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再见已是玉太太

030 夜晚的风,已经很凉了

再见已是玉太太 南宫小主 3041 2019-01-07 12:00:00

  “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你的好,应该是给你女朋友,而不是我。”武若茗不敢看玉倾的眼睛。

  “是吗?你知道的,我希望我的妻子是谁?承认吧,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是不是?”

  “没有,我没有。”武若茗挣扎着,想要从玉倾的怀里出来,但是他搂着自己的手却紧紧的,完全挣脱不开来。

  “玉倾,别这样,你别这样,他会误会的。”

  武若茗另一只手想要推开玉倾,但是却推不开,他忽然凑到了自己的跟前。

  “那就让他误会好了。”

  “唔……”

  玉倾抬起武若茗的下巴,就在她的唇上留下了吻的痕迹。

  他的薄唇在她的唇上不停的辗转着,但是一直停留在表面。

  “不……”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字,但是很快的,就被玉倾的吻给淹没了。

  感觉到他舌的窜入,心底里的一丝耻辱想要推开,但却无力的承受着,双手不知不觉的,就换上了他的脖子。

  明明想着该把他拉开,却偏偏搂着他,让他吻的更加深入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向前走着,她的脚步也跟着后退着。

  一会儿,他们便一起摔进了身后的沙发上。

  原本以为得以自由可以喘口气,但是他密密实实的吻又袭了上来。

  “唔……玉倾……”武若茗猫儿一般的叫着他的名字,他听不见,听不见。

  只是想要拥有她。

  但还是顾及到她受伤的手,将那只缠着纱布的手给按住了,防止她乱动扯到伤口。

  “放开我,玉倾,拜托……”

  武若茗觉得自己现在很软弱,除了求他,别的好像什么都做不了一样。

  “回答我,说你也爱我……”玉倾细细碎碎的吻让武若茗整个人心都很慌张,身子也不停的颤抖着。

  “不……”但是仅有的一丝理智让她还是说了不。

  “真的不吗?”玉倾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了。

  唇在武若茗的耳边不停的摩擦着,她的眼睛里已经渗出了泪水,眼前不禁浮现出第一次见到李冬阳的样子。

  那是几年前了,那时候的他很青涩,她却依旧清冷。

  但是经过了几年的洗礼,好像一切都在悄悄的变得不同了。

  一颗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武若茗闭上了眼睛。

  玉倾抬头看向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落泪,是因为李冬阳还是他?

  松开了她,感受到自己被禁锢的手得到了自由,武若茗睁开了眼睛。

  却对上了玉倾漆黑的眸子,那一眼,就直接的掉了下去。

  忘记了说话,忘接了挣扎,忘记了一切的一切,好像全世界了,都只有这双眼睛一样。

  作为整容医生的武若茗,见过各种各样的眼睛,好看的不好看的,但是此时此刻,她的眼里,世界里,只有玉倾的眼睛。

  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伸出了一只手,想要抚上玉倾的眼睛,但是却被他给躲开了。

  猛然的起身,从武若茗身边离开,玉倾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不是生气,还是什么。

  反正,她从武若茗的眼睛里,看见了李冬阳。

  他猛然的起身,武若茗觉得身边的位置空了,看向玉倾那里。

  “既然你不想见到我,那我走了。”

  说着,玉倾一伸手,将自己之前放在沙发边上的衬衫给拿了过去,一把带走了。

  “吧嗒……”

  直到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武若茗似乎才从这一系列里回过神来。

  抬手看了看自己被细心包扎的伤口,她的心门好像在一点点的打开了……

  玉倾从武若茗的家里离开之后,路过小区垃圾桶的时候,顺手将那件衣服给扔了进去。

  然后走到了自己的车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将车窗给打开,从一边拿出了一包烟,抽出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打火机吧嗒一声,点燃了这根烟。

  吐出的烟雾像一条白色的带子,顺着风的方向向外飘散,有些烟雾在车内扩散,让视线有些朦胧,让他的目光都变得朦胧起来。

  手指夹着香烟,搭在车窗上,眼看着香烟一点一点的烧着,烟草都化成了灰白的灰,在烟头上迟迟没有落下。

  也许是觉得烟有点呛眼了,玉倾打开车门,倚在车门上,呼吸着微凉的空气,脑中都是武若茗看着自己的那种眼神,不是眷恋也不是爱,好像一种回忆。

  夜晚的风,已经很凉了。

  他忽然猛然的吸了几口烟,香烟还剩很长的没有吸完,他却直接将剩下的扔到了抵上,用脚踩灭了,半根香烟在他脚下变了形,没有了漂亮的圆柱形,里面的烟丝都被挤了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坐回到车中,“砰”的一声,将车门用力的关上,才离开了武若茗家。

