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再见已是玉太太

028 那一刻,她什么都明白了

再见已是玉太太 南宫小主 3015 2019-01-05 12:00:00

  “还记得我十岁的那一年,也和现在一样,发烧了,也是高烧。”

  她从学校回来之后就开始写作业,结束之后还要去上补习班,可能是身体超负荷运作,导致她生病了。

  作业还没有写完的武若茗就趴在了桌上,闭着眼睛,重重的呼吸着。

  她觉得迷迷糊糊的好难受,接着她听见了房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武若茗好像看见是丁雅晨走了进来,她便下意识的,伸出一只手,但是那只手还是在颤抖的。

  “怎么了趴在那里偷懒,作业写完了吗?还有其他的课要上呢。”

  但是转眼又听见了武世贤的声音。

  “好像还没有写完,若茗,把作业写完,还要上课去呢。”

  丁雅晨对着门口喊了一声,然后推了推武若茗。

  她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坐起了身子。

  但是写几个字,眼睛就开始变得迷糊了起来。

  “妈妈……”她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丁雅晨,眼眶里还有泪水。

  “怎么了?快些啊,不然你爸爸又要生气了,明天是周末,还要跟爸爸去医院,熟悉……”

  “妈妈……”

  武若茗打断了丁雅晨的话,又低低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丁雅晨看向武若茗,她的大眼睛,红红的。

  “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为什么,你们都不爱我?”武若茗带着稚气的声音说着,丁雅晨沉默了一下,随即摇摇头,略带敷衍的说着——

  “没有,没有不喜欢你,若茗乖,写完作业,让司机送你去上课。”

  “我……”

  “不好了夫人,二小姐晕倒了。”武若茗刚要说自己不舒服的时候,佣人就跑上来叫走了丁雅晨。

  她听见佣人说武若萱晕倒了便立刻就冲了下去,丢下了正在发烧的武若茗。

  然后她就听见楼下一阵的喧闹。

  慢慢的走到了楼梯口看下去,发现武世贤紧张的抱着武若萱,那时候武若萱七岁了,可是很瘦小,一直在生病,几乎都没有断过药。

  “怎么办老公?若萱,你不要吓妈妈啊。”丁雅晨紧张的都哭了出来,和之前敷衍自己的样子完全不像。

  “快送医院。”

  武世贤抱着武若萱就要跑出去,苏管家见状,便上前问道——

  “老爷,那若茗小姐怎么办?”

  “她在家里能有什么事情,不要管她了,快走,去医院。”

  武若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可是一阵眩晕,也晕了过去。

  似乎是听见了动静,还有就是一直很心疼武若茗的苏管家上楼了,见到她晕倒,就将她送去了医院。

  第二天早上,武若茗在医院醒来的时候都没有看见一个亲人在身边,那一刻,她什么都明白了。

  拉高被子,将头埋在被窝里,她哭了好久。

  后来,司机将她接回家了,武若萱还住在医院里,丁雅晨和武世贤就一直忙着照顾她,忘记了还有一个女儿叫武若茗。

  “是佣人送你去的医院?你爸爸妈妈一直都不知道吗?”玉倾看着武若茗很轻松的说起这么心酸的事情,心里挺难受的。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现在要是他们关心我,我就觉得是假惺惺,还有啊,你不要用那种很同情我的眼神看着我。”

  武若茗弯起双膝,然后伸手环抱住,将头靠在了上面。

  “我不是同情你,只是不明白,为何你爸妈会……”

  “你不懂,我又哪里懂,应该是……我不讨人喜欢吧,他们不喜欢我,但是又不能够将我扔了,所以就……咳咳咳咳……”武若茗忽然咳嗽了起来。

  “喝点水,喝点水。”玉倾给武若茗到了一杯水,她只是喝了一口。

  “我没事的,过几天就好的,你回去吧,改天再来吧,我要睡觉了。”

  “不行,你要是出什么事儿怎么办?我不能走?”玉倾孩子气的开始倔了起来。

  “我真的没事了,你回去工作吧,我有事儿,给你打电话好了。”武若茗伸手,推了推玉倾,“话说,你占我不少便宜,我应该揍你才对的,但是这会儿没力气了,留着以后吧。”

  “看你还能开玩笑,应该也没事,希望你不是装给我看的,我手机确实没带,估计在办公室,那我先回去一下,你有事一定打给我。”

  玉倾说着已经起身,揉了揉武若茗的头。

  “嗯。”

