看你奶奶,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吴慧珊起身,拿起一边的包包离开了。

  玉倾还没有看出来母亲对于武若茗的成见,只是看着那张照片傻笑着。

  出了玉凌集团的大门,吴慧珊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我查一下武家,还有武若茗的详细资料,回头发给我。”

  接着,她挂了电话,司机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上了车,回到家,吴慧珊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B市见玉凌白雪了。

  下午。

  武若茗坐在沙发上忽然觉得好冷,头也很晕,便去了床上,躺了下来,因为寒冷,她便盖上了被子,但是很快的,她又觉得很热,就掀开了被子。

  “好难受啊。”

  武若茗坐了起来,靠在床头,身子忽冷忽热的,难受的很,头还很痛。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像是发烧了。

  “呼……”

  她伸手,从一边的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额温枪,然后给自己量了一下体温。

  滴……

  拿起来一看,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七了,难怪难么难受的。

  放下了温度计,武若茗深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无力的靠在床头的位置,转头,看向了窗外。

  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是她的心里却很惆怅。

  看着窗外的眼睛没有了焦距,直到手机的铃声将她拉回了现实。

  撑起身子,武若茗拿过一边的手机,看到是玉倾的来电。

  手机拿在手里,没有接通,只是她不停的喘着粗气,连带着脸蛋也开始发红了。

  过了一会儿,铃声不再响了,是对方挂断了,又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原本已经歪倒的身子被铃声给怔住了,坐直了起来。

  她接通了——

  “喂。”

  声音很淡,和平时一样。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微信也不回我,怎么不想我吗?”电话那头玉倾的声音好像魔咒一样,武若茗知道他在开玩笑,但是却笑了。

  嘴角微微的上扬着。

  这个时候,有个人能和自己说说话,她却觉得很安心了。

  “我干嘛要想你。”武若茗的声音很轻,很轻。

  “你怎么了?不会是真的生病了吧?”玉倾可以细心到察觉出了武若茗的声音有异样。

  “你怎么那么了解我呢,可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啊,就是个死皮赖脸的家伙,呵呵……”

  武若茗说着,手机从手里滑落了下来,然后整个人就倒在了床上。

  窗户外面吹来的风都没有让她能够醒来,只是她觉得整个人很热,风吹得还是挺舒服的。

  “喂……若茗?”

  玉倾见电话那头不说话了,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还在通话中,一定是武若茗出什么事情了。

  她平日里没有什么朋友,家人也不怎么去她那里,所以就算是生病了,也没人知道的。

  玉倾那么想着,心就揪到了一起,立刻起身,连挂在椅子上的外套都忘记拿了,立刻冲了出去。

  “额……总裁……”

  林尚美手里拿着文件想要给玉倾看的,但是却见他飞一样的跑了出去。

  “这又是怎么了?”

  摇摇头,只好先将文件放到了他的桌上,却发现,他的手机,外套都没有带出去。

  玉倾冲到楼下,开了自己的车立刻就朝着武若茗的公寓去了。

  一路上又是着急忙慌的,终于赶到了她家里。

  到了她家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她家里的密码,也没法打开门,想给她打电话却发现手机没有带,便只好敲门了。

  原本以为武若茗怕是听不见的,但是很快的,门就打开了。

  看见站在门里面的武若茗,玉倾似乎安心了,松了一口气,他一把搂住了武若茗。

  “担心死我了,你到底怎么了,怎么那么烫?真的生病了。”

  玉倾松开武若茗,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吃药了吗?”

  武若茗摇摇头:“没什么力气,也不记得家里有没有药了,估计是没有的,我一般不生病。”

  玉倾扶着武若茗进到了屋子里,然后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怎么穿的那么少?盖上吧。”玉倾拿过一边的毯子给武若茗盖了上去,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

  “感觉怎么样?量体温了吗?我去给你买药吧。”说着,他就准备起身,但是却被武若茗给拉住了手。

  “不要去了,我没事的,休息一会儿就好了,要是实在不行,再说吧。”

  看了看被武若茗拉着的手,玉倾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

  看着她,她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不碍事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是从小被培养到大的,打不死的野草。”

  松开玉倾的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大老远的来,你也休息一下吧,外面也不热,你穿那么少,不是忘记拿衣服了吧。”

  她笑了笑。

  玉倾坐了下来:“你忽然不说话了,我是担心你。”

  “有点晕而已。”

  身子向后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武若茗转头看向玉倾。

  “你是不是真的每天没事做的?怎么好像随时都能够见到你一样。”

  “你以为我真的没事做啊,我这不是为了你吗?你那个神秘男友呢,你生病了,都不出现吗?不要和我说什么他忙啊这样的话,再忙,都不来见生病的你?”玉倾认真的看着武若茗。

  她其实就是开玩笑的,她知道,玉倾也不是真的没事做,也需要工作的,没想到他却认真了起来。

  “他……还不知道,没联系,谁像你啊,找我找的那么勤快。”武若茗说着,垂下了头,眼神黯淡了下来。

  “那你,怎么还没心动?”玉倾精明的眼睛看着武若茗。

  长发随意的扎了起来,有点凌乱,但是却不难看,穿着普通的家居服,她瘦,显得衣服更加的宽松了。

  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一样。

  “因为我不能啊,我有男朋友,怎么能对别人动心呢?”武若茗忽然抬起头,看向玉倾,“你应该可以找到更好的,更适合你的,至少,门当户对吧。”

  “我,只不过是他赚钱的工具,能够在集团立足的筹码,我就是个傀儡,我生下来,就是为了他的利益而活。”

  听着武若茗的话,玉倾沉默了,只是略带心疼的看着她。

  因为发烧,所以脸蛋红红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