  午夜十二点,正是夜店嗨皮的时候。

  暮色时光的舞池中挤着密密麻麻的人们,个个摇头晃脑的,互相跳着贴.身的热舞。

  时不时的有人在舞池中跑来跑去,挤开人群,穿梭到舞池的另一头,和陌生人继续的跳着舞。

  在这里,大家尽情的释放了自己,不想白日里那本的压抑,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放松。

  出来玩的不就是这样吗?

  五颜六色的炫目灯光一会儿亮起来一会儿又暗了下来,穿梭在整个会场里,照的人的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但是来这里的人都是已经习惯了,才不会估计是不是吵闹的声音对耳朵不好,这种亮光对眼睛是不是不好。

  反而,越是能够带着面具不让人看出来最好不过了。

  舞池周围的座位上,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仔细看过去,还是能看得清那些人的动作。

  男人和女人一个隔着一个坐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还有的搂在一起不停的亲吻着。

  还有的索性站起来,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男人搂着女人的腰,埋首在女人的脖颈处亲热着。

  到处充满着暧.昧的味道。

  也有一些只是单纯的聚会,穿着套装的还没有来得及换下衣服只是,用骰子玩着小游戏,但是也依旧热闹。

  这就是暮色时光,晚上十点才开门的地方,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关门。

  在这种炫目多彩之下,一个人的落寞就显得格外的显眼。

  即使在这看着昏暗又混乱的场中,刘芷琳还是很准确的看到了不远处的李冬阳。

  她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李冬阳是在自家公司当销售部经理的,有时候去公司,有意无意的都会遇见。

  对于刘芷琳,李冬阳没有特别的印象,只知道她是董事长的女儿,反正和他也没有关系。

  他只想努力的工作,配得上武若茗。

  但是对于李冬阳,刘芷琳对他的印象却不单单只是一个公司的职员,一个普通的男人。

  而且,一个一见倾心的对象。

  但是刘芷琳没有和李冬阳熟络起来,第一,她的性格就是那种不温不火的,她不太好意思,第二,她很介意自己不能够生孩子的事情。

  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圈子里,所有的男人都避讳着自己,尽管她是刘安河的独生女,刘家的千金。

  她就那么默默的看着李冬阳,孤独的喝着闷酒。

  暮色时光的另外一边,一群人正在嗨皮的玩着,一个穿着黑色深V连衣裙的女人站了起来,朝着李冬阳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嘴角露出冷笑,在各个位置都十分拥挤的场中,只有他这里空着,长长地的一块儿地方只有他一个人坐,想不发现都难。

  显得格格不入一样。

  桌面上摆满了酒瓶,有的立着有的倒着,李冬阳半倚在沙发背上,手里的酒杯还剩下半杯酒。

  手轻轻的摇晃,就让杯中那透明的琥珀色液体打起了旋儿。

  他眯起双眼,脸色不悦的看着手中的酒杯,脑海里回想起了武若茗脖子里的吻痕和家里男人的衣服。

  接着,他一仰头,将酒杯中剩下的酒也给饮进,又拿起酒瓶,将酒杯倒的满满的。

  “砰”的一声,酒瓶用力的放到桌面上。

  接着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刚刚拿起酒杯,就瞥见一个人影朝他走来,身材倒是挺婀娜,只是走路的动作实在是太做作了。

  扭摆着臀,摇曳出无限的风姿。

  李冬阳冷笑一声,今晚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来了一个又一个。

  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这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胆子大,什么也不说,直接贴着身子就过来了。

  他看着也不想有钱人吧,呵呵。

  骂走一个,又来一个,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

  最可笑的事,不管多大年纪的都有,个个都好像觉得自己是什么风情万种的女人,让男人欢喜的不得了的那种。

  李冬阳很想拿个镜子给她们看看。

  最让他厌恶的是,那些女人不论年龄,脸上都画着浓妆,厚厚的粉底根本就看不出她们原本的肤色,指甲一刮都能刮出厚厚的粉,着实恶心。

  一点都不像武若茗,不用贴双眼皮贴,眼皮就双的那么好看。

  也不像也有的女孩子开了眼角,那种痕迹很明显了,还需要每天用厚厚的粉底个盖住。

  谈个恋爱都不敢卸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