  玉倾离开后,武若茗就一直窝在沙发上,那个位置,一直都没有动过。

  下午五点,天就已经暗了下来,初冬的白日就是那么的短暂。

  武若茗昏昏沉沉的一直在睡,玉倾回到公司后,林尚美就一直拉着他签文件,开会,不让他再乱跑了。

  不然不知道又要拖到什么时候。

  又过了两个小时,夜晚真的降临了。

  武若茗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本就睡得不是很踏实的她,立刻就醒了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伸手,拿过了一边的手机。

  “喂,冬雨……”

  “若茗姐姐,你见到我哥了吗?本来说好带我去买衣服的,我这两天要去面试,没什么正式的衣服,可是我给他打电话,一直不接,我想着,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电话头是李冬阳的妹妹李冬雨。

  二十二岁的年纪,从职业学校毕业没多久,现在正在找合适的工作。

  “没有在我这里,估计是在忙吧,他们做销售的,一般都没有自己的时间,是不是去应酬了?”武若茗动了动,觉得好像好多了,没那么烫了,估计还有些低烧吧。

  “是吗?这家伙,明明一周前就答应我的,怎么就忘记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了,我挂了。”李冬雨抱怨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武若茗也将电话放下,然后从沙发上起来,找了件外套随意的披了一下,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那一瞬间还是有些冷的。

  她将毯子整理了一下,门就被打开了。

  听见了开门的声音,武若茗转身,就看见穿着西装的李冬阳。

  “你怎么来了?刚才冬雨还找你来着。”

  “我来看看你,本来今天要应酬的,我不想去了。”看上去,李冬阳好像很累的样子。

  他伸手,扯了扯领带,算是放松了一下。

  “你坐下休息吧。”

  武若茗将毯子叠好放到了一边,然后伸手将一边的纸袋子放到了一边,但是里面的衣服就掉落了出来。

  李冬阳捡了起来,却是一件男士的白衬衫。

  “这是……”

  武若茗听见李冬阳的声音,转头,就看见他手里拿着玉倾的衣服。

  “这是……朋友的衣服,借给我……我就想洗干净了还给他的……”武若茗解释也没有错,但是李冬阳却好像有些不相信了。

  “男人的衣服?你什么时候需要穿男人你的衣服了?昨天你去哪儿了?不在家?”

  李冬阳那么问着,是昨天来过了,武若茗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件事情了。

  “昨天……我在婚礼上出了点事情,就……”

  “他是谁?”

  李冬阳将衣服放下,蹙眉看着武若茗。

  “冬阳,事情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解释,是昨天我……我出了点事情,他帮了我,就……”

  “若茗……”

  没等武若茗说完,李冬阳就露出了一副很失望的样子,随即,他却看见了武若茗脖子里的吻痕。

  “呵呵……”

  看见李冬阳忽然鄙夷的笑了起来,武若茗心里一痛,他不相信自己,但是她却一直相信着他,不管他工作多忙,却哪里应酬,她都给予支持。

  “你别这样,你要相信我。”

  武若茗伸手去拉李冬阳的手,却被他给甩开了。

  “武若茗,你看看你自己的脖子,你确定没和别的男人做什么吗?我对你很尊敬,并不代表你就可以背叛我,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能,所以要找个有本事的,他是谁?谁?”李冬阳的声音提高了不少,带着怒气。

  “我……”武若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解释了,脑海里好像想起了昨天晚上,玉倾吻了她,差一点失控了,怕是那个时候,留下了痕迹。

  “冬阳……我……”

  “武若茗,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你不是这样现实的女孩,但是为什么,这一切都变了。”李冬阳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冬阳……”

  吧嗒。

  武若茗伸手,没有拉住李冬阳,换来的却是关门的声音。

  她呆呆的立在了那里,玉倾的衬衫还安静的躺在那里,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她转身,快速的冲到门口,打开了门,然后跑了出去。

  “冬阳……”

  跑到了楼下,但是小区里安静的很,只有路灯,却没有人。

  李冬阳早就不见了踪影。

  寒冷的气息一下子涌了过来,武若茗哆嗦了一下,胸.口起伏着,不停的呼吸着,头又开始痛了起来。

  本来病就没有好,现在又加上心里的问题,武若茗觉得一阵的眩晕,但是还好自己稳住了,没有倒下去。

  这个时候,要是倒在了外面,指不定冻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